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7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秦盼影神色难堪,轻轻对文渊道:“文公子,当真抱歉,师姐她……她很不好相处,你别在意,她不会当真袖手不管的。”文渊也颇觉尴 尬,心道:“看来呼延姑娘对我,简直比对这些敌人还要痛恨,那是怎么回事?这可太古怪了。”

    只听秦盼影又道:“文公子,你怎么会来这儿?”文渊道:“在下是追那云非常来的,这人的同伙捉了在下的……一位知己。”说到这儿 ,忽然想起一事,道:“对了,贵派是否有一位白月翎白姑娘?”秦盼影脸上闪过一丝黯然,点点头,道:“是。文公子从何得知?”她知道 文渊对云霄派的人物全然不知,连金翼凤凰、九头鸟、西天孔雀等东西两宗的高手也不知道,更别说武功未臻佳妙的百灵鸟白月翎了。

    文渊取出那份礼单,道:“这上面写有贵派白姑娘的名字。”秦盼影见了那礼单,脸色一变,道:“夺香宴的礼单?”左手紧按心口,身 子微震,又道:“文公子,能让我看看么?”说到这句话时,声音已稍稍发颤,又咳嗽了几声。文渊道:“自然可以。”将那礼单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盼影一张张翻过礼单,柳氏姐妹凑到秦盼影身旁,跟着翻看,三女神情都充满紧张不安。待得翻到书写“云霄派西宗百灵鸟白月翎”的 那一张时,秦盼影仔细观看一阵,忽然像是松了口气,轻轻呼了一声,低声道:“还好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文渊不解其意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秦盼影指着那礼单,道:“你看,白师妹的名字上头,并没有点上红点。”文渊仍是不明白,心道 :“有没有红点,却又如何?”

    秦盼影见他面有惑色,知道他对夺香宴所知有限,当即说道:“这是”四非人“的夺香宴礼单,上面所写,都是被他们掳去的女子,要在 宴会上……那个……供在场者取乐的。这云非常在四非人中排行第二,最是贪淫好色,有时候他等不到赴宴之期,自己先侵犯了捉来的姑娘, 便会在名字上点上红点,让别人知道,这个姑娘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她自觉难以启齿,索性跳过,道:“白师妹的名字上并没有红点,这就表 示还来得及救她。”

    文渊登时明了,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心念一动,接过礼单,翻到了最后一张,只见那纸笺上,除了“紫缘”二字,再无其他痕迹。他一直 担心紫缘已经被云非常这淫邪魔头染指,这时见紫缘名字上亦无红点,心中大喜,本来如负千斤的心头登时一阵轻松,精神大振,心道:“紫缘也还安好,她没事!”

    秦盼影见他忽然神采焕发,一望纸笺,微笑道:“文公子,这位紫缘姑娘,便是你的心上人了?”文渊双颊微热,笑了一笑,心想这事也 无须否认,点头道:“我得将她救出来才行。秦姑娘,你可知这礼单上的姑娘都在哪儿?”

    秦盼影皱眉道:“这就为难了。我只知八月十五之前,四非人掳掠的女子都由头领寇非天拘禁着,但是在什么地方,就不得而知了……” 说到此时,秦盼影以手捂口,又咳嗽了起来,一咳之下,突然身子一震,手放下来时,白如美玉的掌心沾了一片殷红的鲜血。柳涵碧、柳蕴青 同时惊叫道:“啊呀!”

    呼延凤跟那银衣少女听到秦盼影咳血声音,一齐奔来。呼延凤神色惊惶,扶住秦盼影,连声道:“怎样了?你……你觉得怎样?”秦盼影 摇了摇头,强笑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呼延凤急道:“说这什么话?早知你受伤这么重,我也不跟你呕气了。你……你这么逞强,不是跟 自己过不去吗?快,你快坐下,我帮你疗伤。”说着便扶秦盼影坐在地上,关切之情,溢于言表。文渊心道:“同门师姐妹,情谊果然不同, 呼延姑娘平素虽然冷淡,毕竟心肠甚热。”

