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10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此刻韩凤身子大好,已能使动金翅刀的诸般招数,她心中立时决定:“我得去见这个哥哥,问他一问,我爹到底是怎样的人?你这哥哥, 可知道还有我这么一个妹子?”

    想起韩熙伤了文渊的眼睛,韩凤对这素不相识的哥哥,又多了一份莫名的憎恨。她不顾秦盼影的劝阻,来到囚禁韩熙的厢房外。两名守门 人都是白嵩的弟子,算是云霄派的门人,见了韩凤来到,各自行礼。韩凤道:“你们都先退下,我有要事。”一人答道:“呼延掌门要进去是 不妨,我们可不能离开,师父要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韩凤皱眉道:“白师叔那里,自有我来交代,你们担心什么?下去!”两人不敢违逆,只得离去。

    韩凤走进房中,但见房中阴气惨惨,韩熙垂首坐地,手足均被铁炼扣锁,炼子直连身后房柱,无可挣脱。他察觉有人进来,缓缓抬头,眼 中精光闪烁,虽然衣衫破烂,模样狼狈,神情却显得精力瀰漫,不见困顿神气。一见来人是韩凤,韩熙只微微冷笑,道:“想不到我这行屍走 肉,还能劳动呼延掌门芳驾。”

    韩凤朝他一望,心中一动,暗叹:“他是我哥哥,同样给我爹害了!”

    看着韩熙,忽然觉得亲近不少,亲情顿时将恨意沖淡了。她不动声色,说道:“韩……韩前辈生出你这等儿子,也算家门不幸。你可有兄 弟姐妹?”韩熙冷冷地道:“有又如何,没有又如何?”韩凤这一问,本是要试探他是否知道原有个妹妹,不意此时听他反问,只哼了一声, 一时没能答得上来。

    韩熙道:“我死期将至,待在活受罪,早就了无生趣。你既然来了,用那金翅刀给我一个痛快的罢!”韩凤脸色微颤,又哼了一声,道: “我没打算杀你。

    倒是你变装潜入王府,苦心孤诣,却落得这个下场,难道不恨你父亲么?“

    韩熙心中暗疑,摸不透韩凤所为何来,当下笑了一笑,道:“我爹是侠义道的巨擎,名满江湖,武功出神入化,我有大半本领是受他所赐,为何要恨他?我有今日,全是咎由自取,我本就该死!”说着乾笑几声,却似乎刻意而为。

    韩凤深深呼吸几下,道:“你此话当真?”韩熙道:“到此地步,我何须骗人?”韩凤一咬嘴唇,沉声道:“若是你有机会杀你爹,你肯 干么?”韩熙心头一震,目光牢牢盯住韩凤,道:“你……”一吸气,低声道: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韩凤正欲开口,忽听身后一人说道:“ 呼延掌门,你挑拨我儿,意欲何为?有什么话,何不直接说与我听?”来者悄然入房,韩凤全无知觉,大惊之下一回身,见着一张湛然隽朗的 脸孔,不是韩虚清是谁?

    霎时之间,长年恨意涌向韩凤心头,登时掩盖了惊恐之情。此时韩虚清语带质问,脸上却仍带着淡淡的微笑,这微笑,直与当年要取她性 命时的表情一样!

    想到当年丧母之惨,韩凤眼眶一热,咬牙切齿,直指韩虚清,喝道:“你来得好!你不过来,我也要去找你──韩近仁,我不姓呼延,我 也姓韩,我是韩凤!”

    韩虚清眼神骤变,冷锐如剑,一看韩凤,她已潸然泪下,一双美目却狠狠反盯回来,毫不放松。只一瞬间,韩虚清已回复了平和神色,微 笑道:“姑娘竟也姓韩,真巧。熙儿,你说是罢?”韩熙却显得十分错愕,态若恍惚,脱口叫道:“韩凤,是我妹妹的……”韩虚清斥道:“ 胡说,你哪来的妹妹?”这一斥极具威严,韩熙顿时住口,却直望着韩凤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韩凤神色淒惨,怒视韩虚清,厉声道:“韩近仁,我知道你就是我爹!我四岁时,你把我和娘推下山崖,娘死了,我却被师父救了,你想 不到罢!你这么害我们,到底为了什么?你说!”

