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03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文渊奋力站起,叫道:“任师叔!”不闻回应。

    龙驭清冷冷地道:“他没救了,连中”雷惊天地龙蛇蛰“和”春雷百卉坼“,不可能活得下去。”双手一搓,鲜血沾满了两只手掌,狞笑 着道:“还有人吗?

    谁还要过来?朕至今不曾受过一拳一掌,该就此处决你们了?“

    慕容修脸色阴沉,持剑踏出一步,一挥长剑,剑刃劈风而啸,悠悠不绝。文渊重拾骊龙剑,沉默不语,缓缓摆出了指南剑的架势。小慕容 手握短剑,站在两人之间,华瑄持鞭站在文渊身旁,紫缘坐在原地,再次抚琴。

    至此地步,唯有死战。可是所有人都已伤疲不堪,对手却是绝世高手龙驭清。文渊的伤势太重,慕容修也好不到哪里去,就算加上华瑄、 小慕容,结果也可预见。龙驭清冷笑着,主动走上前去,一步、两步、三步,渐次逼近,如巨大的死亡阴影……突然,龙驭清停下脚步,文渊 也回头一望,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。又有人进来了,极为平稳有力的脚步声,缓缓踏进奉天殿。“向扬……”龙驭清睁大眼睛,慢慢露出了诡 谲的笑容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九十三)

    向扬来到奉天殿正中,停下脚步。当他看见文渊时,神情明显为之震动,随即朝龙驭清怒目而视。龙驭清冷笑道:“用不着瞪朕,你师弟 的眼睛,是韩熙那小子毁的。”

    向扬神色凝重,转头望向文渊。文渊虽不见师兄目光,却也微微点头。向扬双拳一紧,再次注视龙驭清,须臾,开口说道:“想不到你真 的谋反了。如此一朝之间,坐拥天下江山,难怪你舍得不当皇陵派掌门啊,龙驭清!”

    龙驭清笑道:“话虽如此,但当上皇陵派掌门,武林共重,亦是荣华富贵,享之不尽。向师侄,一个月早就过了,你至今才来答覆,莫非 是为了祝贺朕身登大宝,故而刻意来迟?”

    向扬闻言,微微一笑,道:“过了约定的日子,是我有事耽搁了。不过前来祝贺,倒是不错。今个儿我赶了几时辰的路,特地来给龙师伯 一个惊喜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等人听着两人对话,均觉愕然不解,忽听一声女子呼叫传来:“向公子,不可以!”

    但见一名少女手持弹弓,衣衫披血,喘着大气冲进殿内,众人一看,却是巾帼庄四庄主杨小鹃赶至。她急急忙忙地奔到向扬身前,双瞳紧 紧盯住了他,犹自不能平缓呼吸,徐徐喘着气。

    向扬微微一愕,道:“杨姑娘!”杨小鹃抛开弹弓,双臂张开,挡住向扬去路,叫道:“你要是……要是听了龙驭清的话,我、我……” 一咬牙,叫道:“我绝不让你过去!”

    当日龙驭清夜见向扬,允诺传他皇陵派掌门之位,授以皇玺掌,藉以修练寰宇神通,所有言语都给杨小鹃听在耳里,杨小鹃也只告诉大姐 石娘子,不曾多说与旁人知晓,是以文渊等人一无所知。但是眼前如此情势,众人不免都隐隐察觉了几分,只是无法断定。文渊突然叫道:“ 师兄!”

