第 116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一闻此言,向扬凝神倾听,果然听出大车不只一辆,他那应文师兄、应能师弟自然都在此行之中。向扬说道:“这十景缎的秘密,怕是只 有韩虚清能问出来。

    大师确信他舍得告诉你们?“应贤说道:”这是自然。他问得秘密的同时,十景缎可会拿在我师兄弟三人手中。“向扬哈哈大笑,道:” 真是设想周到!韩虚清,原来你辛苦一场,都是为了你的好主子。我该讚你一声尽忠职守么?“韩虚清重重呼出一声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应贤说道:“十景缎的秘密,我们自也会同韩施主共享,我师兄并不打算独吞。向施主,你若有意,这里头也能算上你一份。”向扬道: “什么?”应贤道:“师兄对你那”天雷无妄“的造诣颇为欣赏,想你多年以后,自可成为武林中的擎天一柱。我们带你同行,有一个原因便 是要你一并见识这十景缎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向扬笑道:“那我可真该受宠若惊了。不过在下对这十景缎毫无兴趣,这里头有何秘密,实在与我无关。恐怕我晚点伤势稍好,便要起来 坏你们的好事,把我这该死的师伯给捉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听应能的声音在另一边说道:“向施主若打算如此,恐怕得等伤势大好才成。眼下由我护着韩施主的安危,可不容他人抢了 他去。前些日子你还昏着的时候,才有人想来杀他,反倒被我一剑杀了。你道是谁?”向扬道:“谁?”应能道:“天府神刀萧承月。”

    向扬默默不语,心道:“这人杀了婉雁的父兄,惹得婉雁伤心欲绝,实在浑帐透顶,但毕竟也是正道的豪傑之士,只不过为韩虚清所利用 而已。他想杀韩虚清来偿罪,反倒落个惨死收场……哼,韩虚清,我倒想看看你会有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只听应能又道:“这位萧大侠的首级,我们也派人送到了巾帼庄去,向施主的亲朋好友们可都聚在那儿了。这一送本是希望他们好生安葬 ,却又引得几位小朋友出来访探我们,这可就大违我们本意,只好通通捉了起来。向施主,你猜这又是谁?”向扬心中一紧,暗道:“莫不是 师弟、师妹他们也被擒了?”

    应能不闻回应,便道:“向施主不妨自行看看。”忽听“喀啦”一声,向扬只觉身处的大车斜冲出去,却是轻快了许多,正愕然间,又是 “恰啦”

    “夸啦”几下轻响,似乎碰上了什么东西,扣上了几个笋头,车身又重了下来,行驶平稳,就好比原本的大车突然分了一半出来独个儿跑 ,跑去跟另一辆车并成了一辆似的。这果然像是另一辆车,韩虚清、应贤的呼吸声都已不闻,却给向扬听见了另一种急促的呼吸声,甚是浊重 ,乃是数人的喘息。

    向扬细听之下,听出是二男一女:男的声音听不出什么,女的却听得出一阵呻吟娇泣,唔唔啊啊地急喘着,这分明是与人交媾中的欢好春 声。向扬不觉心跳加速,大为紧张起来:“这姑娘是谁?这……这声音听来很稚嫩,是师妹?是杨小鹃姑娘?该死,该死!这种声音我平常又 没能听见,哪听得出是谁!”

    不论是谁,在这儿被男人抽插着都是糟糕透顶的状况,向扬想,除非这真是师妹华瑄,而那男人刚好就是文渊,那还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 可是有两个男人,另外一个不论是谁,可都不成!

    就在向扬焦灼万分的当儿,却听一个男声喘道:“我……我不行了。蕴青,我……我要去了!”紧跟着,向扬便听见那少女一阵失声呼喊 ,“嗯啊、嗯啊”

    的声音之中,升起了一种听着便似滴着汗珠的娇腻颤音。

    如果发出这种声音的是赵婉雁,向扬知道这必当是她被抛上高潮、兴奋得无以复加的一刻,自己所能做的,便是往她的娇躯之中释放出全 副精力,然后把她紧拥入怀,吻着、抚摸着她正极端敏感的肌肤,让她一边轻喘着“向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浑身颤抖,淹没在快乐之中,而他会继续温柔地逗弄着她,令她娇羞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这少女并非赵婉雁,那男子的喊声已叫出了她的身分,这让向扬松了口气。和华瑄、杨小鹃比起来,云霄派的柳蕴青跟他交情有限, 他不能不感到一种“好险”的松懈感。不过他还是免不了担心她的安危,当下叫道:“柳姑娘,是你么?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阵剧烈喘息之后,柳蕴青有气无力地道:“啊?向……向公子?我……等等……啊、呼……天啊,我快死掉了……太棒了,再来一次好 不好?啊、啊……”说着说着,又开始呻吟起来,浑杂着一种奇妙的律动声,看来她仍然给人持续抽插着。向扬皱起眉头,裤裆底下那话儿不 禁蠢蠢欲动,心道:“拜託,你到底在跟谁说话,也清楚一点罢!”听她这么说,简直像在夸讚向扬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听柳蕴青言语兴奋,没有一点受人奸淫的淒惨,向扬倒是又安了几分心,心道:“那位兄弟说不定是她的心上人,那也罢了……不对 ,总不成两个男人都是罢?恐怕是春药作祟。”当下又叫道:“柳姑娘,你……在你旁边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柳蕴青似乎忙着呻吟,根本没能回答,倒是一个男声答道:“向公子,是我!”