    秦盼影又摇摇头,道:“不,师姐,敌人厉害,你得留着内力,我休息一会儿就好。要是你为我耗了内力,怎么敌得过云非常?要是你输 了,我们西宗的姐妹都要给捉去了,白师妹救不回来,东宗程太昊那伙叛徒也要得逞了,那……那怎么可以?”说话之时,又剧烈咳嗽了几下 。

    文渊既知紫缘眼下尚且平安,担忧之情稍减,心想眼前要紧之事,倒是该如何助云霄派众女脱此困境。他左思右想,心道:“敌我人数相 若,可是呼延姑娘似已久战,未必支持得了多久,我最多也只能与云非常为敌,若是那卓善、狄九苍前来夹攻,只怕也抵挡不住。秦姑娘又身 负内伤。有什么法子,能让这些姑娘先离开此处,慢慢对付这些厉害对头?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文渊突然想到一处,叫道:“有了!”柳蕴青奇道:“有什么啦?”

    文渊道:“你们可知道,这附近有座赵州桥?”柳蕴青道:“不知道,在哪儿?”

    柳涵碧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那银衣少女却道: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文渊喜道:“那就成了!”突然想起不知这少女姓名,当即问道:“姑娘芳名,如何称呼?”那银衣少女浅浅一笑,道:“我叫苗琼音。你叫文渊对不对?她们跟我说过了。”柳涵碧嘴巴不肯休息,在一旁说道:“她的外号,叫做”银羽迦陵“。”文渊微微一笑,道:“这外号 甚是贴切,苗姑娘说话声音确然好听,只是迦陵鸟的声音,谁也没有听过,或许苗姑娘早已胜过迦陵鸟了。”

    苗琼音“啊”地轻轻呼了一声,手指抿唇,粉嫩的脸颊上浮出了淡淡的嫣红,微笑道:“谢谢。你……你要说什么,赶快说,呼延师姐会 生气的。”虽在强敌环伺的凶险之下,这少女的话语声依然平和可喜,如花叶露珠落入小水池中,应声而起涟漪,令人说不出的通体舒泰。

    文渊朝呼延凤望了一眼,见她只是照料着秦盼影的伤势,似乎没听自己在说什么,也不在意,便道:“我有一个师兄,现下可能在赵州桥 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三十五)

    向扬听文渊述说至此,心下已经了然,道:“那些云霄派的姑娘,是你要她们往这儿来的?”文渊道:“是。我一人之力,没法子挡住云 非常那些人的追击,倘若师兄你不在这儿,云霄派的诸位姑娘们还是逃得掉的,我可就成了替死鬼了。”

    向扬道:“嗯,你替那些姑娘们断后,让她们有机会逃往这里来,虽然危险,不过以你的功夫,但求自保,也不为难。可是追来的只有那云老儿跟几个寻常角色,那什么卓善、狄九苍都没有跟来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文渊道:“这两人似乎与云非常不合,云非常要他们追上来,他们却置之不理。好在如此,否则我也未必能撑到这里。”向扬嗯了一声, 道:“现在你打算如何?”文渊道:“我得先去和那些姑娘们会合。那”夺香宴“在八月十五中秋举行,离今尚有十余日。假如这段日子里, 我仍然找不到师妹她们,我便要去那夺香宴。”

    向扬一听,便知其意,道:“你担心师妹、慕容姑娘也被捉住,是么?”文渊道:“参加夺香宴的,并不只四非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向扬神色肃然,道:“师弟,这云非常武功已然如此了得,那寇非天想必更加厉害,如你所说,更可能另有其他邪门外道的高手。你我对 这”夺香宴“,都不甚清楚,你这一去,大是凶险。”文渊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只要能救出紫缘她们,就算龙潭虎穴,也得闯它一闯 。师兄,你不必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骆金铃在桥后听得明白,心中筹算:“那文渊要去夺香宴?这倒是一个杀死他的好机会。只要能引得三个主人中随意一个与他相斗,谅这 文渊也敌他不过,必死无疑。只是如此一来,我也得想法子前去赴宴,该当如何设计才是?”

