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8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韩虚清向众车夫道:“附近如何?可有见到皇陵派的人走动?”一名车夫答道:“启禀老爷,四下一切安好。”韩虚清点点头,朝文渊道 :“文贤侄,你便随这位慕容兄弟,将向师侄接过来。”文渊还未回答,却听小慕容说道:“不必啦,我跟大哥去好了。”文渊一怔,道:“ 还是我去罢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笑了笑,凑在文渊耳边,轻声道:“我有事情要私下问问大哥,你留在这儿吧,我去就好。”文渊听了,微微一笑,道:“好罢。 ”

    小慕容走到慕容修身边,道:“大哥,走啰!”慕容修望了众人一眼,一回头,使开轻功疾奔而出。小慕容足下轻点,捷若飞鸟地跟随在 后,两人旋即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文渊心道:“慕容兄今日确是有些怪异,未有从前的疏狂之态。他的手指又是何人所伤?莫非就是因为这个厉害敌手,致使慕容兄狂态消 沉?可是慕容兄明明说话中气充沛,并未身受内伤。高手过招,只受如此外伤,那是以兵刃交战所致,可慕容兄以右手持剑,敌人若斩他手握 剑柄之处,又如何只伤一指?”

    他想了又想,不得其解,索性抛开不想,心道:“等小茵回来,问她便是。”

    一瞥眼间,见到蓝灵玉低着头,脸色苍白,神情徨惑,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,不禁说道:“蓝姑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蓝灵玉身子微微一颤,微显慌张,强笑道:“只是有点累,没什么的。”心中却想:“他为什么又来了?

    他……他还想对我纠缠不清么?可是瞧他神情,似乎很是气闷,和以前不同。他自己断了食指,应当是有悔过之意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他 这样的人,哪里会真正思过了?“

    却听韩虚清说道:“这一番辛苦下来,大家也都累了,都先歇一歇吧。”任剑清往林间草地上一坐,靠着一棵松树,翘起一只腿,笑道: “韩师兄,你的精心布置,倒是不错,来得及时,接应得当,可惜就没有几坛好酒、鸡鸭鱼肉,未免百密一疏。”韩虚清微笑道:“等明天一 早到了前头镇上,随任师弟吃喝便是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道:“等上一等,便不够痛快了。”说着伸伸懒腰,张口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韩虚清正色道:“任师弟,你也快四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随随便便,没半点样子。”任剑清笑道:“韩师兄,你也该五十岁了,还不肯随 随便便,那有什么人生趣味?”韩虚清摇了摇头,笑骂道:“不可教也!”

    石娘子、凌云霞等人或席地而坐,或四下闲步,藉以纾解情绪,稍事休息。

    华瑄走到文渊身边,拉拉文渊的袖子,低声道:“文师兄,你过来一下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文渊道:“在这儿说不成么?”华瑄脸上微微一红,道:“给别人听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那边韩熙听见,说道:“华师妹,等会儿向师兄他们来到,便要动身,还是先别随意离开的好。”任剑清哈哈笑道:“人家小俩口要谈情 说爱,你怎地去管了?”他这话说得甚响,文渊跟华瑄大为窘迫,作声不得。韩熙喉间咕地一声,不再说话,只是望着华瑄瞧去。

    文渊朝紫缘一看,只见紫缘微微一笑,说道:“文公子,你跟瑄妹去聊聊吧,我正想跟任先生谈一下琴曲。”任剑清眼睛一亮,道:“小 姑娘,你会弹琴?”

