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6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只听韩熙缓步走来,柔声道:“你或许昨天才见到我,我却在那之前便看过你了,再也无法忘怀。华师妹,在昨日之前,我时时刻刻都在 想着与你再会。昨天夜里,我已下了决定,此生定要和你长相厮守。”

    华瑄心里慌乱,随着韩熙走近,她也不住后退,背心抵上了石壁,颤声道:“韩师兄,不行的,我……我……我只喜欢文师兄。韩师兄, 我决不能跟你在一起。”韩熙一阵默然,缓缓地道:“话虽如此,只怕文师弟已然不在人世。”

    华瑄心底一惊,叫道:“韩师兄,你说什么?”韩熙叹了口气,说道:“龙驭清武功之高,举世罕逢敌手,单凭向师弟和文师弟二人之力 ,断非其敌。加上卫高辛、葛元当等人,更是凶险。龙驭清下手狠辣,一旦取胜,怎会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华瑄花容失色,眼前仿佛现出一幕文渊、向扬力尽而败,惨遭杀害的恐怖景象,不禁惊叫一声,叫道:“不会的!向师兄跟文 师兄绝对不会有事,他们……他们能平安打退黄仲鬼,不会被龙驭清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情急之下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韩熙却道:“龙驭清的 厉害,岂是黄仲鬼能够比拟?文师弟功力更加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忽听一声清脆的少女轻笑,远远说道:“不劳你操心了,他可还活得好端端地。”接着一道火光照来,通道中立现光明,两个人影飘然而 至,正是文渊和小慕容到了。

    华瑄见到文渊,大喜过望,奔了过去,欢声大叫:“文师兄!”双手一伸,投在文渊怀里,紧紧抱住,叫道:“文师兄,你终于来了!” 她正被韩熙说得提心吊胆,又惊又怕,此时看到文渊,登时由忧转喜,欣喜无限。

    文渊轻轻抚摸她的发际,笑道:“韩师兄在这里,别撒娇啦。”华瑄面上微热,心道:“文师兄没听到韩师兄先前说的话罢?”稍一站直,离开文渊胸膛,却仍是不胜爱恋地望着文渊,心中甜丝丝地,暗想:“虽然对不住韩师兄,可是我总只喜欢你。文师兄,你也只能喜欢我跟 慕容姐姐、紫缘姐姐喔。”她跟紫缘、小慕容相处有如姐妹,既无心结,自然而然地将她们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韩熙见到华瑄对文渊如此亲匿,脸色微显僵硬,但随即平和,笑道:“文师弟果然好本事,能在跟龙驭清交手之余全身而退,当真了不起 。”文渊忙道:“韩师兄过誉了,尚未救出任师叔,自然要先留得有用之身。”小慕容眨眨眼,笑道:“是啊,要是你真出了什么岔子,那些 存心不良的贼人可就乐了,那怎么可以?”说着侧目向韩熙一望,笑道:“韩公子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韩熙若无其事,说道:“是啊,文师弟,皇陵派曾在你们和巾帼庄手里受过挫败,这地洞又是古怪甚多,你须得小心在意,别要中了他们 的报复暗算。”小慕容瞄了韩熙一眼,心中暗暗咒骂:“你这王八蛋倒会演戏,本姑娘迟早拆穿你。”

    她跟文渊来到附近,只听到韩熙说着文渊或已遇险云云,之前和华瑄之间的对话并未听到,否则小慕容暗刺的言语定然不只于此。

    华瑄向文渊身后望去,说道:“向师兄呢?向师兄怎么不在?”文渊道:“师兄受了伤,正在调养伤势,不能来长陵地宫了。”华瑄一惊,连忙追问道:“向师兄受伤了?伤得重吗?”文渊微笑道:“被龙驭清反意过炽, 一时不能克制,心中只盼他另寻良缘,别要害得文渊跟他身在同门,而起纠纷。

    文渊以韩熙身为师兄,甚是相敬,全没想到他对华瑄有所冀望,心中只想:“这地洞非是善地,大家都能平安无事,实乃大幸。趁着龙驭清未回,正是救出任师叔的大好时机。”只是华瑄等轻功有所不及,他便不能全力施为,脚下虽已极快,也只是七八分力,以免华瑄、小慕容 跟不上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四人已上了通往地牢的石阶,穿过长廊,来到巾帼庄四女与龙宫派大战的石室。只见石室中躺着二十来具龙宫弟子的尸体,却 不见石娘子、紫缘等人。

    文渊停下脚步,怔了一怔,心道:“莫非石姑娘她们先去地牢了么?”

