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1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黄仲鬼见她一副忸怩不安的模样,却不再说话,便道:“干什么?”赵婉雁楞了一下,没料到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冷冰冰的话,倒有些反 应不过来,怔怔地望着黄仲鬼。黄仲鬼道:“没有事,不要跟我说话。再过一个时辰,我功行圆满,你便可动身了。”这句话说完,又闭上了 眼睛。

    赵婉雁静静看着黄仲鬼,心中羞急之情登时淡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重深深的疑惑,实不知这个男子为何而活,甚至是否还活在世上,但觉 此人既无情感,亦无生人气象,有如一具活死人。她于武林中事几乎一无所知,对黄仲鬼并不惧怕,此时心中好奇,不禁问道:“黄先生,你 ……你怎么会这样呢?你……你好像……真的不太像活人……”

    黄仲鬼双眼如机关似地张了开来,灰淡的眼瞳对着赵婉雁,道:“为什么问这个?”赵婉雁怕他生了见怪之意,连忙道:“对不住,黄先生,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,只是我真的……觉得很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黄仲鬼听了,并不言语,眼珠转向身前,不再望着赵婉雁。赵婉雁不明其意,心中正惴惴不安,忽见黄仲鬼眼光又转了回来,道:“你若 真要知道,必须多等三个时辰,待我聚回真气,才能动身。”赵婉雁惑然不解,心道:“难道要说上这么久吗?”随口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二十四)

    黄仲鬼沉默半晌,右手伸出,掌心朝天,说道:“你用手指碰我掌心试试。”

    赵婉雁不知他有何用意,依言伸指去触他手掌。一与他掌心接触,只觉他手掌皮肉宛若坚冰,僵硬异常,赵婉雁身子一抖,机伶伶地打了 个寒颤,连忙缩手,道:“你……你的身子……怎么这样冷?”黄仲鬼道:“我所修练的”太阴真气“,便是这么一门阴寒武功。”

    赵婉雁低声道:“练这样的功夫,不难受么?”黄仲鬼冷冷地道:“修练”太阴真气“,确然艰辛,不过使在敌人身上,对方可以比我痛 苦百倍,为了杀我想杀的人,什么武功我也练了。”

    赵婉雁听他说这话时,语调冷淡一如平常,不禁心里一寒,轻声道:“向大哥的武功很好,可是他……他并不随便杀人的。黄先生,你这 样子,不觉得……不大好么?”

    黄仲鬼缓缓地道:“我要杀的人,也并不多。最想杀的,至今也还没杀成。

    待我武功大成,杀了这个人,也就是我毕命之日,是非善恶,再也与我无关。“

    赵婉雁蓦地一惊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黄仲鬼凝望赵婉雁,静静地道:“我问你一句话。你相不相信,人死之后,会化为鬼魂?”赵婉雁一怔,不知他用意何在,想了一想,道 :“小时后,妈妈曾经说过一些鬼怪故事的,可是……我可真没见过鬼啊。”黄仲鬼道:“谁都没见过鬼,那么人死之后,也就不能够化成鬼 魂,向生前仇人索命。既然如此,我宁愿在死之前,先变成鬼。”

    此时虽已天明,但山洞之中,光线微弱,黄仲鬼几句阴森森的话说出来,赵婉雁不由得心中害怕,不自禁地向后稍稍挪退,低声道:“我 不懂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只听黄仲鬼说道:“十二年之前,这一个人来到我所住的地方,害死了一个人。这个人对我而言,就如同向扬对你一样。”赵婉雁身子一 晃,心道:“原来他心爱的人被别人害死了,他是要报仇啊。”

    但见黄仲鬼面色冷漠,继续说道:“当时我并不会丝毫武功,这个人的武功却是深不可测。我没有被他杀死,活了下来,详细的情形,我 不必跟你多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突然停顿下来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赵婉雁听他说起往事,隐隐感到他遭遇过极大的变故,但黄仲鬼说话不带丝毫情感,简简单单地说出来,赵婉雁心肠虽软,却也感不到他 的难过,心中反而替他恻然,轻声道:“照你这么说来,你的过去应当是很悲惨的,为什么你……你好像……一点也不伤痛?”