    紫缘道:“多少懂一些,只是不如文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文渊笑道:“那我们先失陪一会儿了。”说着挽着华瑄的手,往松林另一头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数丈,华瑄回头看了看,轻声道:“文师兄,再走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文渊笑道:“什么大秘密,要离得这么远?”华瑄红着脸,低声道:“你别管嘛,去啦,走啦!”一边催促,一边推着文渊往前走。走到 了松林另一端,见是一片草地,林木稀疏,明月照映,四下宁静平安。

    华瑄停下脚步,脸上表情犹豫不决,红晕上颊,轻轻一咬下唇,细声道:“文师兄!”文渊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华瑄神态忸怩,欲言又止,轻轻拨着手指,期期艾艾地道:“文师兄,我……我……我啊……”说来说去,却也只是几个“我”。文渊不禁微笑,说道:“师妹,别紧张啊。”

    华瑄嗯了一声,深深吸了口气,低声道:“文师兄,今天……在地宫里,你跟慕容姐姐找到我之前,我都跟韩师兄在一起。”文渊点了点 头。华瑄双手相握,压低了头,轻声道:“我……我一直都想着你。”

    文渊轻轻抱住华瑄,笑道:“你就是要说这个么?”只见华瑄俏脸通红,道:“还没有完啊,我……我……不管是那时候,还是现在,或 是以后,我都只会想你……你……文师兄,你一定要相信我喔。”说这话时,华瑄清澈的眼瞳中露出坚定的光彩,一张小脸却羞答答地,显得 十分稚嫩。

    文渊心中一动,双臂搂紧,柔声道:“师妹,我当然相信啊。即使你不说,我也知道。”华瑄面露喜色,轻声道:“好啦,我说完了。”

    文渊不禁好笑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笑道:“你这个小丫头,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,特别对我说这些话?”华瑄颇觉害羞,低声道:“ 这可是很重要呢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所想的,其实是担心文渊如果知道韩熙对她有意,或会对她有所误会,是以先行表白一番。

    然则她全没交代前因后果,说这话如同多此一举,文渊听来也就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可是她想法虽是天真,文渊耳听华瑄诉说心怀的浓情密意,却也不由得心情鼓动,又吻了吻华瑄的樱唇。华瑄了却心事,正觉开心,更是 主动回吻,发出几声“嗯、嗯”的柔腻声音。

    既已平安解救任剑清,文渊也是心情清爽,此时两人心生柔情,无事压抑,渐渐从站着变成坐着,从坐着变成横卧,手掌所抚摸的,也从 衣服换作了肌肤。

    华瑄轻轻喘着气,道:“文师兄,不要……不要脱太多衣服啦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怕有人来……会……来不及穿……”文渊听了,灵机一 动,轻声道:“师妹,你把裙子撩起来好了。”华瑄羞红着脸,躺在草地上,纤纤玉手执住长裙下摆,向上拉起,轻声道:“像这样子……是 吗?”

    随着华瑄的手臂移动,长裙慢慢撩起,那双精致如细瓷的美腿也一分分展露在文渊眼前。在月光轻临之下,丰润而柔嫩的大腿更加晶莹剔 透,几与月色相融为一,美得惑人之极。文渊不觉发出赞叹之声,柔声道:“好美啊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华瑄已然芳心大喜,羞赧之色溢于言表,更是娇艳绝伦。

    文渊伸出手掌,抚摸着华瑄双腿柔肤,由外而内,缓缓揉动,到了下身仅有的衣裤之上,轻轻压按一下,登时有些湿湿凉凉的。华瑄大羞,颤抖着喘了口气,含糊地道:“那么快……已经……已经湿了啊?”文渊轻巧地褪下那挡路的亵裤,只见绛红色的私处晶光闪闪,湿润得不 可收拾。文渊看得心旌摇动,轻声道:“师妹,我……我想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华瑄羞涩地道:“你……我本来就要给你啦……”说着只觉私处一凉,原来微风吹拂之下,潮湿的肌肤上顿时大感清凉,却也更增心中羞 意。文渊道:“不是,师妹,我想……我想这样……”低下了头,将脸往华瑄股间探去。华瑄惊道:“文……文师兄,不要,那里不干净啦… …啊、啊……嗯……”突觉下体一阵刺。