    向扬知道文渊貌似和顺,心志却十分刚强,朝骆金铃藏匿的桥后望了一望,心道:“要师弟不冒这个险,只怕是不可能了。我现下得照顾 那位姑娘,也必须等婉雁来到,是不能跟师弟同去了。可是师弟的武功虽然突飞猛进,却仍不够纯熟……”心中思虑一阵,道:“师弟,你跟 云霄派的姑娘们在哪儿会合?”文渊道:“就在前面十里处的小镇外。”向扬沉吟道:“是么?”想了一想,道:“好,你先过去,我随后便 到。那位姑娘不愿与他人见面,我带着她,不能与你并行。待会儿我带她安顿在那附近,便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文渊微微一怔,道:“师兄,你也要同去夺香宴?”向扬道:“不,我先去看看这云霄派的姑娘们武功到底如何,是否不会拖累你,便要 回来。没有等到婉雁之前,我决不会轻言久离这里。现下是深夜,婉雁也不会这时候来。”文渊点头道:“是。”心中暗暗感面,对 向扬更没半句见面客套。

    秦盼影听呼延凤这么说,连忙站了起来,道:“师姐,你怎么这样说?”呼延凤怒道:“怎么?你真要这两人跟我们同行,一起上夺香宴 救人?”

    秦盼影柔声道:“师姐,你先别生气,听我说……”却见金光一闪,呼延凤一抖斗篷,怒声道:“不听,不听!你当他们是好人,就带他 们去好了!他们去,我就不去!”身形一纵,披着金光远远奔去。

    苗琼音吐了吐舌头,笑道:“秦师姐,她还是生气啦!”秦盼影急道:“你既然知道,就快去追啊,我……我现在这样追得了么?”苗琼 音微笑道:“是,要我去唱首曲儿给她听,是吧?”脚下轻点,黑夜中如同一道银色流星,追呼延凤去了。秦盼影叹道:“什么时候了,师姐 还要闹脾气!”

    向扬一来便被呼延凤没来由地发了一顿火,心想:“看来文师弟所言不虚。这呼延凤如此个性,如何能担当掌门?师弟要是与她们同行, 只怕路上要闹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静了一阵,但听秦盼影道:“向公子,你也打算赴夺香宴么?”向扬道:“未必。这位是秦姑娘罢?贵派有哪一位对夺香宴所知较多,我 想请教一下,在下孤陋寡闻,对这夺香宴所知极是有限。”

    秦盼影道:“夺香宴是……”才要开始述说,忽见银光闪动,苗琼音一闪而至,又已回来,叫道:“秦师姐,秦师姐!”秦盼影皱眉道: “怎么啦?”苗琼音一摊手,道:“呼延师姐不肯理我,她要你去找她。”秦盼影道:“你没唱歌么?”苗琼音叹道:“我试过啦,可是我一 唱歌,她就用斗篷打我。那里面有金翅刀啊,我哪敢唱下去?”

    秦盼影一顿足,叹道:“算了,算了,我过去看看。”对着向扬、文渊两人道:“抱歉之至,请两位在这儿等一等。”紫影轻飘,如风送 霞雾般离去。

    向扬和文渊相对苦笑,心中唯有无可奈何的份。向扬心道:“该先安置那位姑娘。”一瞥眼间,见到许多云霄派女弟子披着各式斗篷,灵 光一闪,走到骆金铃,道:“姑娘,你若是不想让人见到面貌,何不向这些姑娘借斗篷掩蔽?”骆金铃一想,也觉不错,当下向身旁一名女子 商借斗篷,一披上身,将布帽拉低,外人便瞧不清面目。

    那边柳氏姐妹跑到文渊身边,柳涵碧道:“我们跟去看看。”文渊道:“看什么?”柳蕴青笑道:“去看呼延师姐跟秦师姐啊,你不想看 吗?”文渊一怔,说道:“有什么好看的?秦姑娘去劝呼延姑娘,我若前去,岂不是火上加油?”