    向扬转过头,淡淡一笑,道:“用不着紧张。”弯腰捡起弹弓,往杨小鹃手里一塞,道:“身处险地,兵器别轻易离手。”杨小鹃自然而 然地握住,呆了一呆,突然脸颊微红,悄悄让在一旁。

    龙驭清脸色一沉,笑意顿敛,摸了摸唇边胡须。向扬一步步向前走去,朗声道:“本门创立以来,既无门户之名,历代传人也都承袭师命 ,不得开宗立派,收的徒弟,亦是如此。为的就是不让门人恃名横行,远离江湖上的门户之争,这样才能自由任侠,插手天下不平事……”

    向扬说着眼光一转,直逼龙驭清,道:“龙师伯,你是本门尊长,我本来不该犯你。但你投入皇陵派,仗着自身武艺、皇陵派的势力,在 武林中行径嚣张,如今又谋反窜国、扰乱百姓,现下瓦剌军队包围京城,京城百姓性命悬于一线。

    龙驭清,纵使你武功再强,也没有资格与我师父同列,你已称不上我的师伯!“

    龙驭清脸色铁青,缓缓前行,露出一丝阴狠的笑,道:“也就是说,你不当皇陵派的掌门,想放过这称霸武林的机会?”向扬脚步不停, 道:“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两人相距七步之遥,同时停步。

    龙驭清冷冷地道:“你忘了我说的话?你这个师弟……”用手一指文渊,道:“他会毁了你身为师兄的一切,你自救之道,唯有一个!” 向扬双目一闪,悠然笑道:“断断不是你说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龙驭清厉声道:“你身为师兄,甘愿样样及不上自己的师弟?”向扬朝文渊望去,道:“师弟,你说呢?”文渊静静地站着,沉默一阵, 微笑道:“师兄,我比不上你的东西更多。”向扬笑道: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龙驭清怒道:“胡说八道,简直是胡说八道!他得到了师门至宝”文武七弦琴“,你得到什么?”向扬神色冷静,道:“我有师父教给我 的一切。”龙驭清道:“他身边有这么些女人,还有你的师妹在内,你……”向扬道:“我有婉雁。”

    想到赵婉雁,向扬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龙驭清却已杀气腾腾,一掌虚抓,瞬即拍出,喝道:“他练成了师门密传的奇功,你又有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掌暗劲汹涌,一掌既出,势如铺天盖地,威不可当,于隆隆闷声之中,尽封向扬四方退路,疾风冲得他衣带飞扬,处境凶险之极。杨小鹃心头大惊,正要叫出声来,忽见向扬抬起手掌,已然迎击,掌法架势实无华,但是动作挥自如,毫无渣滓,每一个关节转折,全在理所当 然似地,展现了浑然天成的掌势,却又蕴含了深沉无垠的力道。

    双掌一交,无声无息,两股威力互相消融,烟消云散,龙驭清身子微微一抖,左脚根往后退了两寸,脸色剧变,双目瞪得血红。

    向扬缓缓地道:“我有”天雷无妄“!”

    无妄,刚自外来,而为主于内。动而健,刚中而应,大亨以正,天之命也。

    其匪正有眚,不利有攸往。无妄之往,何之矣?天命不佑,行矣哉?

    龙驭清脑中闪过这一段文字。他曾在先师修练“九通雷掌”时的居处,看过书写这些文字的字画,当时他不曾多问,后来才知道,这是易 经之中“无妄卦”的彖传部分。乾上震下组成的“无妄”,也正是九通雷掌的至高境界,“天雷无妄”的象徵,也是龙驭清二十年前梦寐以求 ,却始终未窥奥秘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无妄”的清明心境,是练就“天雷无妄”的基础。向扬克服了“寰宇神通天字诀”和“九通雷掌”的次序颠倒之难,天下雷行,步入此 一境界,单就这两项武功的体悟而言,龙驭清已然瞠乎其后。

    奉天殿中,龙驭清的绝世神功首度受制。他显然未曾受伤,脸上神情却怪异之极,由铁青转为惨白,时而茫然失措,时而咬牙切齿,忽然 抬头狂啸,声嘶力竭地大叫。阵阵嘶吼之声,震得众人耳膜刺痛,皇陵派门人均感惊惶,不知皇上掌门何以如此态若疯狂。

    忽见龙驭清身形一纵,直扑向扬,双掌连环拍击,“雷鼓动山川”出招。向扬沉着应战,缓缓推出一掌,赫然是“雷车奔轨”,以简制繁 ,一举震溃纷乱掌影,功力之精纯雄厚,简直与月余前判若两人。华大声叫道:“向师兄,打得好!”