    黄仲鬼道:“从前,我是活在伤痛之中。最早的三年里,我和凡人一样的哭,仇恨挥之不去。从那一天之后,我拼命想要找到这个人,投 入了一个门派,学习武功,晋升职位,再修练更高的武功,练到最后,我面临了无法突破的瓶颈。我突然发现,想凭寻常的武功复仇,实在太 难了,因为那个人昔时武功远胜于我。

    所以,我练了这一门武功。“

    说着,黄仲鬼右掌举起,虚空一劈,“飒”地一下尖锐风声响过,洞壁上现出一道深达三寸的刀痕,正是“太阴刀”的凌厉气劲所为。赵 婉雁吃了一惊,心中突突而跳,轻声道:“这功夫果然好厉害。”黄仲鬼道:“不错,但是这武功阴寒过甚,有悖天理,练深一层功力,便要 损伤自身,前人修练此功,没有一个活过六年。”赵婉雁更是吃惊,道:“那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黄仲鬼道:“我修练太阴真气九年,其实早该死了。开始练功之日,我改了自己的名字,叫做”仲鬼“,原是有此觉悟。”赵婉雁心道: “仲鬼?

    那是什么意思?“一想之下,陡然醒悟:”啊,是了,那是人中之鬼,他……他根本不顾自己性命了。“想通此节,心里好生不忍,想说 些什么,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黄仲鬼淡淡地道:“九年之中,我唯一的目的,就是杀了这个人。武功越深,我越过不惯常人的生活,与其当人,不如当鬼。没有七情六 欲羁绊,武功练得更深,有生之年,才能杀得死他。”赵婉雁轻轻摇头,心道:“这个样子,不是太苦了么?换做了我,我……我是做不到的 。”

    她听了黄仲鬼说这一番话,对他不似生人的行径渐渐了解,见他双眼空洞无神,虽是望着自己,反映出来的却唯有灰暗的色泽。她不自觉 地想到了向扬的双眼,总是神采飞扬,英气流露,即使在与她分离的那一刻,眼神中也带有不屈的信念,与黄仲鬼一活一死,截然不同,心中 不禁百感交集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黄仲鬼道:“干什么?”赵婉雁低声道: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想你并不需要这样逼迫自己……”黄仲鬼一声不响,身子也 丝毫不动。赵婉雁见他如此,轻声道:“黄先生,你并不是真的想当鬼吧?又何必…

    …害得自己伤了身体……“黄仲鬼冷冷地道:”当鬼很好,以黄仲鬼这个身分留在世上,少了许多无谓的烦扰。“赵婉雁轻轻摇着头,柔声道:”你想为心爱的人报仇,那不是……不是一种感情么?这就说明了,你还是人啊,何必要把自己……“

    忽然之间,黄仲鬼左手探出,扼住赵婉雁喉咙。赵婉雁才觉愕然,喉间已发不出声音,只觉气也透不过来,犹如被一个冰冷的铁圈紧紧箍 住,只闷得她满脸通红,想伸手去扳,手脚却使不出半点力道。

    她又急又怕,却无从挣扎,脑袋昏昏沉沉,几欲晕去。便在此时,黄仲鬼缓缓放开了手,赵婉雁身子一软,趴倒在地,一股气逆冲出来, 不住咳嗽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她勉强抬起头来,只见黄仲鬼面罩寒霜,右手紧按胸口,站将起来,道:“不要多说,你走罢。这三个时辰,也不必等了,我自会在路上 跟着你。

    我跟着你这件事情,不要对其他人说起。“说着转过身子,缓步走出洞外。

    赵婉雁轻轻摸着喉咙,又咳了几声,好不容易稍感舒服,站起身来,黄仲鬼已然不在洞中。赵婉雁怔怔地出了一阵子神,心道:“他才不 是鬼呢,他只不过是跟自己过不去罢了。要练武功,又何必非变成这样不可?向大哥、文公子、华姑娘他们都不会这样,陆道长也不会。”转 念又想:“向大哥既然认识他,为什么不帮帮他?嗯,或许他并没有跟向大哥提过吧。等见到了向大哥,我跟他说了,也好让他帮黄先生想个方法,不要再这样下去了,活到这样子,不是太可怜了么?”