    才解到衣襟半敞之时,文渊的右手却又摸到了华瑄臀上,稍加施力,似捏似推,柔软的香臀一陷下便又弹起,充分展示她青春的胴体何等 诱人。文渊两面夹击,华瑄顿时坠入迷情,春声紊乱,连连呻吟:“文……文师兄……太……太过分了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啊啊……”她腰带未 解,仅是将衣襟打开,已然迫不及待,急切地摸着薄衫之下的肌肤,叹声不止,迷迷糊糊地喘息着:“再……再这样子……唔、啊……我会… …没办法……再做……啊……嗯、啊!我……受不了……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华瑄确然受不了了,她失魂落魄地揉着自己的双乳,汗水淋漓而下,满身衣衫尽湿。文渊亦觉华瑄秘处泉涌不止,舔也来不及舔,已经到了情浓极处。耳听华瑄的娇声阵阵,文渊的下体也难以克制,早就整军待发,极欲大展神威一番。

    眼见时机成熟,文渊一抬头,轻声道:“师妹,我……我要去啰。”

    华瑄已被他引逗得满心盼望,就算文渊不说,她也打算忍住羞意直说了,此时听他先行出口,不禁轻呼一声,眼中如要滴出水来,只是望 着文渊,便已经尽显自身情欲炽烈,难以描绘,一双小手却是急着去解文渊腰带,探着文渊阳物,轻轻握着,喘着气道:“好热喔……文师兄 ,赶快……我……我快要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突然起身,扶着华瑄站起,卷起的长裙又垂了下来。华瑄正等他冲阵而入,哪料他有此举动,疑惑之下,轻声喘道:“文师兄,怎… …怎么啦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在她双唇印上一吻,道:“就要开始啦。”将她拉到一株青松之下,转过她的身子,将她反压在树干上,从后面撩起了长裙。华瑄登 时羞怯难言,隐隐有些不安,娇声喘着:“这样子……好奇怪……啊!”突然下体一阵力道贯入,文渊已经从她身后长驱直入,挺进了那片水 乡泽国。华瑄出其不意,忍不住惊声呻吟,猛地抱紧树干,随即开始承受一波波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文渊从华瑄背面进攻,双手绕到娇躯之前,掌握住了两个浸满香汗的嫩乳,施以重重爱抚,感受快意之余,更加荡漾的音色,随着文渊一进一退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华瑄的肌肤摩擦着松树干,另有一种刺境,不知作何感想?然 而华瑄是当真被文渊袭击得心神欢醉、魂不守舍了,只听她声声喘息中,夹杂着两人下身碰撞的声响,虽然文渊仅是解开裤带,华瑄的衣服也 尽数穿在身上,不过半遮半掩,反而更加衬托她身段玲珑,引得文渊情炽一片,动作得更为明快,抽送之间,流泉飞溅,洒得树干斑斑水渍, 草地点点露珠。

    华瑄竭力克制喘息,颤声叫道:“文师兄,文师兄……拜……拜托……抱住我……拜托!”文渊攻势正是如火如荼,心神放纵,听了华瑄 的恳求言语,心中一荡,握住华瑄双腕,将她带离松树,一把将她纤腰揽住,狂吻她纤细的颈子,不胜爱怜,低声道:“当然好……师妹,我要紧紧抱住你……”华瑄嘤咛一声,尽力转回了头,双眼因兴奋而显得迷蒙朦胧,口中不停呼出娇息。

    没有松树支撑,两人立时一起倒在地上。文渊一翻两人身子,压在华瑄身上,下体的神兵依然以强悍的威势进击。华瑄的衣衫已然凌乱不 堪,此时趴在草丛间,迎接文渊的重重力道,只摆布得她全无抗拒之力,肩颈、双乳、腰腹全在文渊双掌游走下,快感如潮涌至。

