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7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韩虚清飘身迎去,挥掌接下,回身道:“文贤侄,这把剑削铁如泥,快快斩断你禁锢你任师叔的铁圈。”文渊大喜,道:“多谢韩师伯! ”正要奔到任剑清身前,手臂连挥,剑光起落,内力催动神兵利器,只听“嗤嗤嗤”连声轻响,扣锁任剑清全身上下的铁环一一被太乙剑削断 ,落在地上,铿啷有声。龙驭清深知韩虚清武学精深,多年不见,更不知他进境如何,当下凝神盯视韩虚清,毫不分神,对文渊也就鞭长莫及 。

    任剑清手足得获自由,长啸一声,翻了个身,笑道:“舒服多了!”脚下突然站立不住,摔倒在地。文渊大惊,连忙上前扶起,叫道:“ 任师叔,怎么啦?”

    任剑清挣扎起身,骂道:“四五天没东西下肚,饿得全身乏力,连我这双脚也站不住,真他妈的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劲风袭来,龙腾明飞身赶至,喝道:“小贼!”这一出手,乃是九通雷掌的正宗招数“疾雷动万物”,来势快极狠极,文渊正在 关照任剑清,惊觉背后风声乍响,已然无法闪避,当下回身刺出一剑,尽显“指南剑”之要旨,全无花巧,一剑之中后劲绵密,太乙剑上银光 浮动,直指龙腾明心口。

    倘若文渊空手应对,仓促之间,绝难抵挡“疾雷动万物”快如风雷的进击,但是手中三尺青锋,却替他争了招数上的先机。龙腾明掌力及 于文渊之前,自身胸膛定会伤在太乙剑锋刃之下,指南剑又是稳重取胜,文渊纵然中掌,剑势未必便消,只怕自己反要惨遭穿心之祸,不禁骇 然,当下掌力分拍左右,脚下一点,又已退开,一进一退之间,身手迅速矫捷,反应之快,与文渊可说不分轩轾。

    文渊笑道:“承让!”反手掷出太乙剑,准确射还给了韩虚清。韩虚清一手抄住,随意指向龙驭清。龙驭清见他摆出指南剑起手式,从心 所欲,法度自然,心中暗哼,口里冷冷地道:“这指南剑你该练得熟极而流了,又有太乙剑在手,要是还死在我手上,可没有怨言了罢?”韩 虚清淡淡地道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熙儿,你们护着任师叔出去罢。”韩熙道:“孩儿遵奉爹爹之意。”上前要去扶任剑清,却见任剑清挺身站起,笑道:“走路也不能走,那还得了?不用你们扶了。”回身向龙驭清道:“大师兄,现下我没力气跟你 打,咱们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说着大步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任剑清说话之时,韩虚清手中太乙剑依旧分毫不动,对正龙驭清中路,龙驭清若要阻拦,便要先斗上韩虚清,他自是心里有数,但要让任 剑清悠然自得地离开,却如何不怒?双眼怒张,喝道:“我这长陵地宫,岂容你们来去自如?”左掌一提,寰宇神通功力循环奇经八脉,一掌 正面拍向韩虚清。

    韩虚清挺剑相对,凭着太乙剑的无坚不摧,这一招指南剑威力更加惊世骇俗,旁人只见白芒倏闪,紧跟着崩然巨响,龙驭清的九通雷掌打 在了空处,韩虚清手中剑锋也没刺在对手身上,一道道低沉的声响却在石室中缭绕不散,好似重重闷雷,又如狂风怒号,众人耳中无不隐隐生 痛。两股深不可测的内力交相擦过,余威竟波及四方,一至于此,委实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龙驭清纵声大喝,怒目鼓气,一掌一掌击将出去,都是惊天动地的莫大神威。

    韩虚清身形游走,仗剑护身,太乙剑化作道道光屏,或横出、或直送、或斜行,原应招数简洁的指南剑竟然生出万般变化,却又不失沉稳,剑法开阖繁密无比,居然每一剑都是实招,剑风逼得四周冷气飕飕。

    文渊看得惊佩交加,心中不绝赞叹,暗道:“韩师伯剑术之精,神奇至此,当真举世无双。指南剑能使到这等地步,已非剑法原创所及。 韩师伯钻研指南剑到了此等造诣,我可不及万一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看得出神,忽听紫缘在一边叫道:“文公子,快走啊!”文渊霍然惊觉,转身一看,任剑清、巾帼庄四女、韩熙等人都已退出门外, 只紫缘神色急切,等在门口。文渊心道:“有韩师伯给我们掩护,龙驭清应当追不上来,正是脱身良机。宋有程颢言曰:”志不可慢,时不可 失“,此言断断不错。”当下朝韩虚清一躬身,道:“韩师伯,侄儿先走一步,必定护送任师叔平安离开。韩师伯,你千万小心,龙驭清居心 险恶,不能久斗。”韩虚清手上剑招不缓,淡然笑道:“去罢,外头有人引路。”