    龙驭清面无血色,左掌疾拍疾放,“春雷百卉坼”猛招骤施。向扬握掌成拳,左拳猛挥,一股迥异雷掌常理的奇劲随之打出,正是九通雷 掌奇招“冬雷震震”,名出古诗“上邪”,以拳代掌,专破“春雷百卉坼”。拳掌相击,龙驭清竟被震得连退三四步。向扬乘胜追击,疾步抢 上,追击一掌。

    蓦见龙驭清大喝一声,身形飞跃,“夔龙劲”自上而下扑落,恍若暴风压顶,迫得向扬头发张散。向扬止步凝立,纵声长啸,右掌擎天一 拍,众人一见,纷纷惊噫,这一掌竟然便是龙驭清刚刚施展过,一招间击败四名高手的雷掌杀着“雷惊天地龙蛇蛰”!

    这一掌通天彻地,龙驭清“夔龙劲”功力虽强,竟也被向扬硬生生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龙驭清骇然失色,急撤掌力,意欲自保,但为时已晚,“雷惊天地龙蛇蛰”

    的莫大威力,已然袭身。龙驭清身形飞起,震上半空,却见他向后翻一个斗,双掌左右一分,稳稳落地,口吐浊气。

    向扬功力精进若此,竟能匹敌龙驭清,已足令人震惊,但龙驭清在此三下重招失利之余,仍未遭大败,更显得深不可测。小慕容愕然道: “他没受伤?”慕容修眼光锐利得多,道:“卸力卸得快,向扬小子没出全力,只让他受轻伤。”

    文渊振袖挥臂,叫道:“师兄,小心,龙驭清的能耐并非仅止于此!”

    向扬点点头,凝望龙驭清,道:“龙驭清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龙驭清望着向扬,肩头颤动,喉头荷荷几声,缓缓地道:“好一个惊喜……嘿嘿,”天雷无妄“?你这小子练成了”天雷无妄“?这、这 甚至连华玄清,连他都没能练成……”突然他双眼一翻,异光闪烁,神情大显狞恶,笑道:“天雷无妄……那又如何?九通雷掌,那又如何? 朕不知你碰见了什么奇遇,但无论你有何本事,都敌不过我皇陵派的绝学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龙驭清身上龙袍微鼓,似存劲风,脸上笑意渐狂,徐徐显出霸悍之色,掌心由红润转为焦黄,竟似闪动金光。向扬踏前一步,道:“ 这便是你用来逃避失败的皇玺掌?今日我就破尽你的招数,告诉你这二十年来,错在哪里!”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九十四)

    龙驭清狂喝一声,双臂一振,高挺胸膛,一股威猛无俦的真气循绕周身,迫得龙袍飘扬,已然催起“皇玺掌”之中的护体秘诀。

    “皇玺掌”虽称掌法,实则脱胎于皇陵派镇派秘笈“万世皇图”之中,融合内功、拳掌、兵器、轻功等等,包罗万有,为历代皇陵派掌门 珍藏至宝,传闻一旦修练大成,功力堪称天下至尊。龙驭清钻研“万世皇图”二十年,自认尽得其中精奥,只是他纵横武林,光凭九通雷掌, 已然未逢敌手,从未当真施展“皇玺掌”应敌。

    今日向扬以“天雷无妄”破尽龙驭清的九通雷掌,实是龙驭清从所未有的劣势,惊怒之下,终于全力以赴,将毕生功力尽数发挥,气势之 威猛,杀机之凛冽,已是平生之最。

    向扬也知道此战凶险,足以左右在场众人命运,心中绝无丝毫大意,相对于龙驭清的张狂霸气,向扬完全不动声色,舒缓内息,将全身血 气保持在最清明的状态。

    文渊走上几步,凝神感受着奉天殿中的气氛。面对向扬的沉着,文渊不禁由衷赞佩,暗道:“师兄气息内敛,全无一点纷乱……这就是” 天雷无妄“!心境如此,任凭龙驭清功力再强,又岂能奈何师兄?”