    柳涵碧、柳蕴青一齐大摇其头。柳涵碧道:“我们偷偷的去看,别让师姐发现。”柳蕴青道:“她们才不会只说话呢。去嘛,去嘛!我们 还有事要在那里才能问你呢,你去不去嘛?”文渊好奇心起,道:“有什么事要问?”柳涵碧微笑道:“去看了就知道。”两姐妹分别牵着文 渊的手,半拉半扯地要文渊走。苗琼音抿嘴而笑,脸蛋微红,道:“文公子,要是给呼延师姐发现了,你得快逃喔。”

    文渊见两姐妹兴高采烈,不便拂逆其意,只得道:“好罢,好罢!别拉着我,我去看看就是了。”柳氏姐妹大喜,齐道:“这就走!”三 人两前一后,步伐如飞,随着秦盼影去路而奔。

    里许之外,是个小树林,隐隐听到说话声传来。文渊心道:“虽然只这么近,但苗姑娘身法也真快。”

    柳氏姐妹纵跃上树,只听柳涵碧轻声道:“从树上看,要小心点喔。”

    文渊跟着踏枝上树,枝叶之中,可见不远处的树下立着两女,呼延凤双手叉胸,头偏向一边,秦盼影站在她身前,神情甚是难过。

    只听秦盼影轻声道:“师姐!”呼延凤轻咬下唇,并不说话,头偏得更开。

    秦盼影低声道:“师姐,你别生气嘛。”呼延凤转过身子,怒气沖沖地道:“我……我怎么不气?你对他说话这样好做什么?我要杀他, 你反而还维护他。

    你说,我们出那一招“鸾翔凤集”时,你有没有手下留情?涵碧、蕴青那两个丫头帮着他逃走,是不是你挡着我?刚才他提议往这儿走, 以摆脱那些贼人,你又第一个赞成。你……你这还不是向着他?“

    秦盼影面有难色,低声道:“可是……我是想,文公子也没有做错什么,我们就这样下杀手,未免太过分了。师姐,我信得过文公子不是 恶人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我并没有对他生情啊。”

    呼延凤轻轻哼了一声,仍是背对秦盼影,低头向地,脸上神情却已不如先前气愤。

    秦盼影盈盈上前,轻轻伏在呼延凤背上,低声道:“师姐,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,你……你一定要信我,我真的……真的没有……不要… …不要这样不肯看我……”她越说声音越低,身子轻轻一颤,两行晶莹的泪水自双颊滑落,沾湿了呼延凤的斗篷背后。

    呼延凤听得呜咽之声,脸色登时松了,缓缓闭上眼睛,露出不忍之色,轻声道: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秦盼影仰起头来,脸上现出喜悦之情,颤声道:“师姐,你……你不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呼延凤右臂一扬,金色斗篷展了开来,转回身子,呼地一声,斗篷将秦盼影的身子卷入,紧紧靠在呼延凤身前。呼延凤抚摸着她的长发, 轻声道:“不生气啦。师妹,对不起,我……我总是这样,又惹你伤心了。”秦盼影摇摇头,柔声道:“没关系,师姐,你肯相信我,那就好 了……我……我会跟文公子离远一点的。”呼延凤将她又搂紧了些,微笑道:“好师妹!”秦盼影双颊微红,轻声道:“师姐……”睫毛轻轻 合拢,闭上了双眼。忽然之间,四片朱唇互相对印,两女拥吻在一起,斗篷上金光晃动,看的出两女的手臂正在其下来回动作着。

    文渊藏身树上,乍见此景,当真大吃一惊,还道自己看花了眼,搓了搓眼,再一看,呼延凤和秦盼影确是紧紧相拥,缠绵热吻,脸上神态 ,尽是浓情密意。

    他心头惊异,暗道:“呼延姑娘跟秦姑娘,怎么……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初时听着两女对话,似乎呼延凤认为秦盼影对自己有意,极为不满,而秦盼影极言解释。这些话他本来听的一头雾水,这时见到两女相 吻,亲暱无比,震惊之余,心中种种疑团却也随之尽解:呼延凤对自己的敌意,原来是出于对秦盼影的醋意。而她与秦盼影,竟是这种不伦之 恋的关系。

    文渊呆了一呆,望向身旁的柳氏姐妹,只见柳涵碧、柳蕴青都目不转睛地望着呼延凤和秦盼影,呼吸微微加促,心中一惊,低声道:“别 看了,我们走罢。”

    两姐妹却回头凝望着他,同时摇头。柳涵碧轻声说道:“我们就是要你看这个啊。”

    柳蕴青也低声道:“是啊是啊,我们要问你的的问题,就是等会儿的事,怎么能走?”

