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3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向扬被她这么一看,不由得心神微荡,但旋即宁定,扶着骆金铃慢慢坐下,道:“你坐着,我帮你看看。”骆金铃点了点头,浅露娇羞之 态,低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向扬蹲下身子,道:“失礼了。”双手握住骆金铃左脚脚踝,轻轻运动内息,在她脚上转了一圈,不觉筋骨有损,便即松手,道:“没什 么大碍,大概只是弄痛了,姑娘可以放心。”说毕,便站了起来,丝毫不向骆金铃偷看一眼。

    骆金铃嗯了一声,微感失望,心想:“这恶贼真沉得住气。”她故意装作在河中出浴,不慎伤了脚踝,引得向扬过来查看,原是要趁机引 诱他对己冒犯,只要向扬起了色念,亲暱欢好之际,那便是杀他的绝佳良机。不料向扬不为所动,捡视了她的脚踝,便不再看她,静待她穿上 衣物,骆金铃亦无可奈何,暗想:“一次不成,日后还有机会,就不信你当真忍得住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向扬虽然没被骆金铃诱骗,亦非全不动心。骆金铃容貌秀美,体态丰腴,与纤柔典雅的赵婉雁相比,算得是各擅胜场,向扬几次见到 她的裸身,心中也不能不起绮念。但是他心中既有赵婉雁,便再容不得其他女子,何况此时他正是苦思赵婉雁,此地更是两人结识定情之处, 对她自是倍加思念珍重,骆金铃一令他心念飘荡,立时警觉,不住对自己告诫:“向扬,你千万不可胡来!这位姑娘遭遇堪怜,你该当尽力助 她才是,若是意图不轨,岂非禽兽不如?又怎么对得起婉雁?”

    两人各有所思,一时寂然无语,桥边仅闻河水潺潺而响。忽然之间,远方传来一声清啸,由远而近,来得奇快,初闻时似在里许之外,但 听啸声如浪起伏,转瞬间已如近在咫尺,那声音便如响在耳畔一般,发啸者非但内功不凡,轻功造诣也是极为罕有。奇在那啸声婉转流动,如百鸟成列飞翔,过空而鸣,虽只一人之音,变化却层出不穷,犹如歌曲,音韵清脆,似是女子声音。

    向扬和骆金铃同时朝啸声来处望去,但见一片金光、一道银光急奔过来,如飞如飘,彷彿两只飞鸟掠地而来。只是金光平直奔来,银光却 曲折游窜,忽高忽低,不时还小小兜个圈子,却始终不落于金光之后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二十八)

    那金光银光旋风卷叶般奔到近处,向扬和骆金铃顿感眼前光芒夺目,一霎眼间,金光已自两人眼前一闪而过,隐隐约约见到有个人影藏在 光芒之中,却瞧不清样貌。

    金光一过,银光伴着清啸之声随至,刚刚奔过两人所在之地,突然轻飘飘地一个转折,绕回一个半圆,来到向、骆两人面前,轻灵之极地 绕着两人兜了个圈,一圈之后又是一圈,接连兜了四个圈子,啸声跟着流转自在,音律宛然,极是悦耳,每绕一圈,便慢下来几分,四圈之后 ,那银光轻轻巧巧地落在两人之前,啸声跟着止歇。

    向扬初见两道光芒,还不知是怎么回事,这时方才看了清楚,驻足眼前的却是一个妙龄少女,身材娇小,脸蛋白皙,全身裹在一件银白色 的斗篷里,不知是何质料,黑夜之中显得银光烂然,绚丽出奇,如生夜光。那少女斜着头打量两人,眼睛一眨一眨,跟着微微一笑,启唇说道:“夜这样深,你们两位在这里做什么呀?”她吐音清甜,语调动听,彷彿字字皆成音韵,几字说来,向扬和骆金铃但觉听来难以言谕的舒适 ,一时居然都没答话。