    韩虚清皱眉道:“我并无女儿,此话从何说起?姑娘,说话当有凭有据莫要信口胡言。”一望韩熙,道:“熙儿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父子两人目光交接,韩熙默然片刻,道:“我娘是急病辞世,并非被人所害,我也没有兄弟姐妹,韩家本该由我继承。”韩虚清微笑点头 ,道:“不错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韩凤气得浑身颤抖,一展金翅刀,喝道:“到这地步,你还不承认……”韩虚清本来怡然而笑,一见金光闪动,忽然拔剑,手法快得难容 一瞬,太乙剑迅如电光,直刺韩凤心口。韩凤见机也快,身子一闪,凭着云霄派绝顶轻功,竟避开了这雷霆一击。她衔恨含悲,震开金翅刀无 数锋芒,惨然道:“你这残酷无情之辈,竟然是我生父!”

    生离死别逾二十年,当年韩虚清要杀她,今日两人互晓身分,韩虚清仍要杀她,毫不留情!

    韩凤舞开重重刀芒,护住全身,心中却茫然若失,心道:“他翻脸不认人,竟一点也不愧疚,只想着杀我灭口。我决不能让他杀了,但… …难道我要杀他?”

    这片刻恍惚,顿令韩凤处境凶险。对手乃是韩虚清,当今武林一代宗师,岂容她有些许分神?韩凤身法稍滞,太乙剑虚势已封尽她周遭退 路。韩虚清霎时佔尽优势,一剑刺出,直取韩凤咽喉。韩凤步履回旋,娇躯一翻,陡然死中求生,如飞鸟避罗网,险之又险地逃出剑光封锁。

    可是房中周旋余地太小,这一翻,韩凤已被逼到墙边。韩凤一牵斗篷,金翅刀羽翼铺张,反攻韩虚清,韩虚清挥剑如风,叮叮数响,金翅 刀上竟被削断七枚刀羽,太乙剑却丝毫不损,当真是罕世神剑。

    韩凤见状一呆,知道凭金翅刀无法抵挡太乙剑,自己功力又不及韩虚清,这一仗绝无胜算,只能竭力求生。她一引真气,叫道:“文渊─ ─”求援之声只出二字,忽然腰际一紧,一股凌厉劲力直透经脉。韩凤身躯一震,嗓音不禁哑了,后面的话便叫不出声,更因腰间穴道被拿, 筋骨酸软,再也使不上半点力道。

    她回目一看,登时满心冰凉,偷袭她的人却是韩熙,双手已脱离铁炼束缚,这一招既狠且稳,功劲十足,只是他低下了头,不看韩凤一眼。韩凤颓然松劲,登时眼泪盈眶,颤声道:“连你……你也不认……”

    韩虚清微笑道:“很好,很好!熙儿,你果然很懂是非,这样很好。”

    左手连点数指,封了韩凤各处重穴,令她无可反抗,又道:“呼延掌门……”

    韩凤抬头朝他一望,朦胧泪眼中带着鄙夷之意。韩虚清叹道:“你出口污小于我,又出手相害,如此行径,实在居心险恶,韩某人亦替云 霄派多年清誉一叹。?br /

    韩凤一听,肩头一颤,陡然哈哈大笑,厉声大叫:“韩近仁,你真会作戏,这么会颠倒是非,我佩服你!”

