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2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屋中四人见到有人闯入,都是一惊,康楚风识得向扬,见他一现身便对已施以猛招,不由得骇然失色,叫道:“不好!”仓皇之中着地一滚,避过了向扬雷掌正面威势。不料向扬变招快绝,手掌下沉,顺手抓住康楚风后心衣服,举臂一振,猛地将康楚风举了起来,朝马广元直摔 过去。马广元正陶醉在凌虐那少女的快感之中,忽见康楚风身躯自侧飞撞而至,一呆之下,慌忙将肉棒抽离少女口中,正要斜身接下,却已不 及,两人撞在一起,双双滚倒,一滚再滚,砰砰磅磅地滚到墙角,只撞得两人头晕目眩,筋骨如散。

    徐隼正恣意奸淫那少女,见到向扬一出手便击倒二人,心中一惊,慌忙拔离那少女,一手拉着裤子,一手去摸摆在一旁的兵刃,叫道:“ 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敢打扰老子办事……”话没说完,兵器没拿到,向扬上前一掌,已将他打得飞了出去,摔在一张八仙桌上,顿时将之压垮 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少女在三人轮番淫虐之下,早已精疲力竭,喘声微弱,肌肤处处可见男人留下的污浊,此时向扬突施援手,那少女却反而甚为惊惶,提 高声音叫道:“你在干什么?你……你别杀他们!”向扬微微一怔,道:“我并没下杀手。姑娘,你没事……”那少女抢了他的话头,急叫道 :“出去,出去!谁要你多管闲事?啊、咳……”她只说得几句,却因先前交合太过,也不知她心中想着什么?br /

    他一路不停,奔回到了赵州桥,见云非常并未追来,当下轻轻放下那少女。

    那少女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衣,怀中一件皱成一团的裙子,掩不住赤裸的双腿,身上多处肌肤也都没能遮住。向扬不愿多看,转过身去,道 :“姑娘,你先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坐在草地上,低声道:“何必穿呢,你都看过了,穿与不穿,也没什么分别。你……你转回身来。”向扬一听,只得转过身子,但 见那少女将衣服拉在胸前掩盖着,跪坐在草丛中,低声道:“你带我来这里,要干什么?”向扬一怔,一时倒接不上话。他本来料想是康楚风 三人奸淫这少女,可是一看之下,情况显然不只如此,这少女的反应也殊为特异。只是他见此情境,这少女被欺凌得太惨,不能不出手相助, 帮她逃出云非常之手,也是理所当然,却说不出个理由来。

    那少女呆呆地望着他,见他默默不语,深深叹了口气,道:“你以为这算救了我,是么?你……你真是多管闲事,我……我这一离开…… 先前受的苦都白费了……”说着肩头颤抖,双手抱着头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向扬心念一动,想起了先前屋中情景,道:“姑娘,你为什么甘愿给这三人欺侮?真是为了从龙腾明那里得到”九转玄功“的心法么?”

    那少女心头一震,拭了拭眼泪,抬头望着向扬,道:“你……你知道这事?

    你来看过几次了?“向扬道:”今晚才知。姑娘,你是皇陵派的人?“

    那少女摇摇头,口唇一动,似乎要说什么,却又不语。向扬心道:“天下武功何其多,这姑娘何必定要学这门功夫,更因此糟蹋了自己? 她用意何在,当真不易理解。”只是他心中虽疑,终究事关女子贞操,也不便多问。正沉思间,忽听那少女低声道:“你出手打了皇陵派的人 ,又带了我出来,我……我再也不能回去了,什么武功也学不完啦。”说着单手支额,神情淒然,眼中一片绝望之色,如欲哭泣。

    向扬见她这样伤心,心中奇怪之余,亦觉不忍,蹲下身子,轻声道:“姑娘,你为什么非学这九转玄功不可?”那少女啜泣不止,断断续续地道:“你管这干什么?你……你……你帮不了我……”向扬道:“在下曾学过这门功夫,倘若姑娘能把此事原由说来听听,或许真能帮上 一些忙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身子一震,睁大了眼看着向扬,道:“你……你会九转玄功?”

    向扬点了点头。那少女惊愕地看着向扬,脸色转为苍白,颤声道:“你是谁?

    是韩虚清的弟子吗?还是任剑清?“向扬道:”在下向扬,先师华玄清。“

    那少女脸上陡然佈满惊骇之意,一只手掩着嘴,颤声道:“你是……向扬?”

    向扬见她如此讶异,甚感奇怪,道:“在下便是。”那少女双眼直盯着他,眼神变得甚是可怕,突然转过身去,双手支地,身子不住颤抖 ,低声哭道:“天哪,天啊!”