    却听小慕容笑道:“啊呀,龙宫派中有这样美的女弟子吗?”一边说,一边弯腰瞧着一个龙宫弟子的尸身。只听那人轻声而笑,居然坐了 起来,说道:“茵妹眼光好厉害,真瞒不过你。”只见那人眉目如画,清秀端丽,乃是紫缘,只是换作了龙宫派中人的装束。

    只见众多“尸体”之中,另有四人一一起身,正是石娘子、凌云霞、蓝灵玉、杨小鹃四女,都穿着龙宫派的衣装。文渊一见,登时了然, 笑道:“石姑娘,原来这便是你的应敌方法。”石娘子微笑道:“下下之策,倒还挺管用。本来倒在这里的龙宫派之人,还没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却原来文渊一走,石娘子便吩咐诸女换上死去的龙宫弟子身上的外衣,将尸体用自己的衣物稍加掩盖,听得有人来到,便伏地混在阵亡的龙宫派门人之中,只是不露出面貌。待得敌人走近,趁其毫无防备,立时翻身而起,将其除却。此法原是为了提防皇陵派守陵使,或是敖四海 等武功高深之辈,以免蓝灵玉等久战无力,不易应付,是以借重奇袭之效。只是直至文渊带着韩熙、华瑄、小慕容回来,也只击杀了数名来回 巡视的龙宫弟子,算得平安。杨小鹃亦已转醒。

    文渊见紫缘穿上男装,衣服显得有些宽大,腰间裤管处处皱褶,但总比先前只有少许遮掩的衣装好得多,只是她面貌太美,和这身男子装 扮着实难以搭调,不禁低头微笑。

    紫缘见他暗笑,有些不好意思,轻声嗔道:“怎么啦,有什么好笑?”

    文渊笑道:“没什么。只是没想到过,这龙宫派门人穿来平平无奇的衣服,现下可觉得好看得紧。”紫缘脸上一热,微笑道:“你若喜欢 ,我就穿着。”

    凌云霞咳了一声,笑道:“文公子,现下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机。”文渊一阵尴尬,笑道:“是了,我们这就走罢。”

    众人走上回头路,到了分岔之处,走向左边的通道。这通道由石砖所叠砌,两侧通道几乎完全相同,走了一阵,眼前一宽,也是一个大石 室,油灯中火光昏黄,不甚明亮。

    文渊等人穿过石室,继续前行,过了十来丈长的石道,尽头赫然是一道黑铁大门,门外却无一人。众人缓缓走近,只听得铮铮声响,几声 琴音隐隐自门后传来。紫缘轻呼一声,极低极细地说道:“文公子,是你的琴啊!”

    文渊更是心惊,听这琴弦所发之声,确是文武七弦琴,不禁暗叫不妙:“糟之极矣,看来龙驭清已回来了。”心念一动,又是一凛:“龙 驭清必然知道文武七弦琴是师门重宝,难道他竟在参悟琴中奥妙?”

    十景缎(九十五)

    那琴声只弹了数声,便即止歇,一个男子声音传出:“任师弟,你听得明白,这难道还不是文武七弦琴吗?”语音中颇有得意之情。文渊 、石娘子等听出说话之人便是龙驭清,都不由得暗暗戒备。

    但听另一个男子哈哈大笑,声音响亮,极是粗豪。文渊一听,登时又喜又忧,耳听这正是任剑清的声音,相隔一门,便能会面,如何不喜 ?但是龙驭清已归,又不知门后尚有多少高手,却又十分可忧。

    龙驭清沉声道:“有什么好笑?”只听任剑清大声说道:“大师兄,你夺得了文武七弦琴,却又如何?这琴中的奥妙,你能领会得到么? 老实告诉你,要从文武七弦琴上修练本门绝艺,当今武林,除了我跟文兄弟,只怕很难找出第三个人。”龙驭清哼了一声,并不作答。