    松林之中,惟闻两人亲匿之声,文渊摆动越来越急,华瑄的呻吟也到了全然抑制不得的地步,文渊吻她的颈后,她便勉力斜身伸手,一手 去抚摸他的头发,狂乱地呢喃着:“哈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已经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即将达到至高极乐之时,文渊忽然自身后架住华瑄两臂,身体一仰,将华瑄上半身稍稍架离地面。华瑄摇摇摆摆地扭动纤腰,三 分哀怨、三分紧张地呻吟:“文师兄……文师兄!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文渊下身冲出一道巨力,热腾腾的阳精直贯华瑄娇嫩的肉体,华瑄登时浑身滚烫,失声而叫:“啊、嗯啊、哈啊……!”俏目 紧闭,粉红色的肌肤娇艳欲滴,楚腰如欲断折,整个人好似要融化一般。或许是先前之后的余味。

    十景缎(九十九)

    正在两人温存之际,忽听几声轻笑自林间传了过来。文渊和华瑄听见,都是大为窘迫,同时坐了起来。华瑄悄声道:“慕容姐姐来啦。”

    只见小慕容从松树林中走了出来,眼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,神情似嗔似笑,道:“好啊,我才离开一会儿,你们就胡来了?”文渊甚是尴尬,只是笑着。华瑄羞红着脸,低声道:“慕……慕容姐姐,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啊?”小慕容面露捉狭之意,笑道:“不赶快回来,怕他被 你累死啦,我跟紫缘姐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回却轮到了文渊脸红,道:“别胡说啦。小茵,找到师兄了么?”

    小慕容道:“找到啦!还有一位好漂亮的姑娘,和一只小猫,全都一起来啦。”

    华瑄“啊”地一声,道:“那就是向师兄说的,我们以后的师嫂吗?”文渊牵了华瑄的手,笑道:“咱们去看师嫂去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轻轻咳了一声,笑道:“先把衣服弄整齐点,别给人看笑话了。”两人脸上一红,再将衣衫整理一阵。小慕容笑吟吟地绕到文渊背 后,又转到华瑄身前,突然凑到华瑄耳际,轻声道:“刚才他是不是从后面来的?”

    华瑄吓了一跳,嗫嚅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小慕容笑道:“你前面衣衫沾的沙土特别多,那还用说吗?”华瑄一听,登时羞得面红 耳赤,慌忙拍拍身上尘土。

    三人回到松树林中,文渊便见到向扬、赵婉雁两人正坐在一株松树下,慕容修远远靠着另一棵古松,眼光不对着众人。文渊抢先奔上前去 ,叫道:“师兄!”

    向扬一见文渊,当即站起身子,笑道:“师弟,没受伤吧?”文渊道:“这要多谢韩师伯赶到,否则地宫之中,安危难料。师兄,你好多 了吗?”向扬道:“好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牵着华瑄的手走到赵婉雁身前,笑嘻嘻地道:“妹子,这就是你的师嫂啦。”赵婉雁赶紧起身,面染红晕,慌忙说道:“哪……哪 有,我跟向大哥还不是……还不是夫妻……”说着脸蛋更加红了,又道:“你……你是向大哥的师妹吧?我听向大哥说过。”

    华瑄极是开心,握住赵婉雁的手,笑道:“我是啊,可是向师兄都不太跟我说你的事。”说着凝望赵婉雁的脸,眨了眨眼。赵婉雁被她看 得一阵靦腆,低头微笑,偷偷看了一下向扬。

    忽见一个白色身影自树后窜出,在赵婉雁脚边跑来跑去,呜呜而叫。赵婉雁弯下腰去,将小白虎抱了起来,轻声笑道:“宝宝,乖一点喔 。”小白虎闭上眼,把头靠在赵婉雁胸口,轻轻摩擦。华瑄没看过小白虎,觉得好玩,道:“师嫂,这是你的猫啊?”赵婉雁微笑道:“是只 小老虎。”说着脸上微微一红,道:“华姑娘,你别叫我师嫂啦,我……我……听着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华瑄嫣然笑道:“那我叫你赵姐姐,好不好?赵姐姐,让我抱抱看它好不好?”