    向扬大感错愕,不知所以,见她裸背相对,不欲多看,微微别开了头,心中不解:“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?何以听到我是师傅的弟子,反 应会这样报,使巾帼庄几次战阵失利。后来杨小鹃察觉她身分有异,两人交手之下,骆金铃引得杨小鹃转与狴犴太子过招,一路设计,致使杨小鹃被狴犴太 子、康氏兄妹等人擒获,险些失身。

    之后黄仲鬼、石娘子等于后山大战,庄中空虚,骆金铃趁机救出兄长骆英峰,更寻得地窖机关,反而捉住伤疲交加的凌云霞、杨小鹃,由 骆英峰和神驼帮帮众带到后山,欲以两女为人质施加要胁。不料向扬因此大居劣势之时,文渊适时赶至,反而将骆天胜打下了万丈悬崖。骆金 铃当时仍在庄中探视,未至后山,也一直没有去认过向扬、文渊面貌。待由兄长口中听得父亲丧命,骆金铃哀痛不已,决意为父报仇。

    骆英峰亲眼见到向、文两人武功高妙,心生怯意,当时便道:“这两人武功远胜你我,我们神驼帮中好手又已折损大半……不是我不想报 仇,但眼下情况,实是力有不逮。”骆金铃见大哥继任帮主,却意志薄弱,自己武功又未臻纯熟,心中空怀父仇,一时却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后来龙驭清欲留龙宫派、神驼帮以守卫长陵,骆英峰不敢拂逆龙驭清之威,只得答允。长陵之中,骆金铃无意间见到龙腾明施展武功,造 诣犹在父亲之上,惊佩之余,忽然心生一念:“这龙腾明与向扬、文渊武功同属一门,我若能从他身上得到几门武功的心法口诀,加以钻研破绽,日后武功就算仍不及这两个贼子,却可由此克制他们的功夫,岂非一个极妙的釜底抽薪之计?”

    主意既定,骆金铃便与龙腾明秘密商量,不顾代价,只希望能得到九转玄功、九通雷掌等高奥武学的秘诀。龙腾明以不得父亲允许,不敢 轻言答应,但是眼见骆金铃容貌动人,声声哀求之下,龙腾明色心引动,亦难拒绝,当下许下承诺,每日传授骆金铃一些武功口诀,但是她必 须委身于己,任其使唤摆佈。

    骆金铃本来个性执拗,此时又一心复仇,思量之下,竟答应龙腾明的条件。

    破身之夜,未经人事的骆金铃被龙腾明干得死去活来,第二天几乎站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龙腾明见这么个美人儿被自己弄得悽楚堪怜,更是心喜,索性将她留在长陵地宫之中,每日淫虐取乐,有时也命她与自己属下交欢,自己 在一旁观赏,有时一日之中,骆金铃竟要被奸淫十次以上。

    长久下来,骆金铃虽然被折磨得痛苦不堪,但是龙腾明倒也信守承诺,传了她不少九转玄功心法,只是每日仅传授几十字,不知何日方能 传毕。她怕龙腾明对她生厌,以致不传完整篇心法,是以竭力学习床上花样,以取悦龙腾明,使他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前几日龙腾明被向扬一掌震伤,休养疗伤,无力与骆金铃交欢,当下命马广元等转述心法,骆金铃则需任由这些人逞其淫欲。马广元、徐 隼等都是龙腾明的亲信,不致对外透露玄功心法,何况寥寥数字,于他人亦无用途。

    这些人奉命追查任剑清、向扬等人下落,一路上带着骆金铃大加欺凌,这日将她囚禁在郊野一处废弃宅院,却被向扬带走,康楚风等虽是 奉命追查,反倒全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骆金铃背对向扬,掩面颤抖,不让向扬见到她脸上神情,心中只想:“他是向扬,杀了父亲的仇人之一!”霎时之间,对向扬施加援手的 些许感,低声道:“向少侠,你当真能帮我?”向扬道:“九转玄功是本门武学,在下学艺未精,自也不能随意传授。姑娘,你有什么难处, 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骆金铃心中本已转过几个念头,想要骗得向扬说出九转玄功心法,听向扬这么一说,又觉不易奏效,略一思索,脸上现出淒然之色,轻声 道:“说是不能说的,你救了我出来,我也不能再回龙腾明身边了。向少侠,你若肯传我余下的口诀,我……我以后当你的奴婢,任你处置, 也是心甘情愿,求你……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朝向扬盈盈下拜,音如哀诉,白嫩的胴体也隐隐透出柔致的淡红。

    向扬脸色陡变,闪在一边,不受她这一拜,正颜道:“姑娘,你不可再起糟蹋自身的念头,有什么事,非要如此牺牲不可?”骆金铃身子 微颤,叹道:“这事实在是不能说的。向少侠,你……你是嫌弃我身体污秽了,不屑收我么?”向扬急忙道:“不,姑娘,你别胡思乱想。” 骆金铃道:“那是我样子难看,向少侠看不上眼了?”微微抬头,静静地看着向扬。

    夜色朦胧之中,骆金铃一丝不挂地半伏在地,被施暴多次的身体,肌肤却依然剔透诱人,一丝长发披垂在秀丽的脸庞前,眼中满怀盼望乞 怜,如此神态,又有多少男人能够坐怀不乱?向扬望见,也不禁心头一跳,当下避开她的目光,道:“姑娘,我救你出来,纯粹出于悲凉无助,孤身一个少女,在饱受凌虐之后已是气力微弱,衣容不整地夜半独行,焉能置之不理,当下站起身来,道:“姑 娘,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骆金铃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我没有了家,什么也没有了,又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向扬心想:“且不论这少女是什么人物,她不肯说出自己的困难,那是她的苦衷,我也不好插手,可是让她这样离开,于心难安。”想了 一想,突然灵光一闪,上前一步,道:“姑娘,你可知道巾帼庄?”

