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11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打从文渊一语道破其所谋,韩虚清便已决定灭尽白府中人之口,不容任何人泄漏他的真实面貌。他一出府外,藏匿在白府内外的大批部下 便即动手。光天化日之下,滇岭门人施放毒气,林氏兄弟连放羽箭,无数亲信入府杀人,转瞬间把广厦府第变做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与韩虚清合谋的几名高手分站树梢,守住整个白府的情势。事情被揭露太过突然,着实也令他们措手不及。虽然这场灭口屠戮发动得相当 俐落,毕竟是在意料之外,无从准备,只不过是韩虚清一声令下,将一切杀人手段全数使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才要监视全府,不容一人走脱。向扬失忆,任剑清受袭负伤,韩党最在意的只是文渊一人。自韩虚清以下的几个顶尖好手,都是 一个念头:只须杀了文渊,白府中便无人能逃。府外街道上行人本疏,这时几名杀手混进人群,转眼间竟是杀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韩虚清立于白府门前,斜眼自大门望进庭院深处,暗自皱眉,心中却有一丝悔意。这悔意当然不在于杀伤人命,而是暗想:“失策,这可 出来得早了。我只顾着不露破绽,却没先杀了文渊,徒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他明知文渊惊动府中,众人转眼即至,一心要尽早离开,以免更多人看透自己的图谋,却因为这保护身份的念头来得太过自然──便与他 平时无数次的掩饰功夫一样──而使得他没能先击杀文渊。

    韩虚清持剑沉吟,摇了摇头,向已来到身旁的白超然道:“事出突然,难以两全,见了文渊能活捉最好,捉不到便杀了。唯有我那华瑄姪 女,万万损伤不得,必定要生擒下来。”

    白超然笑道:“韩先生不必忧虑,我已经吩咐过了,谁也不许杀伤了华姑娘。”

    一指白府门户,道:“除了华姑娘之外,谁想生出此门,恐怕难如登天!”

    忽听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一名汉子自厅堂直摔出来,在院子里翻得一翻,便不再动,却是滇岭派的门人。一个灰沉沉的身影自厅门转出, 若有冷风随之而来,面孔一侧过来,冷若坚冰。

    黄仲鬼来了。韩虚清脸色一变,白超然心头一惊,居高临下的诸多围府杀手尽皆讶然。

    黄仲鬼缓步踏出,足履踏地,便有一阵白雾浮散。待他走到大门,身后已扬起了长长一道白龙举尾般的寒烟。

    门里门外,互相对峙。黄仲鬼沉声说道:“我不是生人,可要走出此门了。”

    白超然神情僵硬,勉强嘿嘿一笑,道:“只怕韩先生不准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乍见黄仲鬼现身,便已飞快猜拟了七八个他可能来此的理由,但是一加推敲,却难以定论,当即不动声色,笑道:“黄先生,你们 皇陵派掌门已然伏诛,你若还要负隅顽抗,殊为不智。”

    黄仲鬼灰暗的眼珠直视韩虚清,道:“靖威王府的人,是你指使川中萧承月所杀?”韩虚清微微一怔,却没想到他问上这件事,便道:“ 黄先生此言差矣,萧大侠除恶务尽,原是我辈……我辈中人所为。”他本来要说“正道中人”,却想起白超然在旁,殊难自圆其说,索性省去 。

    黄仲鬼目绽寒光,道:“那么是你所谋了。你害得”她“如此伤心……”缓缓举起右掌,太阴真气满掌攀缠,霎时阴风大盛。只听他冷冷 地道:“我又多了一个杀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猛觉不妥,蹬足疾退丈余,身前寒风如刃,“太阴刀”已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直劈而下,地面遽然陷裂尺许!

    白超然喝道:“黄仲鬼,皇陵派已经败灭,你还逞什么威风?”立刻疾运“炼血手”拍出。黄仲鬼武功奇高,韩党中没有人希望他这一来 是意在动手,也不想平添强敌,但是黄仲鬼既然出招,就不能不战。白超然一出手,三条人影同时分扑而来,两样兵器、一记重拳联手合攻, 务求片刻之间将之击杀,免除后患。

    黄仲鬼神色平静如故,冷冷的眼神倏然扫过四名敌人,太阴刀也随之扫过一遍。平平一刀圆弧斩过,,大开杀戒。赶来助阵的柳涵碧、柳蕴青还不知道师姐发生了什么事,一边应敌,一边叫道:“呼延师姐 ,你……你下手怎么这么狠?啊,呀呀呀!你砍掉那个人的头了啦!”