    龙驭清厉声狂啸,率先出招,双掌齐推向前,十指暴张,威势强横,犹如千万旌旗之动摇,正是皇玺掌起手式“问鼎天下”。这一招真力 深厚,自不待言,向扬却全无惧色,正面出掌相抗。

    四掌一交,两人各自一震,旋即分开,龙驭清退了一步,向扬却一退再退,踏、踏、踏、踏,共退了四步之多。杨小鹃双掌紧握,急忙叫 道:“向公子!”

    猛听龙驭清又是一啸,黄影急晃,一眨眼便抢至向扬身前,掌影重重叠叠,绵密无匹,招招都是重击,宛如万马践踏,是为皇玺掌第二招 “中原板荡”。向扬全力招架,节节败退,虽然不曾中掌,却也无法还击。

    龙驭清连发六六三十六掌,猛然喝道:“向扬,这一掌为你送终!”双掌一拍,声如磐石撞击,沉郁凝重,右掌骤然切出,左掌于后追叠 ,双掌之力先后震出,真气震荡,威力遽增倍蓰,全然分不出哪一掌威力强些,这一招“楚汉争霸”,已将皇玺掌发挥到了淋漓尽致,霸气尽 现!

    向扬身子微斜,双掌也是先后击出,一快一慢,各逞奇劲,先拨“楚”,再拨“汉”,龙驭清双掌神力,悉数消弭,这一招威势慑人的“ 楚汉争霸”,竟给向扬应手而破。龙驭清神色大震,退开一步,满脸的不可置信,睁目咬牙,手臂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他原拟这一招使足十成功力,一举攻破向扬守势,只要单掌印心,立刻送了向扬性命,哪知这手猛招,竟给向扬轻描淡写地破了。他实在 难以相信,这个后生晚辈练出了如此骇人的造诣,忍不住叫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向扬微微一怔,道:“我是向扬,这还用说么?”龙驭清怒吼:“不,你绝不是向扬!这,这种功夫,练得到这种地步……你是华玄清! ”

    文渊听他如此嘶吼,声音中隐蕴惧意,心中不禁暗叹:“当年龙驭清武功不及师父,对他竟有如此伤害,至今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向扬微微昂首,道:“师父的武功,我至今还追他不上,可是师父已然辞世,我却还活着,长久修练下去,必有出师之日。龙驭清,你多 年苦练,难道还无法胜过我师父当年的功力吗?”

    龙驭清神色大变,脸上筋肉微微抽动,狰狞无比。他奋然暴吼,再次扑上。

    向扬喝道:“容你出了三招,第四招我来回敬!”右掌一收一拍,刹那之间,已然击中龙驭清左胸,犹如晴天霹雳,间不容发。龙驭清完 全不及回禦,已吃重招,身子向后飞出,重重撞上丹墀,喷出大口鲜血。众嫔妃眼见连番恶斗,早就看得心惊胆战,这时龙驭清飞跌过来,纷 纷惊呼逃开,生怕受到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龙驭清身受重创,暴怒欲狂,连声咆哮,一跃而起,向扬已再次攻来,长声清啸,连连出掌,快得彷彿无影无踪,寂然无声,却又掌掌凝 重,力道雄猛,每一掌都蕴含“夔龙劲”九重后劲,搭配“寰宇神通”,更加显得浩瀚玄妙,变化无穷。