    韩虚清道:“熙儿,你虽然犯过大错,总算受我教诲多年,尚能看清这女子的鬼蜮伎俩。她冒充你的妹妹,你相信么?”韩熙低声道:“ 孩儿……当然不信。”韩虚清微笑道:“这就对了。虽然如此,为父总不放心,你且证明给为父看看。”韩熙一听,顿时明白父亲用意,喉头 一嚥,望着韩凤的身子,心中颇为矛盾。韩虚清沉声道:“怎么了?”韩熙一惊,道:“没什么,孩儿……遵命。”把心一横,扯去了金翅刀 斗篷,伸手猛撕韩凤衣衫。韩凤大惊,正要呼叫,韩熙已撕下一团破布,塞进她口中,令她不能叫嚷。

    韩熙伸手一摸,把她丰满的乳房揉了几下,沉声道:“你是我妹妹?哼,倘若如此,我现下上了你,岂不是乱了伦常?我会干这种事么? ”唯一迟疑,又补上一句:“我爹最重仁义道德,又岂会容得下这等事?”说着说着,已将韩凤的衣物撕扯得破烂不堪,处处露出肌肤。

    韩凤惊恐之余,同时已对这两父子绝望,心道:“他们不单是不认我,还要自欺欺人。这两个人……不,他们不算是人!”

    “嘶”地一声,韩熙扯裂了韩凤的裤子,私处登时曝露在外,白嫩的肌肉微微耸起。韩熙脱去虚锁双足的铁炼,掏出渐次粗长的阳物,呼 了口气,道:“你瞧,你瞧……愈来愈大了,哥哥怎么会对妹妹这样呢?”说着拼命搓揉韩凤遍体肌肤,尤其不放过那一双美乳,口中胡言乱 语,欲念愈增,以镇压过自惭之意。

    韩虚清微笑旁观,毫无制止之意。

    韩凤口中不能说话,眼泪却不住溢流,然而韩熙视而不见,待得阳具坚硬,便向那两片稍见湿润的肉唇挺进,腰际微微颤抖,口中喃喃说 道:“你决不是我妹妹,不是,当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喃喃自语声中,韩熙缓缓插入了韩凤体内。韩凤紧闭双目,喉间发出苦楚的呻吟,纤腰如水蛇般摆动不休,似欲抗拒。韩熙高高抬头,咬唇顶腰,猛力插至深处,神情竟有些恍惚。韩虚清却轻轻点头,颇有讚许之意,笑道:“很对,很对!”

    韩熙听见此言,咬紧牙关,抱着韩凤的腰,猛烈冲撞起来。韩凤呜呜低唤,白雪般的肌肤汗出如浆,艳丽无比,但她眉头紧皱,泪珠连串 滚落,却是极悲。

    韩熙不敢多看,只有不断抽动下体,低声说道:“你不是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猛听一声如雷怒吼:“韩熙,你做什么?”门板骤然震飞,任剑清当先破门而入,文渊、秦盼影随即冲进房中,秦盼影一见房中景象,失 声狂叫:“师姐,师姐!”

    事出意外,韩虚清脸色一变,厉声道:“逆子,你好大的胆子!”竟不看三人,倏然一掌打在韩熙肩膀。韩熙双眼一瞪,动作停下,缓缓 倒在韩凤身上。

    二百零五

    韩虚清掌击韩熙,不容他发出半点声响,便已失去知觉。但是文渊虽目不见物,任剑清、秦盼影却都看得清楚,在前一瞬间韩虚清尚袖手 旁观,任韩熙奸污韩凤,这一掌打得虽快,毕竟瞒不过明眼人。任剑清厉声大喝:“韩师兄,你!”