    文渊牵了紫缘的手,飘步出门。龙腾明见父亲尚在。

    文渊微微一怔,回头一望,见那少女远远落后,身法寻常无奇,料想武功平平。吴公公的步法却灵活诡异之极,步伐跨出极小,每一步之 间却踏得奇快,自己奔出一步,他便急赶了三四步,居然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众人冲过通道,下了阶梯,只见两名青衫男子立在前头,向韩熙拱手为礼,一人说道:“少爷,老爷已经破了这里最近的一道暗门,直通 地上,请往这里。”

    韩熙喜道:“好极了,快快带路!”那汉子道:“遵命!”转身领着众人而走。

    文渊和紫缘此时也已跟上众人,后头吴公公一路窜下阶梯,步法之快,竟比文渊迅速逾倍,只这一段阶梯之差,便已追到了文渊背后,一 掌软绵绵地拍了过来,显是满含阴劲。文渊身子一侧,飘然让开这招。吴公公咕地一笑,道:“小子身手果真不差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和华瑄见文渊被吴公公缠上,一齐回奔。韩熙叫道:“华师妹,怎么了?”华瑄道:“我去帮文师兄!”韩熙皱起眉头,道:“这 可要落后了,会找不到出路的。”华瑄急道:“我们先走,文师兄跟紫缘姐姐也跟不上啊!”韩熙轻轻顿脚,回身向领路的两人道:“先等一 会儿。”众人便即停下。

    小慕容奔到紫缘身边,低声道:“先过来,让他应付。”紫缘点点头,轻声道:“文公子,要小心啊。”跟着小慕容往后退开。吴公公轻 声道:“这么容易走了?”忽尔身形一晃,飞快绕过文渊,直向小慕容冲来。文渊心随意转,脚下方位奇幻无方,正是“庄周梦蝶”的神妙步 法,吴公公未及霎一霎眼,文渊又已挡在他面前,心头一惊,倏然停步,小慕容和紫缘已好整以暇地远远退开,只听小慕容笑道:“容易极啦 ,有什么难?”

    吴公公一咧嘴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很好,很好,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,不愧是英雄出少年。”说话之际,一阵脚步声急响而来,那骆 姓姑娘也已追到,呼吸急促,额头微渗汗珠,似乎颇为吃力。她喘了口气,刷地拔出腰间一柄弯刀,叫道:“吴公公,这个人让我来杀!”

    众人见她身材挺秀,面容秀丽,脸上神情却满是恨意,咬牙切齿,无不愕然。

    文渊更是大感意外,被她瞪得莫名其妙,道:“姑娘何事如此愤慨?在下与姑娘无冤无仇,为何一出口就要取我性命?”

    那姑娘一横弯刀,叫道:“文渊,你听清楚了!我是神驼帮帮主骆天胜的女儿骆金铃。你跟向扬杀了我父亲,此仇不共戴天,我……我要你以死偿还!”也不知她是过于合理。唉,冤冤相报,何时方了?”

    骆金铃走上一步,脸怀仇视之色,低声道:“你终于认了吗?”手中弯刀霍然一劈,一道银光疾划文渊咽喉,一出手便是致命招数。文渊 退了一步,避开刀路,单掌轻扬,一股柔和掌风扫出,冲在弯刀之上,骆金铃但觉虎口一热,已然握不住刀柄,“铿啷”一声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她一招失利,次招立出,右手掌倏地一翻,当先护身,左臂疾伸,一掌往文渊右胁打来。文渊挥臂一格,内劲发出,将骆金铃手掌震开。 骆金铃但觉手臂一酸,反被文渊这一格的劲力。”想到此处,不由得心中感慨,方才对吴公公一战大胜之情登时淡了,朝骆金铃微一躬身,道:“ 骆姑娘,你想杀我以报父仇,在下无话可说,日后相见,你随时可前来复仇。”说着转身便走,随着众人赶路离开。

    骆金铃待在原地,自知武功非文渊之敌,杀父之仇却又是刻骨铭心之痛,一时心中茫然,竟然没有追赶。

    一行人随着韩家仆从在地道中左旋右绕,紫缘由文渊牵着,尽跟得上。

    任剑清虽然体力衰弱,但是他生来就是一副硬脾气,不住景,今日得见任先生形相,突然觉得会有此事,却也合情合理,忍不住笑了一下 ,任先生切莫见怪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放声大笑,道:“你这丫头说话倒直。”停了一下,朝文渊笑道:“文兄弟,你走的桃花运非同小可,上次见到你,已经有了两个 如花似玉的小姑娘,这回又多了一个红粉知已。任某生平对女人敬而远之,你却一口气有了三个姑娘,却是如何?哈哈,啊哈哈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说出来,倒有四个人同时脸红,巾帼庄诸女莞尔而笑。小慕容在一旁道:“任前辈,你是长辈,怎么可以胡说八道欺负人?” 任剑清笑道:“怎么是欺负人?文兄弟兼容并蓄,这是他的了不起,我可当真佩服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前头带路的两人停下脚步,欢声叫道:“到了,到了!”众人随之停步,只见是身处一个大石窟中,石窟只有一道铜门,以及来时通道一条。忽听身后一人说道:“怎地还在这儿?”一个人影飘然越众,正是韩虚清随后跟至,手中太乙剑沾着些许鲜血。韩熙道:“中 途受了点阻碍。爹,你没受伤么?”