    银衣少女见两人没有回应,正要再说些什么,却见那金光停在数十丈外,传来一个声音叫道:“师妹,你在干什么?快跟上来,别耽搁了 !”听那声音,似也是个年轻女子,却远为沉静凝重,跟那银衣少女的娇柔口音大相迳庭。

    银衣少女嫣然一笑,道:“等一下有恶人要经过这儿,你们可别被见着啦,快快先躲起来罢。”说着轻轻挥了挥手,脚下一点,身形飘忽 地朝那金光奔去,口中又吟起清啸。

    向扬目送两人远去,心中正觉莫名其妙,忽见远方又是一个人影急奔而来,却是一个紫衣女子,容貌甚是美丽,经过两人身边时略一停步 ,道:“劳驾!刚……刚才可有两个穿着金、银服色的姑娘经过?”说话之间喘息仓促,似乎是长途奔驰,有点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向扬伸手朝银衣少女去处一指。那紫衣女子拱手道:“多谢!”一提真气,跟着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紫衣女子身形尚未远去,接着又有三名少女紧随而至,一穿鹅黄,两穿翠绿,都是气喘吁吁,追得十分吃力,对向扬、骆金铃望也不望便 奔过去,远远跟在紫衣女子之后去了。

    向扬皱眉道:“这事情有点古怪。”骆金铃嗯了一声,心中却比向扬明白,暗想:“难道是那些人来了?不然,何以会惊动这些女子?”

    不多时,又有七八名女子先后赶来,后来的尚见得到前头的,便没人再停步与向扬说话。再过一会儿,竟有二三十名姑娘一齐奔至,脚步 快慢有别,脸上神情也各有不同,有的愤怒,有的惊惶,也有丝毫不动声色的,可是最奇怪者,却是人人美貌,竟无一女例外。

    算来过去了五六十人之后,才不再有人来到。向扬心道:“那银衣姑娘说有恶人来到,总不成这些女子个个都是恶人?数十个姑娘夜里赶 路,却又这样零落分散,决无道理。”正自生疑,忽听众女来处又传来阵阵声响,一听之下,似是金铁交击之声。再一听,那交击之声既繁且 急,乃是有人正持兵刃交手过招。

    向扬心道:“正主儿来了。”耳听兵刃交锋之声虽响,却颇有凝滞之意,心知出手之人中有人内力精深,藏锋不露,另一人却以招数凌厉 取胜。黑夜之中,但见数个黑影渐渐逼近,其中一个青年男子奔在最前头,左右游走,手中长剑开阖变化,以一人之力对抗后面数人,虽然且 战且走,却仍能勉力支持,将所有敌人的招数尽数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向扬见了那青年武功身法,不禁吃了一惊,叫道:“是师弟!”骆金铃闻言,心中猛地一震,远远望去,果然便似是文渊,心底暗叫不妙 :“不好!那文渊已经知道我的身分,要是给他见着了我,便骗不过向扬。”

    她既不愿复仇良机付诸流水,又不能立时动手,徬徨之下,三步并做两步地躲到桥后,先避开了文渊,再图打算。向扬没注意到她神态有 异,只道她害怕来人凶狠廝斗,躲藏起来反而较好,当下道:“姑娘,你别出来,我先打发这些家伙。”右掌一圈,提起内劲,大步走上前去 ,叫道:“师弟,快过来!”

    那单身独斗之人,正是文渊。他以寡击众,本已大为不利,听得向扬呼叫,不觉大喜,眼下无暇回身,只是叫道:“师兄小心,这些人厉 害得紧!”