    向扬道:“是谁?”他可真没听出来。那人又道:“林秀棠,你知道罢?我弟弟也在……也在这里,我们曾在你追韩虚清出门时,用箭射 你啊!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向扬倒是想起来了,不禁暗哼一声,说道:“是了,那晚陆道长遇害,你们也在那儿放箭。这会儿你们又对柳姑娘……”林秀 棠忙道:“那是我们、我们还不知道啊!”向扬道:“什么不知道?”林秀棠道:“我我……我们那时候,不知道韩虚清他、他他……他实在 无恶不作,现在我们全知道了。慕容姐姐要我们来找你、你……啊、啊……我们,哦哦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后头,愈来愈来成言,似乎他也正忙着在柳蕴青体内抽动,无暇也无力分说。

    向扬听得莫名其妙,心道:“什么慕容姐姐?是小慕容姑娘罢,怎么他们也叫起她姐姐来了?向来只有师妹这么叫不是?听他这话……彷彿他兄弟两人倒跟我们化敌为友似了。还是……他们兄弟是只胞胎,总不成跟那两位柳姑娘凑成对了?”

    向扬自觉胡思乱想,倒是难得猜中了实情。只是林家兄弟和柳蕴青正在车中拥作一团,打得火热,暂时没法跟向扬详叙前情。只听柳蕴青 娇声喘道:“快、快……啊,秀棠哥哥好棒,对,再快一点嘛……啊!秀棣哥哥也好棒……呜……啊,人家被塞得满满的……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柳蕴青那娇嫩的嗓音实在呢喃得过度浪荡了点,听到此处,向扬真是不能不硬起下身,重伤之余又多浪费一点血气了。细听之下,柳 蕴青竟然是前头后面都给林家兄弟分佔了,前后夹击,刺起,就没在意过谁与谁配对,反正两对只胞胎,互相看来都一样,哥哥今天上了姐姐、明天改上妹妹,弟弟也 就如法炮制,有时四人一完事,第二轮便交换过来,无不乐在其中。这时柳涵碧不在,柳蕴青同时遭受兄弟两人的只只进击,真不知比平常承 受了多少倍的快感。在向扬问起柳涵碧下落如何、三人又如何会给逮住之前,恐怕要先问问柳蕴青那兴奋异常的胴体何时才会失魂落魄到全无 反应,不再刺景,却也非三人之所愿。原本林秀棠、林秀棣、柳涵碧、柳蕴青离开巾帼庄时,只想着如何找回韩虚清身边,然后捎个信回巾帼庄 去通风报信,想来顺利,到头来却出了大纰漏。

    四人到了京城,在甜水井等了一天,便有韩虚清的手下前来引路,说道韩虚清身负重伤,事情有变,要将同党一一召集回去。林、柳四人闻言大喜,便跟着那人来到埋业寺。路上那人问起柳氏姐妹,林家兄弟便依小慕容所言,说是自己兄弟两人捉来的俘虏,倒也没出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埋业寺中,韩党聚集甚众,其中有好些滇岭派、皇陵派的余众见了柳氏姐妹,嘻皮笑脸地来动手动脚,说道:“都是自家兄弟, 逮着这等香喷喷的上等货色,岂不该让大伙儿有福同享?”

    林家兄弟哪容他们侮慢情人?一怒之下动了手,柳氏姐妹却也跟着打了起来,没两下把戏便给拆穿。众人正大闹间,应能出来喝止,数招 剑法之间便将林家兄弟并柳蕴青一同拿下,柳涵碧却早一步溜出了埋业寺外,凭着云霄派轻功奇妙,没给捉住。

    应能倒也并不在意,却在众人欢呼叫好之际,木剑连点,竟将韩党一伙也全部点了穴道,悉数制服。葛元当等少数投靠韩虚清的皇陵派高 手见状欲逃,却给应贤拦住,再没一个走脱。葛元当惊恐之际,颤声说道:“两位大师,这……这是如何?这姓林的两个小浑蛋窝里反,可… …可我们竭忠尽力,没起半点异心啊!”

