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8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这船虽小,但行得甚快,也尚称平稳。当晚慕容修独自一房,小慕容在另一舱房铺好了被子,拉着华瑄的手,便要同铺而眠。两女感情融 洽,同床共枕也早已习以为常,可是今晚华瑄躺在小慕容身旁,却突然觉得不太自在,一躺下去,又坐了起来,不久又躺下去,继而又坐起来 ,反反覆覆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小慕容甚感奇怪,也坐了起来,道:“妹子,怎么啦?”华瑄双腮微红,说道:“我……我觉得怪怪的,不知道怎么搞得,有点……不太 安心,”

    小慕容奇道:“不安心?”想了一想,忽然抿嘴一笑,搂着她的腰,柔声笑道:“妹子,你该不会……白天里看得害羞,怕我也来偷袭你?”华瑄粉脸羞红,低声道:“不是啦,我……我也说不上来,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慕容听得摸不着头脑,眼珠一转,笑道:“算啦,别想太多,睡上一觉,什么事都没有啦。”拉着华瑄躺了下来,笑道:“你要是一直 这样又躺又坐,我可睡不着啦。”华瑄嫣然微笑,道:“好啦,我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少女相对阖眼,听着海风吹响,慢慢地,小慕容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华瑄虽然躺下,却一直放不下心,就是不知道到底哪儿不对劲。她昏昏沉沉地躺着,翻来覆去,辗转难眠。她困倦地翻了个身,忽然奇怪 :“慕容姐姐不是睡在旁边吗?怎么……怎么不在了?”

    她坐起身来,不见小慕容身影,床铺边旁边却蹲了一个人影。华瑄吓了一跳,连忙跳了起来,惊叫道:“是谁?”那人道:“是我!”华 瑄这才看清,原来是慕容修,吁了口气,道:“是你啊。嗯,慕容姐姐怎么不在?”

    慕容修道:“没什么,我让她先在我房里睡一会儿,免得坏了我的事。”华瑄不明所以,道:“什……什么事?”慕容修冷笑一声,缓缓 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慕容修笑得颇为诡异,华瑄忽然感到一丝不安,退了几步。慕容修冷笑道:“小丫头,过来。”华瑄急忙摇头,低声说道:“不…… 不要。”

    声音竟不自禁地发颤。慕容修眉头一扬,道:“不听话的小妮子!”身影一晃,飞快掠至华瑄面前,出手抓向华瑄肩头。

    华瑄举手一格,两人招数一交,一股劲力震得她通臂酸软。慕容修面露狞笑,手掌疾翻,已握住她的手腕,道:“招数不错,内功嘛,可 还嫩得很!”华瑄又惊又怕,叫道: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慕容修面色阴沉,笑道:“你这小丫头,实在太不会保护自己,本大爷要来调教调 教。”左手探出,抓住了华瑄的右肩,这次华瑄连抵挡都来不及,就被制住。慕容修手上一施力,只听“喀勒、喀勒”几声响起。

    华瑄被他捏得肩骨疼痛不堪,几乎要掉出眼泪来,哀声叫道:“啊、啊啊!”

    慕容修面浮冷笑,微微凑近前去,道:“怎么不运内力抵挡?”华瑄呜咽道:“我……我使不出力来。”慕容修嘿嘿一笑,道:“当然, 因为我已经封了你的穴道。”说着放开了华瑄。 华瑄失了扶持,立时站不住脚,双膝一软,跪坐在地,口中轻声喘气。

    慕容修走到她身后,蹲下身子,伸手摸着她纤细的脖子,冷笑道:“小丫头,觉得如何?”华瑄穴道受制,全身无力,双瞳含泪,呜呜咽 咽地道:“你到底想怎样啦!”

    慕容修随意拨了拨她的头发,若无其事地道:“假如我继续欺负你,你打算怎么办?”华瑄身子一颤,哭道:“我……我要跟文师兄说, 跟慕容姐姐说,再也不要理你了!”

    慕容修嘿嘿几声乾笑,道:“小丫头就是小丫头。”双手从她背后绕到前头,抓住了她小小的乳房。华瑄又羞又惊,叫道:“你……不、 不要!”

    她本来只觉得慕容修忽然动粗,实在太不讲理,突然被他侵犯重要部位,这才当真惊慌失措起来。她摆动身体,想要挣脱,但是内力施展 不出,又如何能挣开慕容修双臂?