    忽听一个年轻男子的口音道:“任师叔,你和爹毕竟是同门师兄弟,何必闹得水火不容?你把文武七弦琴的秘密说了出来,与爹尽弃前嫌 ,彼此重修旧好,岂不美哉?”任剑清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说道:“小子,你不必花心思哄骗任某,这个谎撒的太不高明,别指望我上当。”

    文渊心道:“听这男的说话,便是那位骆姑娘口称少爷的人了,原来真是龙驭清的儿子。”思索之际,只听龙驭清冷冷地道:“我能不能 找齐十景缎,你还管得着么?任师弟,再给你一个机会,你只要说出文武七弦琴的秘密,交出师父传下的十景缎,做师兄的顾及同门之情,从 此不再为难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说道:“大师兄,我额头上这道剑疤,是你当年追杀我时划的,只要再深入几寸,此刻我早就一命呜呼。十几年来,你的同门之情 我领教多了,大伤小伤总结起来,可以杀掉十个任剑清。反正你已经拿到了文武七弦琴,我这个师弟是生是死,你也不放在心上。十景缎我是 不会交出来的,你有本事,自己去找了出来,也不必给我什么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龙驭清大怒,道:“好!你不说,要充硬汉,我就成全了你。”说着顿了一顿,门后悄然片刻,众人不明就里,都是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忽听龙驭清扬声吐气,显是运起了极高深的功诀,缓缓地道:“这”寰宇神通“的威力,你该清楚的很,我要杀你,可以让你一掌而毙, 也能让你辗转痛苦十余日。”任剑清笑道:“好极了,师父只传了我九转玄功,寰宇神通我承受不起,随你施为,我等死就是。”龙驭清冷笑 道: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那十景缎我自有方法找得出,文武七弦琴也还有那文渊小子知道运用法门。你是那老贼的好徒弟,我就送你去跟他 相会。”话声一止,便听任剑清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。

    文渊大惊失色,心知龙驭清恼怒之余,已决心痛下杀手,哪里还能按耐,一拍掌,猛然震开铁门,叫道:“龙驭清,看剑!”只一瞬之间 ,他纵身飞奔入房,长剑飞腾出鞘,去势疾如流星,快似闪电,直刺龙驭清后心。

    他这一下出手刻意扬声,正是故意要龙驭清发觉,有所迟疑,以免任剑清被他毙于掌下。果然龙驭清听得破门喝斥之声,心头一惊,暗道 :“这小子竟然闯到了这里!外头的机关竟没拦下他?”他右掌才按上任剑清心口,文渊的长剑便已逼到身后咫尺,当下撤掌回扫,一股浑厚 掌力广被六尺,坚同屏障,剑刃被压迫得弯曲欲折。文渊一声清啸,轻飘飘地一个跃身,长剑一圈一抖,柔劲漠然,冷冷地看着文渊。文渊心道:“看她服饰, 当是我和紫缘跟踪而来的那位骆姑娘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见他不答,更是怒气冲冲,正要发作,龙驭清已走上数步,冷冷地道:“好,想不到你们居然能通过重重机关,算是有些本事。哼 哼,可是来到这里,你们依然是死路一条,又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小慕容笑道:“重重机关?这就奇了,我们可没碰上什么厉害机关啊。

    那陷落的地板,倒是想通不过亦不可得。“龙驭清一听,甚是诧异,心道:”外头石砖通道布满暗箭毒气,脚步落得不对,便会触发,难 道这些家伙竟然全数破解了?“他之所以放心亲自到京城捉拿向扬、文渊等人,除了有精密布置的诸多高手,也因为这暗器步道非同小可,任 你武功通天,只要中了一枝毒箭,都是难逃一死。眼见文渊等人尽皆安好,似乎根本不知有暗器一事,心中大疑,暗道:”即使机关没能截下 他们,现下既然送上门来,我便亲自出手,亦是相同。“

    想到此处,龙驭清脸上杀气大盛,双掌蕴劲,衣衫轻轻鼓动,随时便要出手。

    文渊视若无睹,大声叫道:“任师叔,你安好吗?”任剑清哈哈笑道:“这条命还在身上,自然好得很。我早说过,别叫我师叔,我听来 可真不习惯。”说着笑容一敛,道:“文兄弟,石庄主,你们来到这等险恶之地,可不是闹着玩的,任剑清生也无益,死不足惜,何必冒险而 来?”石娘子道:“任大侠重信好义,今日落难,巾帼庄岂能不救?”