    向扬此时已然看清,围攻文渊的共有五人,两个中年汉子使动大刀,两个较年轻的男子分持短枪、九节鞭,另有一个矮小老人,头上一根 头发也无,瘦骨稜稜,赤手空拳,招数却最为厉害,双手擒拿拍打,忽指忽掌,进退诡异,文渊长剑上的守势,一大半倒是用以应付这老者。 向扬不加思索,迈步而前,左足微抬,双掌一分,右掌呼地击向那老者。

    这一掌不但蕴藏了“夔龙劲”的功力,向扬多日来苦练的“寰宇神通”

    秘诀也不知不觉地融会而入,掌劲若发若收,后劲层层叠叠,浩如大海洪涛,威力何其惊人?那老人乍逢猛招,却也临危不乱,舍文渊而 退步,每退一步,双掌拍手三下,待得退后三步,向扬掌力已至,那老者双掌一并,内劲疾吐,一股刚猛巨力迎了上来,威力之强,竟与雷掌 平分秋色。两人隔空对了一掌,各退一步,定睛互望,都吃了一惊,心中都叫了出来:“是这家伙!”

    眼前这个枯柴也似的老头,居然便是向扬先前才与之过招的云非常。

    文渊得了向扬这一掌之助,情势登时转佳,长剑连进四招“潇湘水云”

    妙着,剑上如生轻烟,虚幻不可捉摸,两个使刀大汉同声惨叫,已然中剑,一前一后地跌倒在地。云非常骂道:“你奶奶的,两个小毛头 都来坏爷爷大事!”

    左掌抓出,袭向文渊。文渊“蝶梦游”身法一加施展,避了开去,笑道:“你若是我爷爷,何必骂我奶奶?”云非常呸了一声,骂道:“ 我若真是你爷爷,你奶奶自然是个九烹十八火的淫妇,岂不该骂?”文渊微笑道:“若然如此,该骂的是你。”两人口中对话是针锋相对,手 上拆招也没半分缓了,剑去掌来,快如电光石火,转眼间连过七招。

    余下两名男子见云非常斗住向、文两人,竟不上前相助,撇下三人,迳往前奔。文渊一眼瞄见,剑上晃个虚招,立时抽身而退,急追二人 ,喝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长剑如影随形,一振之间分刺两人后背。两人只得回身以兵器相挡,又跟文渊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向扬心下暗奇:“我还道这五人联手追杀师弟,这么看来,似乎反而是师弟缠着这几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为让文渊无后顾之忧,双 掌连发,“雷鼓动山川”猛招一出,将云非常追击而至的险恶招式通通接了过去。文渊和那两人边战边奔,到得桥上,文渊剑法加紧出手,奇 幻迭出,剑光吞吐栗栗不安,与地宫中愤恨相较,语气更相去甚远,自没 认出,听向扬这么说,也不好多问,便道:“也不要紧。师兄,你见到那两位穿金衣、银衣的姑娘了?其他还有六十多位姑娘,都平安么?”

    向扬道:“穿着金衣、银衣的,是见到了,其他的也有穿紫,也有穿黄,五六十个是有,是不是你说的全部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师弟,看 来你也还没找到师妹、紫缘姑娘、慕容姑娘她们,却跟这些姑娘走上一路,到底是何居心?”说着微微一笑,意在调侃。文渊拍了拍头,无奈 地笑了笑,道:“师兄取笑了,这些姑娘险些给云非常那群恶人一网打尽,我是自不量力强出头,差点成了替死鬼,若是师兄不在这里,此时 怕不早已魂归西天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向扬不禁好生疑惑,道:“师弟,你这话有些古怪了,那云非常我曾与他交手,虽然极是厉害,也未必定能致你于死地,那穿着金衣银衣的两位姑娘,武功似也十分了得,若是你们这许多人一齐联手,这五人岂能逼得你如此凶险?”文渊道:“假若只有云非常一人, 是能应付得来,可是却没这么单纯。

    师兄,你知道这云非常的来历么?“向扬道:”这老儿武功是刚猛正大的路子,可是带着几分邪气,似是正邪兼修,各有所长,可没听过 他的名号。“

    文渊道:“我本来也不知,后来听这些姑娘说了,这才长了见识,这云非常另有三名结拜兄弟,他排名第二,排名第三的已经死在长陵地 宫之中,就是那唐非道。”

    向扬同时听得“云非常”“唐非道”两个名字,心中陡然雪亮,道:“啊,是了,这老头是定是武林”四非人“之一。我但闻其号,却不 知道这四人的名字,想不到竟是此人!”