    赵婉雁微笑道:“好啊。”将小白虎交到华瑄怀里。忽听杨小鹃叫道:“华妹妹,这只小家伙不太安分,你可要小心喔。”向扬和赵婉雁 闻言,想到日间杨小鹃被擒之事,不觉都有些尴尬。华瑄愕然不解,道:“什么意思?”一边轻轻拍拍小白虎的头。

    小白虎窝在华瑄怀抱里,朝她胸口嗅了嗅,突然伸出舌头,往她衣襟之间的肌肤舔了一下。华瑄“啊”地惊呼一声,脸上发热,正觉微慌 ,小白虎又把头往她右边乳房依靠过去。赵婉雁连忙把小白虎抱了回来,在它额头上叩了一下,道:“才叫你要乖的,还要胡闹?”小白虎缩 缩头,呜地一叫。

    华瑄转头一看,见到小慕容一副惊奇的神情,紫缘抿嘴微笑,颇觉不好意思,低声说道:“赵姐姐,还是你抱好啦。”

    一众女子正自嘻笑,那边文渊引着向扬见过了韩虚清、任剑清两位长辈。向扬见韩虚清面如冠玉,气度超群,俨然一位有德君子,任剑清 却是粗旷随性,全没尊长模样,暗道:“师父同门四位,人品风范当真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道:“既然向贤侄已然会合,那么我们即刻行远,以摆脱皇陵派的追击。至于这位赵姑娘……”话声一顿,脸色微见迟疑。

    向扬休养之时,已听赵婉雁说了自己脱险始末,心道:“婉雁倘若回去,势必给她爹爹盘问,婉雁只怕应对不来,说不定龙驭清又会前去 侵扰,岂非危哉?”

    上前几步,说道:“韩师伯,让赵姑娘跟我们一起走罢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道:“我正是打算让她同行。她是靖威王府郡主,如果就这样回到京城,难保不会泄漏了我们的行踪。”向扬一拱手,道:“多谢 韩师伯。可是有一件事,须让师伯得知:赵姑娘与小侄同心同意,师伯其实不必多虑此事。”

    赵婉雁想到能与向扬在一起,登感心中欢喜,但是思及童万虎等人大闹京城,父亲必定会派人四下追查自己下落。日后与父亲相见,也必 甚为难堪,不禁黯然担忧。向扬看出赵婉雁心事,走近她身旁,安慰道:“婉雁,现下再怎么担心,也是徒然,可是你必须先避过这场风波。 ”赵婉雁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不要紧的,向大哥……我……我能跟你在一起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分别乘上五辆马车,趁夜续往南行。行出三十多里,忽听远方马蹄得得,向众人乘车而来。韩虚清分派两名汉子前去应对,继续行车 ,过不多时,便没了人马跟随蹄声。

    待得马车行缓,一行人来到京城西路十里外的一处市镇,天色也已破晓,晨光自车幕之间透了进来。韩虚清领着众人到了一间客栈,稍事歇息。任剑清腹里早已饿得空空如也,一进店里,第一个管的不是客房,首先据案坐下,叫道:“店家,打三十斤好酒来,再来十斤牛肉,五 只鸡鸭。”

    华瑄奇道:“任师叔,你吃得下这许多东西么?”任剑清笑道:“肚子饿了,多花银两不算什么,吃得饱要紧。这些酒菜也不是我一个人 吃,难道你们没一个饿的?”朝韩虚清一指,道:“何况有我韩师兄在此,银两不必我来花,多少帐也由他付,大家大可不必担心。”韩虚清 摇头微笑,道:“任师弟,你这脾气总该改改。”任剑清哈哈大笑,眼见酒保拿了酒来,立时劈手夺过,斟了一大碗酒,咕噜噜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小二、酒保殷勤侍奉,奔走不休,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