    忽听那太监模样的老者咳嗽一声,缓缓地道:“石庄主古道热肠,令人佩服。

    龙掌门,你意下如何?“龙驭清道:”这群贼人擅闯长陵地宫,自然要请吴公公一并捉拿了。“

    石娘子望了那太监一眼,道:“这不是滇岭派的吴先生么?滇岭派竟也派人入了东厂?”吴公公摇摇头,说道:“石庄主此言差矣,老夫 本来身在东厂,后来才拜了滇岭派白掌门为师。”文渊一听,心道:“滇岭派毒功诡谲难测,葛元当已甚是厉害,这老太监的武功却又如何? ”他想到了先前紫缘不慎中毒,心中不敢大意,不觉往紫缘望了一眼,又全神贯注地提防。

    但听龙驭清道:“腾明,这是你华师叔的得意门生文渊,你们两人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龙腾明应道:“是!”大步上前,一振双袖,神情大显剽悍。

    文渊见他随意一站,自有一股堂皇气势,霸气凌人,心下微微一凛。只听龙腾明喝道:“姓文的,你别以为到了这儿,就算是了不起了! 本少爷来教你见识本派正宗武学的威力,瞧仔细了!”双掌一前一后,两劲层叠,凝而不发,双掌之间突然爆出几声清脆细响。

    任剑清喝道:“文兄弟,小心在意,这是”寰宇神通“!”文渊闻言一惊,心道:“任兄曾经说过,师父学遍了本门武功,其中也包括了 ”寰宇神通“,可却没传给我跟师兄,师妹武功未成,自然也没学到,师父却已过世。龙驭清将师兄和我一举震伤,那时所施展的内劲深沉奇 幻,自然就是寰宇神通,原来他已经传给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此时已无他思索的闲暇,龙腾明双掌陡然分开,五指似爪而非爪,十指虚拿,内劲疾窜周身经脉,便如一张拉满的强弓,蓄势待发。 文渊见他不使兵刃,当下收回长剑,拱手道:“谨向请龙兄领教一二。”龙腾明嘿地一声,道:“等你领教完,便该死了!”说罢,脚下一起 ,大吼一声,猛地扑去,双掌刮起风雷厉响,威势骇人。

    文渊深悉九通雷掌的刚劲厉害,不欲硬拼,见他来得猛恶,正要运使柔劲化解,突然一道柔和之极的内力自身后传来,如暖风吹拂,温淳 不烈,绕过了他的身子,迎向龙腾明双掌之力。龙腾明被这道劲力一挡,雷掌之力犹如深陷泥淖,顿时消解无踪。

    这一下龙腾明固然惊异之极,文渊也是一阵错愕,却听一个清朗的中年男声自身后响起,说道:“寰宇神通,包含万有,怎能如此拘于霸 道?文贤侄,你该当记清楚了,日后开始修练之时,断断不可犯此谬误。”这声音只近在耳边,来人何时来到,文渊竟然全然不觉,一怔之下 ,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十景缎(九十六)

    一望之下,但见身后之人年约四五十岁,身材高瘦,风采清雅,留着三绺长须,穿戴方巾长袍,便如一位世外高人,飘然有出尘之态。文 渊一见,不由得心生敬仰。想起他称自己为“贤侄”,当下道:“是韩师伯么?”