    “巾帼庄”三字传入骆金铃耳中,便如三道霹雳响起,骆金铃登时想起父亲惨亡之厄,心中,姑娘若无去处,不如由在下代为引荐,让姑娘投入巾帼庄如何?” 照他心中所想,骆金铃身遭不幸,心灵受创,非自己所能体会,也不知从何帮起。巾帼庄中皆是女子,石娘子又是十分睿智能干,于此环境, 定有助于开导骆金铃走出遭逢凌辱的阴影,当下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骆金铃假意作势欲离,本来便是以退为进,要诱得向扬许言相助,好留在向扬身边,伺机为父报仇,听得向扬此言,实是正中下怀,当下忍住绪,轻声道:“巾帼庄是武林正宗,怎能容得我这卑贱女子?”一句话说出口,脸颊上滑落两行清泪,那是她思及父亲,不由自主 地怆然落泪,却更加深了她极欲表现的脆弱苦涩。

    向扬柔声安慰道:“姑娘,你不必这么想,巾帼庄诸位女侠心胸坦荡,怎会对你有所歧视?姑娘若信得过我,请留在这里几天,我必须等 一个人来到,之后我们便上巾帼庄去。”

    骆金铃举手擦了擦眼泪,低声说道:“既然向少侠这么说,任凭少侠做主就是了。你要等什么人?”向扬心中微微一动,说道:“等一位 姑娘。”

    骆金铃见他脸上掠过一丝温柔之情,心道:“那定是他的心上人了,听龙腾明说,他的女人便是靖威王的郡主。他如此看重这女子,那么 他并不是不喜女色之人,要以此引诱他,使他对我松懈,并非不可行。”心及此处,骆金铃身子微热,暗想:“我的身体早就肮脏不堪了,纵 然他是杀父仇人,只要能因此杀了他,就算再被他佔据一次,又有什么关系?有这个机会杀他,当真再好也没有。”想到复仇有望,骆金铃脸 上不由得微露笑容,轻声道:“很好啊。”向扬见她忽露笑意,还道她取笑自己,也不在意,微微回了一笑。

    当夜骆金铃睡在桥边的凉亭之中,向扬便睡在亭外地上。夜到四更,向扬突然被一声呼叫惊醒。他一惊起身,一望亭中,不见了骆金铃身 影,却听河边传来几声女子哀鸣。

    向扬微微一惊,飞奔过去,只见骆金铃伏在河岸边,身体浸在水里,只有头露出水面,似乎挣扎着什么。向扬脚下几个起落,到了她身旁 ,叫道:“姑娘,怎么了?”一拉她手,正待扶她起身,却见她手臂裸露,再一看,水面下的身体似乎也没穿衣服,一怔之下,不知该怎么扶 她才好。但见她蹙眉急喘,似乎承受着什么痛苦,当下顾不得避嫌,将她拉上水面。

    骆金铃呻吟一声,低声道:“好痛……啊、啊……”身子似乎支持不稳,向扬一拉之下,便倚在向扬怀中,娇躯赤裸,满身水珠洒在向扬 身上,细细喘气呻吟。

    向扬出奇不意,忽然一个裸身少女投入怀中,不由得心中一乱,正要将她轻轻推开,问明情由,却听骆金铃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的身体乾 净了么?”向扬心中微怔,道:“什么?”骆金铃轻轻地道:“我在洗澡啊。那些人把我弄得好脏,我要把身体洗乾净,你看……你看我啊, 我的身子……还脏不脏?”

    向扬听她语调幽怨,心中不禁黯然,不忍就此将她推开,却也不敢多看她的裸体,道:“当然乾净了。姑娘,你先起来,穿好衣服。”骆 金铃却紧紧靠着向扬,柔软潮湿的乳房贴着他的胸膛,弄湿了他的衣襟,低声说道:“真的乾净了?那么你不会嫌我了罢?”

    她这话语气柔婉,若有情意,向扬心中一凛,不加思索,轻轻推开了骆金铃,道:“姑娘,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骆金铃身子一震,叫道 :“啊呀!”左脚一软,便要跌倒。向扬见机得快,急忙又扶住骆金铃。只听骆金铃低声道:“刚才没有注意,在河里滑了一下,左脚……好 像扭伤了,不过不碍事的。”说着双颊染起一阵淡红,静静地望着向扬。

    向扬被她这么一看,不由得心神微荡,但旋即宁定,扶着骆金铃慢慢坐下,道:“你坐着,我帮你看看。”骆金铃点了点头,浅露娇羞之 态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