    韩虚清陡然拔出太乙剑,朝着韩熙骂道:“你这不肖子,又犯下这等恶行,天地间容你不得!”一剑刺向他背心,风声奇响。任剑清上前 一探手,喝道:“且慢!留他一命,我要问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股暗劲无声无息,藉着太乙剑破空之声掩护,悄然自韩虚清左掌涌出,直逼任剑清。这一下袭击威力大得惊人,任剑清竟然 抵受不住,被震得反退几步,胸口一阵气血翻腾。

    他正张口欲呼,冷不防韩虚清左掌追击一招,掌心中又生潜劲,如雷疾吐,一击正中胸口“膻中穴”。霎时之间,任剑清浑身失却主宰, 但觉这股内劲犹如一颗铁球在全身经脉迅速滚动,所过之处,无不如火烧雷殛,恣意摧毁体内血肉,竟是无可与抗。

    秦盼影见师姐惨遭凌辱,悲愤之际,忽见任剑清受袭,还没会意过来,韩虚清跟着催出第三重劲,却是打向秦盼影的小腹。便在平时,秦 盼影要避开韩虚清这一手也是千难万难,何况这时她心神正乱?这一击打在她身上,只微微一颤,便觉脑中一阵晕眩,当堂摇摇晃晃,昏死过 去。

    房中骤然一片寂静,韩虚清刺向儿子那一剑,却在离背数寸之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文渊站在当地,静静地不动声色,脱口便问:“韩师伯,呼延姑娘在这儿罢?

    她怎么了?“

    韩虚清叹道:“当日留下这逆子一命,实在是一念之差,招致大祸。这畜生竟然对呼延掌门施暴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陡然睁开眼睛,早已毁损的双目直对着韩虚清,韩虚清陡觉心中一寒,愕然之际,忽听文渊纵声长啸,震遍园林,声音动荡不定,竟 充满了悲淒悔恨之意。

    韩虚清欺他失明,悄悄制住了任剑清、秦盼影,令他们无法声张,此刻又一声长叹,直欲潸然落泪,道:“渊儿,事已至此,你还要替我 这忤逆儿子说情吗?”

    文渊啸声止歇,掩面摇头,咬牙切齿地道:“错了,错了,我害了韩姑娘……”猛然疾指韩虚清,厉声道:“为了顾全师门之谊,我始终 寄望你得了十景缎,便不再耍弄手段,不危害旁人。韩姑娘是你的女儿,你竟然还忍心害她?

    韩虚清,跟龙驭清相较之下,你更不配当我的师伯,我已经忍无可忍,再也不能忍了!“

    “锵”地一声,骊龙剑出鞘,直指韩虚清,文渊已经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韩虚清万万也想不到,文渊生平最恨的是奸淫女子之徒,韩凤不但被韩熙强暴,更兼乱伦,文渊就算自知时机未到,也不能再以大局为重 ,宁可身死,也要替韩凤报仇。韩虚清脸色为之一变,随即宁静下来,微笑道:“原来你知道的事这么多了。难为你隐忍至今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出口,文渊之前得知的种种图谋,如今都已由韩虚清亲口承认。他自知先前一阵长啸,只怕已惊动白府上下,韩虚清自当明白,若不能在片刻之间将文渊灭口,事迹立时彻底败露。这时他凝气于剑,“广陵止息”

    至刚至强的威力如箭在弦,随时都要作舍命一击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:“若非我心软,姑息了韩虚清,韩姑娘也不会受此大辱!我若与韩 虚清同归于尽……”

    却听韩虚清笑道:“任剑清该死,这秦盼影也该死,可是我决不杀你。你还是把一切都忘了,再安分一阵子,直到我大功告成罢!”

    文渊怒道:“忘?你要我忘什么……”说着陡然脑海一掠浮光,暗道:“且慢,他说要我忘……师兄忘了”天雷无妄“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文渊顿觉全身笼罩在一股巨力之下,正是韩虚清出剑,“南天门”之势浩瀚无匹,太乙剑挟此功力刺出,真有天神之威。 文渊不加思索,“广陵止息”随之出手,双剑将交,忽然另有一道功劲袭来,压制得文渊身形一滞。