    文渊点点头,道:“师兄原来也听过这人的事,那么我说起这些天来的事,也简单些了。”接着和向扬坐在桥上,说出一番话来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二十九)

    自与向扬、任剑清分道而行之后,文渊四处游探,欲寻紫缘、小慕容、华瑄三人,可是京城内外固然遍寻不着,又不知该往何方。文渊心 道:“有小茵照料,紫缘跟师妹该不会有什么麻烦,只盼她们别遇到皇陵派的高手。可该到哪里去找她们才好?”

    他心中挂念三女,既然无从找起,索性四下乱走,到得有城镇处,便留神找人打听。一连问了七八人,都是不得下落。文渊也不沮丧,续 往前行,又问了两三人,依然全无消息。眼见天色渐渐昏暗,听得街边客店传出阵阵跑堂吆喝声,心念一转:“紫缘不会武功,小茵和师妹定 然不会让她露宿野外,她们倘若平安无事,或许已找了客栈歇息,我不如由此打探。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一只脚已不自觉地踏入客栈门槛,一个店小二上来招呼他坐下。

    文渊腹中也有些饿了,便自点了碗面,待那小二端上来时,问道:“小二哥,在下向你打听几个人,今天店里,可有三位美貌姑娘一齐来 过?”

    那店小二口一咧,笑道:“今个儿咱店里客人不少,从早到晚,别说三个姑娘,三十个姑娘也来过哪。”文渊道:“不是这么着,我是说 一起来的。嗯,这三个姑娘都很年轻,一个穿紫衣,一个穿淡红,年纪最小的一个穿的是青色布衫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紫缘、小慕容、华瑄所穿的服色,邻桌突然射来四道目光,却是两个年轻女子,一个神情诧异,另一个脸含怒意。

    店小二眼珠一转,笑道:“好像是有的,不过没有穿红衣裳的,有两个穿绿衣服的便是。公子爷,你没来由地打听人家闺女做什么?”文渊一听,精神陡振,大喜若狂,对旁桌两女的眼色也没怎么在意,拉住店小二的手,叫道:“当真?她们……她们上哪儿去了?”店小二耸耸 肩,道:“前一个时辰,早就走啦。”

    文渊追问:“往哪儿走了?”心中暗想:“小茵改穿青衣了么?嗯,或许她为了躲避皇陵派追兵,做了改装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那店小二道:“这三个姑娘出了店门,我便见不着了,又怎么知道往哪里去了?”他眼见文渊神情迫切,心中好奇,又道:“公子爷,这 三个姑娘是你什么人?这等齐整标緻的人物,可当真罕见的很哪!”文渊微微一怔,心觉回答三个都是自己的伴侣,未免令人难以置信,心念 一转,便道:“是我家中的姐妹。”

    心想:“所谓”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“,紫缘、小茵跟师妹这么亲,”一家之内,皆姐妹也“,似乎也还称得上顺理成章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似乎有些惊奇,朝文渊上下打量,笑道:“公子爷相貌这等俊俏,有这样美的姐妹,倒也相称……”话才说着,文渊邻桌的两个姑 娘中,一个穿着黄衣裳的倏然离座起身,指着文渊骂道:“你这淫贼,外表人模人样的,怎地说话这等不要脸!”

    那姑娘一骂出口,客店中不少人转过头来观望。另一个年纪稍长的蓝衫姑娘急忙拉住那黄衣女子,低声道:“别惹事。”那黄衣姑娘一顿脚,怒道:“是谁惹事?你听这……这人说的,这样不乾不净。”

    文渊甚感愕然,向那两女拱手为礼,道:“这位姑娘,何出此言?在下言行何处失当,尚祈指教。”那黄衣姑娘怒道:“好啊,你还会装 蒜。你说我们的…

    …“话还没说完,旁边那蓝衣姑娘一拉她手,示意不可多说,自己对着文渊说道:”阁下打听那三位姑娘的下落,有何用意?“文渊见这 蓝衣女子言语虽较平和,神色却也颇有敌意,心中隐隐觉得不妥,但仍斯斯文文地作了个揖,道:”这三位都是在下的家人,只因路上走散了 ,是以急于寻她们回去。“