    应贤笑道:“不错,诸位都是忠心耿耿,否则韩施主又岂肯虚耗功力,延续诸位身上的”虎符诀“呢?此刻当是诸位回报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这“虎符诀”实为皇陵派中的掌门秘法之一,能将真气灌注于旁人体内,趣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被绑了两天,柳蕴青似已习惯后庭被破之苦,逐渐引以为乐,呻吟声中的苦闷之意与日俱减,反倒增添了更多的亢奋和陶醉气息。只苦了兄弟二人日夜狂泄,偏偏时时刻刻都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至于三人想要如厕之时,那种尴尬羞耻就更是不堪闻问了。当林秀棠、 林秀棣放出温热的尿液之时,柳蕴青只能神情恍惚地接受那股异于阳精的浊流,慢慢感觉着它们流下肌肤,或者自己也忍不住,滴滴答答地浇 灌起体内的肉棒……

    向扬直等到柳蕴青被干上了高潮三次、昏睡过去之后,才从林家兄弟口中零零碎碎地得知前情,心中自然不去多想这三人被绑的景象,只 想:“至少那柳涵碧姑娘已然脱身,若是她即刻赶回巾帼庄传话,此刻师弟他们应该也已经发现了埋业寺所在。他们能否找到线索追踪下来? 韩虚清的党羽都被他们灭了口,不知还有没有活口留在寺中。若非我这些日子昏迷不起,或可在寺中留下一点蛛丝马迹……”

    正思索间,忽觉所处车身又是倏然一轻,与林、柳三人那车分了开来,忽忽斜行,应声扣上了另一辆车。只听那车里一人说道:“该听的 听过了罢?”虽然不见其面,声音自有威仪,正是那老人应文。

    向扬闻声,默默不语。应文说道:“你败在我这”太皇印“之下,可输得心服口服?”向扬道:“前辈功力深厚,我自承不及,但我输了 就是不服,伤癒之后还要向前辈讨教。”应文道:“路途长着,你就慢慢养伤去罢。

    若是半路上你就动起手来,老夫可不保证你到了云南还能生龙活虎。“向扬哈哈大笑,说道:”云南是韩虚清的老巢,我要打,也要到了 那儿再打个天翻地覆。“

    但听那应文说道:“你那二师伯韩虚清,这些年来听我吩咐,办事甚是卖力,如今他被你追得逃回我这儿,我在情在理也得保得他周全; 何况,我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。”向扬道:“我知道,你要从他手上取得”十景缎“的秘密。在那之后,恐怕你也用不着韩虚清了罢?”

    大车之中,向扬任什么也看不见,自然不知车外的应文正意味深长地一笑,叹道:“该说是,还是不是呢?”摇头嗤笑一声,又道:“十 景缎中的秘密,对我和对韩虚清的意义可不相同。我虽有意一窥”十景缎“的秘密,倒也不会为此废寝忘食。你那龙、韩两位师伯,却是拼了 命地想求其奥妙。”向扬道:“这其中关节,自然跟你有关了?”应文道:“你可想知道?”

    向扬道:“这是不消说的了。前辈不说,我也得想办法问出来!”

    应文又叹了口气,道:“许多年前,我访求天下英才,共谋大事,正觅得你师门四位长辈。你师父华玄清才华最高,可惜无心合作;任剑清不合我所求;龙驭清心高气傲,不愿屈居于我。只有这韩虚清心机最深,能成大事……嘿嘿,可惜,可惜,毕竟心有所蔽。”向扬听得疑惑 ,不禁问道:“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应文良久不答。不知听了多久呕呕哑哑的毂辘声响,才听应文说道:“如今都已经迟了,更说什么?你就跟我们到云南眠龙洞去自个儿摸 出来罢。”

    以应文为首的车队正行往云南之际,空荡荡的埋业寺中却又重见人影。

    当先带路的便是逃回去巾帼庄报讯的柳涵碧,文渊、华瑄和大小慕容兄妹随后而来,巾帼庄则由石娘子、蓝灵玉二女前来,凌云霞和杨小 鹃留守庄中,照料紫缘、赵婉雁和负伤的任剑清等人。云霄派诸女却还不及另行联繫。

    众人抵达埋业寺时,寺里寺外早已空无一人。慕容修一脚踹开寺前大门,骂道:“韩虚清,贼秃驴,没断气的通通给本大爷滚出来!”骂 归骂,哪里有人?

    文渊凝神倾听动静,但听风动树梢,说道:“看来人都走光了,却不知都去了哪里?”石娘子道:“四下搜搜,或许会有线索。”

    众人进了大殿,除了一地碎砖之外,最惹人注意的便是那尊抱头佛像。

    华瑄首先走上前去看,左右看不出蹊跷,便又垫着脚看,突然看见了佛像两腿之间的金佛孽根。华瑄大惊失色,“啊”一声惊叫跳开,红着脸跑到文渊身边叫道:“文师兄!”文渊道:“怎么了?看见什么?”华瑄唔了几声,低声道:“那个佛像……难看死了!”文渊奇道:“ 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瑄支支吾吾,总不好意思说出口来。小慕容上前探头一看,转了转眼珠便又回来,同文渊低声笑道:“比你的大哦!”文渊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