    她主意既定,便也走出洞去,见得阳光普照,山林中四下不见黄仲鬼踪迹,心想:“黄先生说他会跟着我,那么我走我的便是了。”当下 整理了一下衣服,觅路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她一路走着,虽然时常左右张望,却丝毫没有发觉黄仲鬼的身影。一直走到山下,耗去了半个多时辰,黄仲鬼依然没有现身。若说他果真 暗中跟着,赵婉雁却也难以断定,疑惑之际,也不再多想,迳往南去。

    连续几回都是黄仲鬼跟赵婉雁的剧情,本回算是这部分的一个段落了。

    写这部分时,很令我担心的是……赵婉雁、黄仲鬼两个人,一个是说话慢吞吞、软绵绵,一个是以前几乎不怎么说话的。把这两个角色连 写几回,节奏感恐怕会大大缓慢……相形之下……大概与文渊、小慕容的对话节奏是天壤之别……

    :)

    不过也没办法啦,文章需求……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二十五)

    这一夜的赵州桥边,河水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那马广元、徐隼两名男子都是皇陵派的人物,同属龙腾明手下。康楚风见两人站在一旁,也不好自己一人佔着那女子,生怕两人向龙腾明告上一状,那可不易应付,当下用力送了几下,将那根东西抽了出来,笑道:“马兄,徐兄,你们还没尝过这小姑娘的味道吧?小弟先让与你 们,处理少爷的交代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马广元奇道:“康兄,你尚未完事,难道就此打住了么?”康楚风摸了摸那少女的屁股,笑道:“二位享受完了,小弟再来补一次便是。 ”马广元喔了一声,笑道:“那咱俩可不客气了。”走到那少女面前,笑嘻嘻地道:“小妞儿果然美得很。徐大哥,你先上还是我先上?”徐 隼早就迫不及待,揩了揩嘴,狞笑道:“我先来试试这娘们滋味如何。”走上前去,将那少女翻了过来,让她仰躺在地,便要扑上。

    那少女正自喘息,突然奋力坐起,拨开遮住眼前的头发,又喘了几声,低声道:“你……你得……先……先告诉我。”徐隼嘿嘿笑道:“ 办完了事,自然会跟你说,又何必急?”

    她这一坐起来,向扬才看清楚她的面容。但见那少女眉清目秀,甚是美貌,体态纤而不弱,在康楚风蹂躏之下,虽然有些憔悴,羞耻的神 情中却隐然带着一股不屈之气,目光灼灼逼人,几乎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康楚风笑道:“等这两位告诉了你练功口诀,我自也会把狂梦鸣之术教几句给你。在这之前,你该先好好服侍这两位才是。”那少女身子一震,紧咬下唇,脸上满是羞愤之情,好一阵子,才道:“这次有多少字?”马广元道:“一人各教四十来字。”少女轻轻点头,低声道:“ 一人只能一次。你们要怎么样,随便你们罢。”

    徐隼怪笑几声,猛地按倒少女,将她身上少许衣裳全部扯去。那少女毫不反抗,只是闭起眼睛,观其神情,显是竭力忍耐。马广元松开腰 带,掏出自己的肉棒,嘿嘿笑道:“小妞儿,徐大哥先插你的穴,这嘴可也别闲着,快来帮我吹一吹。”