    那黄衣姑娘脾气甚是急躁,听文渊这么一说,突然冲上一步,叫道:“姐姐,你听他这样胡说!我……我可不管了,非教训他不可。”语 音甫落,那姑娘身形错动,一晃之间便来到文渊面前,左掌护身,右手拇、食、中三指并起,疾点文渊“肩贞穴”。

    这一下手法迅捷俐落,出招姿势更是美妙绝伦,文渊见她右手点来,左手暗暗蓄势,知道对方暗伏后着,心道:“这位姑娘当真奇怪,没 来由的,怎么说动手便动手?”他不愿平白无故地伤人,见那姑娘指法精奇,亦不能不加理会,当下左手一翻,衣袖抖处,已拂在那黄衣姑娘右手手腕之上。那姑娘手腕一麻,招数再难寸进,吃惊之下,左掌三指迅速并拢,旋即戳出,便如鸟喙一啄,轻快巧妙,招数虽是一前一后, 却是连环一气,的是高招。

    文渊左袖回而右拂,内力变的惊恐异常,还没明白过来,那蓝衣姑娘忽地纵身上前,喝道:“放开她!”双手连戳连点,武功路数与那黄衣姑娘同出 一辙,指上内力却更为强劲。文渊见她本来尚称端静,此时表情却颇有惊急之意,出手所指,又全是人身命门大穴,不禁眉头一皱,心想:“ 这两位姑娘何以一上来便是拼命招数?”

    此时不及细想,右手微抬,运起“蝶梦游”法诀,五指犹如抚琴鼓瑟,轻弹轻挑,柔劲所至,将蓝衣姑娘手上招式尽数卸去。

    蓝衣姑娘这几招实是竭尽权力的抢攻,居然被对方一只手便轻而易举的破解,登时面无血色,跃开几步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左手一松,放开了黄衣姑娘,身子飘然退开数尺,道:“两位姑娘,在下可是说错了什么,致使两位如此气恼?”人患不知其过“,还请两位赐教,若在下确然言行有失,自当向两位陪罪,否则”既知之不能改,是无勇也“。”

    黄衣姑娘既得自由,立时纵回蓝衣姑娘身旁,脸上犹似惊魂未定,一咬牙,低声道:“姐姐,这淫贼厉害,我把他缠住,你快去找掌门师 姐来对付他。”蓝衣姑娘强定心神,道:“不,你先走,我可以拖得久些。”对于文渊所说,居然没怎么听在耳里。

    文渊听得莫名其妙,说道:“在下实无意与两位动手。两位若是要走,我又岂敢阻拦?这事只怕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黄衣姑娘怒道:“误会什么?你刚才说要带……那……那三位姑娘回家,那不是居心险恶么?淫贼,我们姐妹武功是不如你,可是既有我 们云霄派在此,说什么也不许你恣意逞凶!”

    文渊微微一怔,说道:“云霄派?”心中暗暗思索:“那是什么门派?中原武林,似乎没听说过这么个门派。”蓝衣姑娘脸色一变,拉着 黄衣姑娘往店外冲出,叫道:“别多说了,快走!”奔到门边,见文渊并不追来,心中惊疑不定,推着黄衣姑娘出门,眼见文渊仍无动静,便 一步一步、谨慎戒备地倒退出去,似乎文渊一走上前,便要拼命一般。

    文渊正自推敲她这几句话是什么涵义,突然一想:“啊呀,是了!定是紫缘她们在路上遇到了见色起意的恶徒,小茵跟师妹抵挡不住,遇到那”云霄派“的门人相助,这才脱险。这两位姑娘,定是云霄派的人了,她们只道我也是意图不轨,这才骂我是淫贼了。自蓝灵玉姑娘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