    文渊脑中乱成一团,随口问道:“到底要问什么?”柳涵碧朝树下一指,轻声道:“你继续看啊。”

    却见两女已经不再相吻,金色斗篷之下,两女脚边,却多了一团紫布。

    秦盼影似在斗篷中轻轻扭动着身体,仰起了头,樱唇微张,发出叹气般的声音:“师姐……我……啊、那里……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呼延凤在她颈边吻了一下,柔声道:“现在没有别人,别叫我师姐了。”秦盼影面浮红晕,轻声道:“凤……你……今天不能太过火喔, 我身体不好。”呼延凤微笑着点头,轻声道:“就依着你。”斗篷一展,秦盼影的身体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与先前不同的是,她身上的紫色衣裙已被脱下,落在脚边,身上所穿,只是一件淡紫绸缎的肚兜,从正面看,掩不住丰满挺秀的酥胸,自背后望去,滑润的背肌和双臀更是一览无遗,分外诱人。呼延凤解下斗篷,连同金翅刀都抛在一旁,将身上穿的金黄色衣衫解开一个釦子,又 解开一个。

    忽地秦盼影按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让我来。”呼延凤微微一笑,放下了手,道:“好,你来。”秦盼影面露娇艳浅笑,轻轻拨开呼延凤 胸前衣物,低下了头,伸出舌头,往她双乳之间舐了一下,缓缓向下舔去,双手跟着解开第三个釦子。

    呼延凤身子一颤,轻声唤道:“影……影妹……”

    呼延凤的上衣之下,什么也没有多穿,津液的痕迹随着秦盼影的舌端向下延伸,来到了柔嫩的小腹上,粉红色的舌头在呼延凤的脐上转了 一转,秦盼影也已半蹲下来。呼延凤肌肤上微渗汗珠,难耐地叹了口气。秦盼影轻轻拉着呼延凤的腰带,脸色泛红,柔声道:“凤……我要舔 这里啰?”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三十六)

    文渊见两女举止越来越是亲暱,心中扑通扑通地直跳,不敢多看,转头向柳氏姐妹道:“两位姑娘到底要问什么,难道还不能问么?”姐 妹两人却又一同摇头。柳涵碧道:“不行,不行,还得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但见呼延凤单掌支额,对着秦盼影微微点头,口中却不说话,只是轻声喘息。

    秦盼影一点一点地将呼延凤的裤子拉下,舌尖跟着向下蠕动。随着裤子一寸寸下移,呼延凤雪白的腰身更加玲珑分明,丰润的大腿微微颤 抖,几点水滴沿着漂亮的腿内曲线流下。这幅景象,树上的文渊等人却看不清楚,因为秦盼影已从半蹲变成跪在呼延凤的身前,刚好遮掩住了 重要部位。

    秦盼影双膝跪地,左手扶在呼延凤腰际,上下抚摸,两片朱唇却对着她的下体,朝那乌黑草丛间的秘穴吻去。这对鲜嫩肉唇当然远比呼延 凤透露娇喘的双唇敏感百倍,一吻之下,呼延凤发抖似地晃了晃身子,失声而叫:“啊、啊啊……影……影妹……”

    一线闪亮的的爱液流过秦盼影的嘴边,透露着淫靡气息。秦盼影“啊”

    地轻叹一声,柔声道:“凤,今天湿得这么快……”呼延凤低头轻喘,伸手摸摸秦盼影的头,手指绕着她的秀发,娇声道:“这些天忙着 对付那些恶人,我们都没时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