    神不知、鬼不觉,“活判官”裴含英赫然现身,左手“生死簿”页页飞舞,罡劲铺盖四面八方,判官笔乘势疾点文渊额头。

    “南天门”与“广陵止息”同是寰宇神通的高深境界,一属天字诀,一属人字诀,各有千秋。可是文渊的功力本就不及韩虚清,“广陵止息”剑气如虹,无止无歇地朝韩虚清凌厉冲击,然而“南天门”融会了寰宇神通、指南剑两大绝学,深闳广大,竟能将“广陵止息”的磅礴剑 气化解于无形。文渊被韩虚清牵制住,根本无法避开裴含英的袭击,一笔点中,脑中影像倏地四分五裂……

    韩虚清剑上劲力一吐,猛地将骊龙剑反震回去。文渊被判官笔点中,全身意志为之崩解,竟无丝毫反抗之力,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,颓然 倒地。

    裴含英阖上生死簿,笑道:“这小子的武功,可比向扬差得远了。”一指秦盼影,道:“韩先生,这丫头如何处置?”韩虚清道:“她是 生是死,都不影响大局,连同这呼延凤一并囚禁起来便是。”裴含英一望韩凤,笑道:“韩先生,你当真舍得令嫒……”韩虚清眉头一皱,似 含不悦。裴含英笑道:“好,她不是。那么这任剑清呢?”

    韩虚清沉吟道:“若是现下杀了他,不好交代他的去向,姑且留他一命。也给他”一笔勾消“罢!”

    裴含英点了点头,手中判官笔指向任剑清额头,笑道:“韩先生都这么说了,任剑清,你就把今天的事忘个精光罢!”一笔点出,突然一 只手横里伸来,抓住笔桿,猛然往回一送,裴含英猝不及防,被这股劲推得倒退三步,一惊之下,却听文渊喝道:“害了向师兄的,就是你这 招”一笔勾消“么?”

    文渊已重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含英被他这一推,险些站立不稳,不禁心下大骇,叫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他并不惊于文渊的功力,而是他中了“一笔勾消”,竟然并 不昏厥失忆,难道自己这引以为傲的奇技,竟然对他无效?这“一笔勾消”之技,乃是凝聚独门内劲于判官笔尖,招招攻人头颅。

    一旦内劲入脑扩散,便能对人脑造成损害,消灭人生记忆,自中招之日回溯,时日或长或短,连出招者都没有十足把握。这门奇技比运气 于经脉穴道更加緻密千百倍,动手过招之际虽无威力可言,但是一旦中招,足可毁人一生,而中招者尽忘前事,连这一招的蛛丝马迹也说不上 来,是以放眼武林,如慕容修、任剑清这等高手,也不知裴含英习有这门绝技。

    韩虚清与裴含英合作,恃此“一笔勾消”之技,全不惧计划中出现任何破绽,有谁察觉他的阴谋,能杀便杀,不能杀的就让他遗忘一切。 韩虚清为了不造成人情骚动,当日不杀向扬,便用这“一笔勾消”抹杀了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但是,文渊与裴含英所遇的任何对手都大不相同。他失明之后,练了“寰宇神通”人字诀,脑子剧烈变异。常人对自己的筋肉气血控制有限,武学高手却能驾驭之。不过再厉害的高手,也难以掌握自己的脑子,裴含英学了“一笔勾消”,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而文渊却 已踏入这个领域。

    尽管只是初探,但是文渊已能清楚感受到那股“劲力”在脑中四散开来,尝试侵犯他的记忆所在。韩虚清消解文渊的功力,使他即将倒地 之际,他的意识依然保有清明,将“一笔勾消”的劲力分布如烙印般刻画下来,霎时窥破了其中一切奥秘,再也不足一哂。裴含英不但没有让 文渊失忆,反而使自己的得意本领悉数泄底。