    韩凤给韩熙制住之前,并未负伤,这时咬牙连出狠招,招招都是杀手,转瞬间把六、七个滇岭派的好手毙于金翅刀下,脸色满是痛恨悲愤 之意,柳家姐妹面面相觑,不敢多问,只是忙着保护秦盼影,四下乱斗。

    穆言鼎年老气衰,虽然功力深厚,伤势总是复原较慢,这时只回复五、六成功力,虽然足堪自保,但是对方忌惮他是皇陵派守陵使,来围 攻的好手格外的多,却也斗得颇为艰难。他一招“五音弹指”无声弹出,击得一名黑衣汉子吐血而退,口中喝道:“文公子、向公子尚未大功 告成么?”

    华瑄急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应该快了罢?我、我哪会知道!”啪的一鞭,打倒了一个刚伸出毒掌的滇岭门人,只听一旁哇哇虎吼,苗琼音 护着赵婉雁也来到这处厢房,小白虎随之断后,居然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原本这里是囚禁韩熙之处,此时众人反而被围困在此,难以脱身。华瑄打得急了,叫道:“那个黄仲鬼干嘛那么快就追出去!现在……现 在可好了!”此言果然不错,若是黄仲鬼在此,这许多敌人只怕皆如纸糊草紮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只是黄仲鬼是敌是友,华瑄实在不甚了了,只是刚才听向扬说黄仲鬼来看赵婉雁,并无敌意,而又急追韩虚清而去,总觉得这个冷冰冰的 异人似乎该伸出援手,一清群敌才对。

    赵婉雁听得华瑄呼喊,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但愿黄先生报了仇,千万……千万不要死……死……”手中紧紧拿住一物,却是一本灰 黑封皮的破书。

    贴文之前,答一下以前有人问到十景缎的买书问题。

    出版社的说法是,目前并无非台湾地区的销售通路,如果海外读者要买色度的出版品,请用美金转帐,原价购买,不需邮资,可是手续费 很贵……累积多一点的书量再转比较划算。不过,目前旺角的信和广场有卖色度的书,可以到那儿找找看。

    以后尽量不说书的事情了,以免有打广告之嫌。

    若预料进度不出差错,下一回定有情色场景。总算可以良心稍安……

    请观文指教。

    二百零七

    白府内外境,全 都重现得巨细靡遗,甚至连飘过眼前的几缕发丝都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许多被向扬埋藏在记忆深处、无关痛痒的小事,也一并倾了出来。在无穷无尽的回顾中,突然出现一团朦胧扭曲的异象,无从辨认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向扬陡然重获意识,心中似有个声音狂呼:“就是这个!这正是我所遗忘的一切!”他急欲将之取回,但它却迅速在记忆的洪流 中飘离而去。文渊送入向扬脑中的内力,就在此时发挥奇效,似在这虚无之境伸出了无形的双手,要将那记忆拾取回来……

    终于到了最后关头。

    向扬,缓缓睁开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太阴刀芒、指南剑气再次交锋,两股惊人威力震荡之下,一旁的白超然亦不禁退开数步,以免遭余劲波及。

    一运起“黄袍加身”,韩虚清再度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,连接黄仲鬼三刀,势均力敌,不复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黄仲鬼收势沉思,不再妄攻。“皇玺掌”乃皇陵派镇派绝学,向来只有掌门能够获传,韩虚清如何得练,委实难以理解。倘若韩虚清习得 了整套皇玺掌,那么他的功力绝不逊于龙驭清,更可能超乎其上……

    灿黄真气突然一晃,韩虚清身形倏起,一招“指南剑”出手,剑光迸射,奇快奇猛。黄仲鬼眼中寒光一闪,掌上刀芒一落,正要迎上剑锋 ,忽听一声厉喝:“不能接!”