    慕容修手上使劲捏了捏,笑道:“嗯,小小的,软软的,果然还是小丫头,身体还嫩得很。嘿嘿,嘿嘿!”低下头去,在她脖子上舔了一 下。

    华瑄心中大羞,哀叫道:“不……放开我!怎么……怎么……你不能这样啊!”

    慕容修冷笑道:“为什么不行?你叫我家小妹”姐姐“,可又不是亲姐妹,自然也不是我妹子,我既然想玩你,哪有你反对的余地?”说 话之时,极尽所能地玩弄着她的乳房,丝毫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华瑄心中凉了半截,勉强回头,见到慕容修脸上几近残酷的笑容,更是害怕,颤声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你、你不是一直…… 一直帮着文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修“哼”地冷笑一声,道:“是啊,现在我也帮他玩玩他的女人。”说着“嘶”地一声,猛力撕裂了华瑄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衣裳碎裂,华瑄惊声尖叫,泪水终于夺眶而出,羞愤地哭了起来:“呜呜……不要、不要!”

    慕容修嘿嘿而笑,隔着她身上一件绣红肚兜,抚摸她的胸脯,慢慢向下摸到她柔软的小腹,手指停在她腰带上,左右划动,低声说道:“ 这下面湿了没?”

    华瑄已然羞红满面,用力摇头。慕容修冷笑一声,道:“撒谎!”

    手指左划到右,右划到左,隔着腰带进行挑逗,慢慢接近股间。

    华瑄微微颤抖,哭道:“不要,不要!你……你为什么要这样?我……我又没得罪你啊……”慕容修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以前也没想过我 会这么做,是不是?嘿嘿,你觉得我常常帮文渊那小子,不会把你怎么样,是不是?

    你跟我家小妹好了,我就不会动你,是不是?小丫头,你太天真了!我早就想干死你,你知不知道?“说着猛然一推,令华瑄趴在地上, 抓着她的腰带,向下一扒,扯下了她的裤子,直至膝弯。

    他不顾华瑄的惊叫,摸了摸她白嫩的屁股,接着拈指一拉,弄断了肚兜系在腰后和颈后的丝绳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……不可以!”华瑄惊惶地蜷曲身子,不让肚兜离她而去。

    这肚兜是她身上仅剩的衣物,要是给慕容修剥掉,那就真的身无片缕了。

    不过抵抗显然没有太大的效果。在慕容修的冷笑声中,华瑄的两条腿被用力分开,起初还不算太湿的私处,已被慕容修刺,狠狠插入了娇小的秘洞。

    “啊──!”华瑄淒厉地哭叫出来,一股难以形容的痛楚似要撕裂全身。这一刹那间,她似乎堕入了阴暗无穷的地狱,悔恨和痛苦淹没了 全身。那可怕的肉棒贯穿了她的胴体,夺走了她的贞操,粉碎了她天真的思想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啊、啊、呜啊!”小船上悲鸣回荡,伴随着阵阵狂笑。华瑄的泪水绝堤而出,死命地哭叫着。慕容修抓着她的腰,前后摆荡,肆无忌惮地冲击,灼热的阳具在她的娇躯中暴虐地窜动,爱液四下飞溅,便如她的泪珠一般。华瑄痛苦地哀鸣,奋力想推开慕容修的身体,但是 徒劳无功。她垂着头啜泣,放声哭喊着:“好痛……啊啊、不要!呜、呜救我……文师兄……慕容……姐姐……谁……谁来……救、我……啊 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谁来救她,而她的痛苦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她无助地哭着,眼睁睁地看着那根肉棒在稀疏的阴毛之间抽插进出,响着淫靡的声音,侵占自己的身体。慕容修推倒她的身体,发狂似地 奸淫着,犹如一头狰狞的野兽,贪婪地享受活色生香的猎物。

    她含泪哀鸣,任由慕容修侵犯,没有一丝抵抗。随着阳具一次次深入,华瑄感到身体已开始堕落了,下体不受自己的控制,紧紧夹住了粗 大的肉棒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啊……”华瑄的身体紧张,见她终于张开眼睛,吁了口气,道:“你可醒!做恶梦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华瑄呆了半晌,语调有点蠢蠢地吐出一个字:“梦?”低头一看,见到自己身上衣衫完整,股间亦无痛楚,怔怔地望着小慕容,脱口叫道 :“大慕容呢?”