    文渊重持骊龙剑,面对韩虚清与裴含英,凛然不惧。

    裴含英一身冷汗,脸色惨白,不敢去看韩虚清,叫道:“岂有此理!”疾扑上前,又使出了“一笔勾消”。他知道自己的武功虽高,但犹 不及白超然,之所以能为韩虚清所看重,正是因为这“一笔勾消”之长。倘若这一招对文渊无用,对其他人也可能失灵,韩虚清要“勾消”的 记忆,必是对他极其不利,而又杀不得其人。如果“一笔勾消”已然无用,韩虚清甚至可能怀疑从前亦曾失手,无形中坏了大事,将如何对待 他,实是难以想像。

    他力求取信于韩虚清,这一笔出尽了全力,宁可让文渊忘却生平一切,也要毁去他的记忆。文渊听出这一笔来得虽快,所含潜劲却极小极奇,当下不闪不避,任他一笔点中自己额头。

    裴含英大喜,叫道:“文渊,这回你可完了!”岂料文渊突然出剑,来势奇快,骊龙剑尖也点中裴含英额头。他这“神剑点穴”的本事, 对龙腾明已然用过一次,此时更是驾轻就熟,裴含英竟没损伤丝毫皮肉。可是判官笔上“一笔勾消”的劲道,却从文渊脑门转上脊髓,闪电般 直窜经脉,透臂传出,自骊龙剑尖重返裴含英额头,直震入脑。这是武林中前所未有的“借力打力”。裴含英大叫一声,往后纵跃翻倒,生死 簿、判官笔同时落下。

    文渊垂剑指地,淡淡地道:“作法自毙!”转头朝向韩虚清,虽无犀利目光,韩虚清却感到极不自在,不禁皱眉,正要开口,却听文渊哈 哈大笑,道:“韩虚清,对一个瞎子而言,带着面具没有用!”

    韩虚清神情一变,心道:“裴含英已不值得信赖,非得当机立断不可。”反手一剑,倏然斩向韩凤。文渊听出风声有异,抢上前去挥剑一 格,韩虚清手中剑去而复返,转刺文渊,文渊横剑便封,“噹”地各自分开。韩虚清趁势一退,冲出房外,竟然先行遁走。

    文渊喝道:“到哪里去!”正要追出,忽听一人说道:“韩虚清交给我,你留下来救人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冷酷阴沉,文渊一听便知其人,不禁愕然止步,只觉身旁似有寒风拂过,追韩虚清去了。这人之前几乎不出一点声响,似连呼吸心 跳都已停止,文渊这才没有察觉,只听裴含英大声惊叫:“有鬼,有鬼啊!”那声音却显得十分幼稚,像是小童的害怕惊呼。

    “一笔勾消”毁去了裴含英几十年来的记忆,连同所有武功历练,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七、八岁时的回忆。

    只听四处脚步乱响,华瑄的声音当先叫了起来:“文师兄,你还好么?啊,呼延姑娘!你,你怎么……”又听向扬叫道:“师弟,怎么回 事?韩熙那小子呢?”

    文渊一懔,道:“他跑了?我可没察觉。”

    又听紫缘惊道:“任先生、秦姑娘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闻啸赶至,房中霎时乱成一团,紫缘、华瑄等女子慌忙去救韩凤。

    向扬一搭文渊肩头,喝道:“师弟,你跟谁动手了?有没有见到……遇到黄仲鬼?”一瞥眼间,见到裴含英呆呆地坐在地上,不禁愕然。

    文渊耸然动容,道:“刚才那人……果然是黄仲鬼?”

    向扬道:“是,他来找婉雁……”微一犹豫,道:“这话晚点再说。”文渊道:“对,晚点再说。师兄,我要还你该有的东西!”向扬一 怔,道:“什么?什么东西?”文渊道:“你的记忆!”

    二百零六

    韩虚清提剑冲出白府,凭着卓绝剑法,无人能拦,所有见到残影一闪的白府仆役,尽在眨眼之间命丧太乙剑下。

    打从文渊一语道破其所谋,韩虚清便已决定灭尽白府中人之口,不容任何人泄漏他的真实面貌。他一出府外,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