    一掌又一掌的追击,恍若霄汉繁星运行,周而复始,既不能抗,复不能止,龙驭清感此压迫,更显狂悍姿态,突然身形急转,乱掌迭出, 龙袍犹如旋风乱舞,掌法虽乱,却是乱中有序,一一截下向扬掌力,无一遗漏,护尽全身,正是皇玺掌中坚守绝招“黄袍加身”。

    “黄袍加身”的奥妙,不仅在双掌守势,而在于施展者本身的护体真气。龙驭清看似无力反击,竭力守禦,实则他早将九成功力运遍经脉 ,用以护身,以掌格挡,似乎是不得不然,其实在他坚厚的护体真气之下,即使再中向扬几掌,也不会身负内伤,反而可以趁机痛击向扬。这 等深谋远虑的准备,才是“黄袍加身”

    的精妙所在。

    此时向扬连连猛攻,龙驭清反而暗喜,心道:“骄兵必败,且让你得意片刻。”

    又挡了十余掌,龙驭清突然露出破绽,不及守住向扬拍向左肩的一掌,给他一掌命中,“黄袍加身”真气运转,顿时化解了八成威力。龙 驭清眼中杀气隐现,掌上猛运真力拍出。

    向扬察觉龙驭清肩上内劲浑厚,已知有异,当即加催功力,“天雷无妄”运于掌心,一举震溃龙驭清“黄袍加身”内气,九通雷掌后劲层 层发出,直震龙驭清体内。

    龙驭清惨叫一声,再次背撞坚石。他万万没想到向扬功力如斯神妙,竟能摧破“黄袍加身”,弄巧成拙,大受重创。龙驭清运劲挣扎,正 要站起,向扬急冲俯身,右掌雷霆似地一闪,劈中龙驭清丹田气海。

    这一掌“天雷无妄”,结结实实地打散了龙驭清全身功力,“皇玺掌”

    的霸道气息,烟消云散,再也无从凝聚。龙驭清双目一瞪,颓然坐倒,一口鲜血洒上了龙袍。

    仅此一掌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向扬收掌凝立,道:“龙驭清,你虽然多行不义,但毕竟曾是本门尊长,我不杀你,你的命运,交给任师叔决定。”

    文渊一听,不禁大喜,叫道:“任师叔,您没事么?”只听任剑清笑道:“傻小子,你当我这么容易就死了?任某还没活够本呢!”他虽 然受到“雷惊天地龙蛇蛰”、“春雷百卉坼”的重击,但毕竟功力深厚,又方当壮年,筋骨壮实,虽是重伤昏厥,却未致死。当龙驭清初使皇 玺掌时,任剑清已然转醒,向扬自也望见,文渊目不见物,全副心思又都放在殿中死斗之上,这才未曾察觉。

    此时任剑清缓缓站起,走到龙驭清身前。龙驭清大败之余,伤势沉重,已然无可抵禦,淒然惨笑几声,叫道:“任剑清,你来得好,这就 一脚踢死我罢。我逼得你二十年来不得安宁,你不杀我,谁还该杀?”

    任剑清垂目而望,看着这个素来霸气凌人的大师兄,长声一叹,道:“大师兄,你逼我二十年,无非为了”十景缎“,可叹你一场苦功, 始终不得成!任剑清是个蠢材兼懒鬼,一辈子比不过你,韩师兄天资纵好,不过剑法独得造诣。华师兄是天纵奇才,当年的”九通雷掌“,也 不能使得比你更好,你不过输他一时,根本无需挂怀!”

    龙驭清听了,哈哈乾笑,道:“天纵奇才,天纵奇才。”抬起头来,道:“嘿嘿,华……华师弟呀,你这两个徒弟,难道也是天纵奇才? ”天雷无妄“,”广陵止息“呀!”