    小慕容道:“大哥?他在睡觉啊。妹子,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华瑄愣愣地看着小慕容,眉头慢慢皱起,忽然哇地一声,扑在她怀里嚎啕大哭,叫道:“慕容姐姐,慕容姐姐!”小慕容吓了一大跳,连 忙拍着她的肩膀,轻声道:“好妹子,别哭,别哭,怎……怎么啦?做什么梦,吓着了么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舱门打开,慕容修走了进来,喃喃骂道:“三更半夜的,两个丫头吵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华瑄一见慕容修,大声惊叫起来,抓起枕头朝他丢去,叫道:“你……走开,不要过来!”慕容修挥手拍开,紧接着华瑄又把小慕容的枕 头掷来。

    慕容修伸手接过,骂道:“小丫头,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华瑄呼呼喘气,微一定神,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这才想起,自己是做了一场恶梦,不禁满脸通红,低声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 刚才做恶梦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修皱起眉头,骂道:“做恶梦就做恶梦,关我什么事,要拿枕头丢我?

    难道梦见本大爷玩了你不成?“

    “啊──!”华瑄一听,又大叫起来,棉被、铺盖、包袱都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容修一一闪过,骂道:“喂,喂!臭丫头,你别太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小慕容急忙将兄长推出房去,挥挥手,道:“我来,我来!”关上了门,回到气急败坏的华瑄身边,柔声道:“妹子,你到底做什么梦啦?”华瑄坐在地上,不住喘气,大闹一番后,总算是完全清醒了,放下了手里还没丢出的一只绣花鞋,脸色泛红,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 的,可是,我真的吓死了……”小慕容道:“是什么梦嘛?”华瑄红着脸摇摇头,却不肯说,心里只想:“为什么……会做这种梦?”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五十五)

    小慕容不住催问,华瑄依然不肯说出梦境。过了好一阵,小慕容问得口乾舌燥,也自累了,打了几个呵欠,摇摇手,道:“算了,不说就 不说。妹子,睡觉吧,我……我可睏了。”又拉着华瑄躺下。没过多久,小慕容又已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次晨一早,小慕容迷迷糊糊地醒来,伸了个懒腰,揉揉眼,见华瑄怔怔地坐在身旁,笑道:“妹子,早啊。”华瑄脸上满是倦意,点了点 头,细声说道:“早……早。”一边说一边点头,几乎快要睡着一般。

    小慕容看着好笑,慢慢凑近她耳边,突然大叫一声:“哇!”

    “啊、啊!”华瑄吃惊不小,一下子跳开几尺,眨了眨眼,喘了口气,嗔道:“慕容姐姐,大清早的不要吓人嘛!”小慕容笑道:“我看 你半睡不醒的,让你清醒一下嘛。昨晚没睡好?”华瑄点点头,道:“做恶梦醒来后,一直没睡着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又伸了伸懒腰,笑道:“做个梦而已,吓得这么厉害啊?”华瑄无奈地耸耸肩,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真的怕啊。从小到大,我做了 什么梦,常常会发生些事情,跟梦里有些相关的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喔,比如呢?”

    华瑄想了想,道:“比如……比如……对了,我十岁……呃……还是十一岁的时候,我梦到文师兄送我一个绣花荷包。”小慕容道:“嗯 ?”华瑄道:“然后过了几天,向师兄去镇上回来,就买了一个绣花荷包给我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荷包是有了,人却不对了啊。”华瑄道:“ 可是跟梦里也很像了嘛。”小慕容换着衣服,笑道:“嗯,还有吗?”