    少女张开眼睛,见到眼前一根肉红色的东西直挺挺地对着自己,脸庞蒙上一层羞红,半转过上身,一只手掌若即若离地握住那阳具,微启 朱唇,舌端伸出,舔了舔阳具前端的稜角。马广元浑身一抖,淫笑道:“你的舌头功夫不错嘛,嘿嘿,也不知道舔过多少男人了?”那少女微 一迟疑,继续用舌头绕着那阳具舔舐,一边在余暇时低声道:“少爷之外……唔唔……一共……嘶……啊……有……十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徐隼将她右腿抬起,绕过自己腰侧,使得她股间阴户完全暴露出来。那少女下体甚是浓密,幽深的草丛上沾着一点一滴的白浊之物,是康 楚风留下的。徐隼也不注意,下体肉棒在她洞口试戳几下,淫笑道:“你这个小淫穴被多少人干过,可真的数也数不清了罢?”用力一挺,阳具毫不怜香惜玉地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啊、啊!”少女发出一阵短促的悲鸣,腰枝上撑,身子极力向后,似乎承受不住。徐隼一手抬着她的腿,一手用力抓住她的乳房,跟着 腰间动作一齐使劲乱揉,粗暴不堪,少女的乳房渐渐由白变红,娇躯汗水流溢。少女连声哀叫:“不……这样……嗯、啊!好痛……啊啊!唔 ,唔!”叫得一阵,马广元的阳具挺了过来,塞满了她的嘴,顶得她几乎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一前一后,恣意逞欲,少女双目含泪,身体不由自主,有时前后摇摆,有时忽伸忽屈,变成了一件玩物相似。可是少女始终不加 抵抗,任由两人凌辱之余,还主动用手圈弄马广元的阳具,十分卖力。康楚风笑道:“好淫荡的一个娃儿,只怕你不是想学九转玄功的口诀, 只是想有男人天天这样干你罢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少女脸色陡变,狠狠瞪了康楚风一眼,可是在两根阳具夹击之下,少女脸上怒容迅速瓦解,又转为大受欺凌的不堪神情,只是 多了几分不甘和羞愧。

    马、徐二人看在眼里,更是欲火奋起,四只手到处侵犯少女的肉体。少女口中含糊地发出唔唔之声,几滴泪水落下地来,却不比下体交媾 处,阳具抽动捣出的蜜汁来得多些。

    向扬在屋外看着这一场淫秽的交合,一直难以捉摸这少女的用意,只看得烦躁不堪,正想破窗而入,一招将康楚风毙于掌底,忽听得“九 转玄功”

    四字,心头顿时一惊:“九转玄功?这女子从何而学本门内功的口诀?皇陵派中,应当只有龙驭清父子会这门功夫,可是……这女子为何 要学?”

    他心中疑窦丛生,极欲弄个明白,当下不再考虑,掌按窗缘,就要将之震破,冲进去收拾康楚风等三人,忽听背后一个苍老古怪的声音响 起,低声说道:“别急别急!小伙子,这场好戏正精采哪,等戏看完了,我们爷俩儿再进去接替上阵不迟,难道还怕这小淫娃溜走么?”

    向扬大惊,没料到身后无声无息地多了一人,转身一看,但见一个矮小老头站在面前,秃头白鬚,身材枯瘦,全身上下似乎没有几两肉, 一身破布衣肮脏不堪,眼光却如锐利如鹰,只是脸上浮着一副色玻p'的神气,一见向扬转身,离窗边远了些,当即闪身过去,眼睛凑在窗边, 专心致志地往里面看去,一边舔着嘴唇,喉咙不断嚥下口水,却不理会向扬了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一百二十六)

    向扬见这老者神态猥亵,举止怪异,心中大起反感,道:“老丈,请让开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不答一字,头也不回,只是盯着屋中三男一女猛瞧,身体不住晃动。

    向扬微感奇怪,仔细一看,那老儿一手抵着窗櫺,另一只手却伸进了裤裆里,正前前后后地把弄发泄,鬍鬚掩盖下的嘴唇也古里古怪地扭 动着。

    忽听那少女一声尖锐哭叫,声极惨痛,只是声音模糊不清,想是嘴里仍含着马广元的阳具之故。只听得三个男子的笑声纷杂传出,似乎大 为得意。

    向扬听得心中大怒,心道:“这老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何必理他?”

    单掌一竖,说道:“得罪!”掌力向前疾推而去,正是“九通雷掌”中的一招,虽是对准窗口而发,但是威力波及甚广,那老人倘若不避 ,背心势必为掌风所扫。

    那老人陡觉身后掌风呼啸大作,瞬时大为吃惊,直跳而起,一跃二丈来高,骂道:“该死的小毛头,敢暗算你爷爷!”这么一避之下,雷 掌掌力已自他脚底卷过,无阻无碍,一掌将两扇破窗震得飞脱入屋,支离破碎。向扬不理那老人,顺势冲过窗去,双掌当前划个半圈,真气鼓 荡,震开半空中破碎窗木,已落足屋中,更不打话,一掌向康楚风击去。

    屋中四人见到有人闯入,都是一惊,康楚风识得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