    文渊吃了一惊,道:“你……你知道”广陵止息“?”龙驭清道:“我是本门大师兄,本门之秘,我岂不知?”又是几声乾笑,道:“” 十景缎“

    的秘密,我也知道。这是我胜过华师弟唯一的机会,我怎能轻言放过?嘿嘿,嘿嘿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“龙驭清说着,咳出几口污血,气力 已衰弱之极。

    向扬看了文渊一眼,又望向龙驭清,道:“”天雷无妄“的道理,你应该也知道,可惜你练不成,只好走上偏锋,用皇玺掌的霸道法门驱 使九通雷掌。”霸道“和”无妄“,正是两个极端,你今日有此一败,应该无话可说罢?”

    龙驭清突然目光闪闪,看着这个险些步他后尘的小辈,微微点头,道:“你练成天雷无妄,足见心境之坚,远胜于我。我始终在意成就胜 我的华师弟,你这一辈子,当是无此忧虑了。”

    忽听一个清逸的声音说道:“大师兄,从今以后,你也无需忧虑了。难道你直至此时,还欲苟活?”

    龙驭清脸色剧变,嘶哑着嗓子叫道:“韩虚清!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文渊、向扬、任剑清俱感一阵微风拂身,一个身影飞掠而过,左手抓住龙驭清后颈,身形一纵,立于丹墀,但见来人长鬚飘动 ,面目清雅,腰佩太乙剑,果然是韩虚清亲自到了。

    任剑清喝道:“韩师兄,你做什么?”韩虚清睨视龙驭清,道:“龙驭清作乱谋反,罪大当诛,加上反叛师门的恶行,早已不容于人世。 ”说着手按剑柄,作势欲拔。

    龙驭清只是被他抓住后颈,却是神情痛苦,瞠目结舌,口中啊啊哑呼,竟似大受苦刑一般,片刻之间,已是声息全无。韩虚清淡淡一笑, 拔出太乙剑来,一剑朝他颈中划去。

    这个曾叱吒武林,统领皇陵派兴风作浪,甚至一度穿上龙袍的不世高手龙驭清,就在这奉天殿中,死于师门传承的太乙剑之下,满心的皇 图霸业,就此灰飞烟灭。太乙剑清光如水的剑刃,此时沾着一片殷红,血腥味竟浓烈得化不开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九十五)

    龙驭清既死,皇陵派大势已去,社稷之乱有惊无险。明朝兵马在于谦领军之下,攻守有度,亦已击退也先大军,得保京城无虞,内外无忧 。

    景泰皇帝得任剑清等人保护,藏匿于宫中秘处,此时叛乱已平,景泰重登龙椅,又闻城外捷报,喜不自胜,欲论功行赏,但韩虚清、任剑 清、向扬、文渊等人早已悄离皇宫,不留踪迹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返回白府,云霄派诸女大多负伤,呼延凤、秦盼影两人身中龙驭清“雷惊天地龙蛇蛰”猛招,内伤不轻,和穆言鼎等人分别安歇 养伤。任剑清、慕容修、文渊等人虽也伤得不轻,但是各负出奇修为,尚可行动,回到白府,先不修养,会同其余诸人来到大厅,白嵩吩咐下 人,先将韩熙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韩虚清见到儿子韩熙,脸色铁青,哼了一声。韩熙在文渊手下负伤,此时双手反捆,看着父亲,紧闭嘴唇,眼光却朝华瑄望去。

    韩虚清喝道:“逆子!渊儿是你的师弟,你竟如此心狠手辣,致使渊儿双目残废。枉我多年教导,想不到教出你这等歹毒之辈!”右手一 拔,太乙剑出鞘,指向韩熙。

    任剑清伸手横拦,道:“且慢!韩师兄,你今日杀了大师兄,虽是清理门户,名正言顺,但毕竟属同门相残。若又杀独子,恐怕为天下人 所讥,今日你不该再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凝望着他,长声一叹,道:“华师弟的弟子,因我教子无方,终身伤残,我如何对得起华师弟?任师弟,你让开!无论如何,不能 留此畜生苟活。”

    韩熙突然目绽异光,厉声大叫:“老贼,你好狠毒!你误我一生,如今还要杀我!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