    华瑄斜着头,认真地想了又想,道:“有啊,还有一次,我梦见……要洗澡的时候,脱了衣服,却发现裙子上有好多血,我吓得大哭大叫 ,就醒了。”这次小慕容回过头来望着她,道:“流血?那……后来发生了什么事?”华瑄脸蛋微泛羞红,低声道:“然后……然后……过几 天,我就来月事了,那是第一次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、嗯、哼、哼!”小慕容低着头,肩膀一颤一颤,没笑得很大声,不过还是抿着嘴偷笑。华瑄急道:“你……你笑什么啦!”小慕容笑道:“没事、没事!”清了清喉咙,笑道:“妹子,你的梦都是小事嘛。”华瑄噘起嘴,道:“谁说的!还……还有一次……”小慕容笑道 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华瑄忽现娇羞之态,低下了头,悄声道:“我……我们跟文师兄在杭州的时候,我不是也做了个梦?我……我梦到跟文师兄,他……他… …”

    这话也勾起了小慕容的回忆,一想之下,不觉也害羞起来,“嗯、嗯”

    支吾两下,轻声道:“然后,你……你就跟他……这样、那样……”左手握着右手食指,进进出出了一下,脸蛋儿红了。华瑄羞涩地笑了 一下,轻声道:“可是,慕容姐姐,你抢在我前面耶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啊唷,我可没有你跟他那么好啊,第一次就能进……进去……嗯…… ”说到一半,自觉不好意思,半途便即打住,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华瑄也笑了笑,换着衣服,心里却终究有些不安:“虽然是做梦,但是……梦里好像有什么事,是我一直担心的。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凡是做梦,初醒时大多记忆清晰,但通常不过片刻,便会忘记许多细节,只记得个大概。梦之一物,古今难解,华瑄虽然疑惑,也无法有 所解释,再想一想,梦中男人的面貌似乎也模糊了,好像根本不是慕容修。继续想下去,对梦境却是越忘越多了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物,想的正出神时,忽听慕容修大声叫道:“两个丫头,快快出来!”

    小慕容和华瑄互望一眼,走出舱外,只见慕容修正站在船头。小慕容道:“大哥,怎么啦?”慕容修手指东方,冷冷地道:“到了!”

    两女朝东远眺,数里之外可见得一座海岛,林木稀疏,多是奇形怪状的低矮石峰,唯有中央立着一座高峰,近峰顶处有一赤红圆石,阳光 下隐泛火红色泽,“红石岛”之名,果是其来有自。

    再驶近里许,便见岛边停泊了几艘大船。慕容修嘿地一笑,一一指着众船,道:“今个儿八月十五中秋夜,本大爷可要大开杀戒,把这些 王八蛋杀个屁滚尿流。”小慕容皱眉道:“不好!已经有人先来,我们可不容易混上岛去了。”慕容修双眼一翻,道:“那有什么?不必偷偷 摸摸的上岛,咱们就这么上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道:“大哥,你有帖子,又是男人,当然通行无阻啦,可我跟华家妹子怎么办?”慕容修一瞪眼,道:“我怎么知道?你自己想个 方法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沉吟半晌,喃喃地自言自语:“不知道文渊他来了没?我们是来救人的,在找到紫缘姐前,可不能败露意图……到了晚上,岛上就会是一堆色魔,那可麻烦……”“想了片刻,忽然朝华瑄道:”妹子,我有个法子,可以让我们平安上岛,只是可能得牺牲一下,你肯不肯? “华瑄道:”什么法子?“

    小慕容眼珠转了转,笑道:“其实容易得很,我们装成大哥带上岛去的礼物,那不就能名正言顺的赴夺香宴了么?”

    华瑄一听,立时慌张起来,急道:“这……这太危险了啦!万一、万一那些人真要动手动脚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慕容向慕容修道:“大哥,你说呢?要是你保护不了我们,我们换个法子也成。”慕容修哼了一声,道:“死丫头,你把你大哥看扁了 ?我大慕容保护不了两个小丫头?不必多说,就是这么办!”

    小慕容嫣然一笑,娇声道:“大哥,这回你亲妹子成了夺香宴的礼物,你可得多多留神啦!万一我们时运不济,真被人给夺了……”不等 小慕容说完,慕容修已破口骂道:“呸呸呸,胡说八道!”小慕容嘻嘻一笑,转头见到华瑄神情紧张,当下拉着她的手,笑道:“妹子,你也 不必慌,我们再换件好看的衣裳,把那些色鬼、淫棍、採花贼,全部迷得目瞪口呆,连要抓我们都忘了,那就成啦!”

    华瑄满脸通红,虽感忐忑,却也别无他法,被小慕容拖进舱里更衣去了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中秋佳节,本当是阖家团圆之日。然而在这红石岛上,却正要开始荒淫邪恶的飨宴。夜幕渐垂,明月露面,岛边停泊的船只越 聚越多,都是来赴夺香宴的宾客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