    白光一闪,黄仲鬼同时看出危险,手腕一翻,没有硬接太乙剑,侧身退开一步。但见太乙剑上光芒大亮,凝聚着的真力,须得保全有用之身,不可为此小人而平添伤残。”

    黄仲鬼冷冷地道:“不劳费心,我早已不算活人。”眼望韩虚清,道:“这里也只有我能制他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面怀笑意,似是不以为意,心中却颇存疑:“白府里应当已凶险无比,这穆言鼎何以迳自出府,竟不助他们?一群伤残,如何能敌 我手下精锐?”

    一声威猛之极的长啸陡然自府中深处传出,直欲冲霄,赫然回答了韩虚清。

    白超然脸色一变,道:“白府里还有这等高手?这,这人却是……”

    院子里突然骚动起来,无数韩党杀手发喊,却又在转眼之间,悉数灭绝。只见向扬大步迈出,气流滚动浑身衣衫,脸上虽无怒容,目光却 像是灼人烈焰,直逼韩虚清。

    “我全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向扬缓缓开口,沉声道:“若不是我失忆,那一晚你们早该原形毕露。现在一想,当夜陆道长必是受你所害,才会死在萧承月刀下……” 言语至此,想到了赵婉雁伤痛欲绝的神情,向扬怒意更炽,一字一句狠狠吐出:“韩虚清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向扬提起右掌,神态稳敛沉着,绝无狂怒暴躁之象,但却深不可测,气势广无边际,有如万里云空。精纯无比的玄功内力畅流 全身,宛若新生──这正是“天雷无妄”。

    韩虚清不禁为之耸然,手心竟捏了一把冷汗。他见到裴含英的“一笔勾消”

    对文渊无效时,便已想到向扬重获记忆的可能,不过反正自己的企图已被文渊揭破,向扬是否恢复记忆已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十分忌惮那大败龙驭清的“天雷无妄”。当夜他以“南天门”接了向扬一招,还是佔了向扬不知他有此修为之利。如今的向扬 ,却必定将他视为比龙驭清更甚的强敌,一出手,必然全力以赴,“天雷无妄”将发挥多大的威力,着实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向扬踏步上前,赫然出掌。韩虚清左掌拍出,“皇玺掌”劲力出手的同时,右手太乙剑隐蕴功力,双掌相交的同时,一剑急掠向扬颈侧。

    向扬大喝一声,左臂疾振,瞬间轰出“雷车奔轨”猛招。这一招本需凝劲良久,方能发挥巨大威力,但在“天雷无妄”境界催动之下,却是应手而发,而威力绝无稍逊,犹有过之。雷掌猛劲隔空重击太乙剑,韩虚清骤觉掌心剧烈撼动,急催神功握稳剑柄,转腕卸去向扬后劲,抽 掌退开,心中暗惊:“天雷无妄果真厉害,这小子也将”天字诀“修得十分透彻!”

    韩虚清所学的“寰宇神通”天字诀,乃是从太乙剑中自行参悟而来,虽以此得窥指南剑的“南天门”境界,精微之处,更胜龙驭清所学之 心法,但说到应用变化,却也只在指南剑一项,用于指掌招数之上,竟是难有大成。

    向扬修练的是师传正宗的心法,又参透了“天雷无妄”,天字诀境界远胜龙驭清。

    韩虚清知道自己的“南天门”未臻完美,这才辅以“皇玺掌”出招,初次交手,不分高下。向扬却甚是诧异,心道:“韩虚清居然也会使 ”皇玺掌“,这却是何道理?”一招“雷鼓动山川”击出,掌影铺天盖地而至,韩虚清剑掌并施,一一破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文渊、华瑄等亦走到门口,静观此战。文渊为了挽救向扬记忆,大耗心神,此刻犹如虚脱,光是走几步路便有力不从心之感, 华瑄、紫缘在旁搀扶,才不致腿软跌倒。他听见两人也说清楚了!”一看韩虚清,颇为幸 灾乐祸地笑道:“韩前辈,您也该倒楣了!”

    韩虚清脸色更是难看,眼见凌云霞随众人回来,萧承月怒目望向自己,慕容修冷笑一声,手中抛出一物,在地上滚了一滚,一停下来,赫 然是吴公公的人头。

    只听他狂笑道:“韩虚清,你让这等货色来算计咱们?算了罢!好歹来几个手底硬点儿的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