    韩虚清道:“不碍事。龙驭清受了轻伤,随后便会追来,快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领路的两人中,一人前去推开铜门,只见门后一级级青石阶梯,盘旋向上。

    众人拾级而上,走入了一条狭窄地道,极是幽暗。走了数丈,忽然听到上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嚎。

    韩虚清低声道:“上面有人,大家留神些。”众人凝神提防,继续向上攀行,不多时,只见一个穿着青袍的身影由暗处一步步走近。韩虚 清朗声道:“阁下是哪一位?”那人嘿了一声,道:“你不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来人这一说话,蓝灵玉心中突地一跳,脸现惊惶。小慕容奔上前去,叫道:“大哥!”

    那人咦了一声,道:“小妹?”走到洞壁油灯火光所及之处,照出面容,来者却是慕容修。小慕容笑道:“大哥,你也来啦!可惜你来晚 啰,我们大功告成,正要出去呢。”慕容修冷冷地道:“不晚,不晚!上面十几个皇陵派的守在这密道门口,杀得还算过瘾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稍一低头,望见慕容修右手,登时大惊,叫道:“大哥,你……你的手指怎么了?”慕容修一举少了食指的右手,看了一看,放下手,道:“小事罢了,碰上了个厉害对头。”小慕容道:“是谁?是黄仲鬼吗?”慕容修面色一沉,道:“没黄仲鬼的本事,不过我可奈何不 了他。”蓝灵玉听着,心中一乱,偏过了头,不与他目光接触。

    小慕容瞧着慕容修神情有异,言语中精神不若从前,心中暗暗奇怪。却听慕容修道:“文渊小子,你那师兄受伤不轻哪,等会儿到了上面 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文渊一怔,道:“师兄现下不在京城吗?”慕容修嘿了一声,道:“在城外,旁边有个女娃照应他,死不了的。”说着哼了几声,道:“ 早知道你们现在便杀了出来,我大可不必操心,老远跑来这儿多费手脚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大哥,我可不用你操心吧?”慕容修横了她一眼, 鼻子哼了口气。

    十景缎(九十八)

    当下慕容修与众人并了一路,沿着通道蜿蜒上行,走着走着,前面忽有一道凉风微微吹来。杨小鹃喜道:“到啦,有出口了!”

    只见前方洞顶微光清洒,柔色如水,照了一地朦胧光亮。众人大喜,纷纷自洞口穿出。一出地洞,晚风拂来,月在西天,已是深夜,四下 寂静清旷,却是一处山野,洞口旁放着一块巨岩,想来本是关闭密道所用。从阴暗的地底回到地上,人人都是大感舒畅,心情为之一松。只有地上躺着多名尸体,乃是方才为慕容修所杀,这才半点也不愉快了。

    任剑清抬头向天,纵声大笑,朝空处打了几拳,踢了几脚,神情欢喜无比,叫道:“被关在地下这几天,真可闷得死人了!”他拳打脚踢 一阵,舒了口气,向石娘子等一众抱拳行礼,道:“任剑清一介匹夫,得蒙各位前来相救,恩德无以回报,只有在此先谢过了。”石娘子道: “任大侠何必客气?敝庄老庄主在世之时,说起任大侠的仁义,时常感念在心,今日之事,乃敝庄份所当为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道:“这地方在天寿山之外,是皇陵派出入地宫的密道,离陵寝不远,皇陵派随时可能追到,必须速速离开,方算脱险。”文渊道 :“韩师伯,现下该如何行止?”韩虚清道:“先往南边去,我已在一处安排了车马接应,与向师侄会合之后,再谋后定。”诸人之中,论到 辈分声望,均以韩虚清最尊,此言一出,众人均无异议。只有慕容修哼了一声,却不言语。

    一行人加快脚步,一路越过山林郊野,迳往南行。韩氏父子在前领路,众人跟在后头。路上所经均是偏僻小径,荒草落叶,湮灭来路,龙 驭清即使率众追击,也未必能分辨得清该往何处。走出二十来里,到了一处松树林中,只见五辆马车停在前头,几名车夫迎上前来,齐向韩虚 清父子行礼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