    那人尚未回答,韩熙已走上前来,道:“爹!”那人点了点头,道:“熙儿,你先退下。”韩熙道:“是。”这几句对话之中,众人已明 明白白知道,此人正是龙驭清同门四人之中,隐居多年的韩虚清。

    龙驭清面色铁青,冷冷地道:“韩师弟,你果然本领不小,竟然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淡然一笑,道:“机关纵然造得如何巧妙,毕竟由人所造,便也能由人破去。这地牢外面的机关暗器,小弟也顺手解了。”龙驭清 哼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你干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文渊心道:“听韩师伯这么说,他是被困在什么机关处,无怪乎我在地洞奔了大半天,始终没跟韩师伯碰上面。”正在想着,忽听韩虚清 道:“大师兄,多年不见,你仍是对先师传物如此执着?”龙驭清道:“这十景缎,你也拿了一疋。

    韩师弟,你难道就不想一探其中奥秘?“

    韩虚清缓缓摇头,说道:“我们师兄弟四人,也不过十得其四。其余六疋,也不知下落何方。集齐十景缎,会惹起多少风波?大师兄,你 为了巾帼庄一疋”花港观鱼“,已然大动干戈,将来也必多肇祸端,师父在天之灵,焉得安慰?”

    文渊和华瑄听了韩虚清一番陈词,心中甚喜。他们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师伯一无所知,此时听他对龙驭清极是不以为然,都觉欣喜,都想: “韩师伯如此说话,一无所图,那么是跟龙驭清划清了界线,要对付龙驭清便多了一分力量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哈哈大笑,说道:“韩师兄,十几二十年没见面了,你讲话依然跟从前一模一样。”韩虚清面露微笑,并不多说。龙驭清却大为光 火,怒声喝道:“你们都来跟我作对,我又怕得什么?韩虚清,你在苍山龟缩二十年,我一直没去找你,现下你却来坏我大事。嘿嘿,难道你 真不怕死吗?”话一说完,蓦地大喝一声,双掌霎时间凝聚了“寰宇神通”神功,掌路一开,气势浩瀚深广,直冲当先韩虚清、文渊二人。

    文渊但觉一圈圈真气绵密涌至,犹如深不见底的惊涛漩涡,竟尔稳不住身子,脚下一跌,被龙驭清双掌吸引过去。紫缘、华瑄、小慕容齐 声惊呼之中,文渊更加惊骇,心道:“九通雷掌并无此招,又是寰宇神通的变化么?”心惊之际,自然运使相应功法,轻声喝啸,脚下一轻, 两袖飞展,旋步登空。

    龙驭清这一招真力惊人,势欲吞噬万物,韩虚清本拟文渊接之不住,亦难寻后路可退,正要出手化解,不料文渊身形潇洒,这一跃一中, 转折自如,好不巧妙,自龙驭清奇招之下轻易脱险,半空接连三个回旋,飘然着地。

    韩虚清随手一卸龙驭清掌力,退开几步,眼见文渊竟能安然避过这一招,大为惊奇,道:“文贤侄,你这身轻功,并非本门所传,是什么 功夫?”文渊一个躬身,道:“这是”鹤舞洞天“,侄儿初次动用,还请韩师伯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此言出口,龙驭清大为惊怒,暗道:“这门”鹤舞洞天“的轻身功夫,又与这小子先前所使不同,怎地这小子竟有恁多名堂?”韩虚清也 甚感疑惑,不明所以。任剑清却大为惊喜,叫道:“好哇,文兄弟,你说这是”鹤舞洞天“么?妙极妙极!世上竟有与琴曲同名的武功,我可 真大开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文渊与任剑清得以相识,实缘起于这曲“鹤舞洞天”,任剑清此时一呼,文渊便即笑道:“任师叔,你瞧这门功夫还使得吗?”任剑清大 声叫道:“妙不可言!”又道:“又要我说一遍,别叫我师叔。”文渊微微一笑,心道:“此时跟任兄称兄道弟,那末跟韩师伯岂非平起平坐 ?这可不妥。”

    韩虚清解下腰间长剑,交给文渊,道:“文贤侄,先去救你任师叔。”

    文渊心道:“除了韩师伯,怕也没人挡得住龙驭清。”当下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一拔那剑,一道白光随之而出,却是柔不刺眼,深藏剑刃,剑锋似有流华转动。

    龙驭清望见那剑,脸色大为震惊,喝道:“好啊,你在云南这许多年,竟把那老贼封藏的”太乙剑“也找到了,这难道不算是贪图宝物吗 ?”韩虚清道不愠不火,说道:“师父在指南剑谱之中,便已点明了太乙剑的封藏之地,我将之寻出,乃是顺师父之遗命。”龙驭清哼了一声 ,双眼瞪大,猛地往文渊一望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