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33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“啊呀,他抓住了龙宫二太子!”“大家并肩上啊,把这小子拿下!”

    忽听狻猊太子高声叫道:“各位不可轻举妄动,这位是华玄清门下弟子向扬,武功厉害,莫要大意!”龙驭清、韩虚清、华玄清、任剑清 一师同门,龙驭清是皇陵派掌门,韩华任三人的名号,当今武林中并不甚响亮,但是见闻广博之人,无不惊佩华玄清武功的出神入化。神驼帮 数名弟子不知向扬厉害,往向扬冲来,喝道:“骆帮主在这里和人动手,你这小子也敢来胡闹?”各出兵刃,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向扬劲贯右臂,将螭吻太子掷向一众神驼帮弟子。一名大汉出手想要接住,哪知手指甫一触到螭吻太子身体,便如千斤之力当堂压至,连 气也透不过来,连退数步,被螭吻太子撞倒在地,立时筋折骨断而亡。

    向扬纵声长啸,雷掌连绵拍出,一众神驼帮弟子全然不能闪避,雷掌一到,便即命丧黄泉。他生怕石娘子支撑不住骆天胜攻势,急于上前 助拳,当下纵身直上,要越过三派人群。

    龙宫派中陡然冲出一人,指着向扬喝道:“好家伙,一天不到,咱们又见面了!看来也不必改天再打了,我们再来分个高下!”话声犹在,双掌“恶鲨破涛”,分攻他上下两路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龙宫七太子睚眦。

    向扬随手化开来势,叫道:“睚眦,让开!”睚眦太子声如嘶吼,叫道:“没那么容易!”对向扬所言毫不理会,蓝涛神掌猛招迭出,竟 如拼命一般。狻猊太子和另一名龙宫太子跟着飞身而至,合攻向扬。

    向扬凝神以对,凭借九通雷掌威力,将睚眦、狻猊招数卸去,又和那龙宫太子对了一掌,但觉对方掌法精妙处不及睚眦,但力道雄浑,内 力根基扎实,极具威力,不可小觑,当下吐气扬声,喝道:“阁下是哪一位?”那人回气再上,喝道:“龙宫大太子赑屃!”双掌一并,排山 倒海般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睚眦太子看准时机,加催掌力,疾扑向扬上三路。狻猊太子使动大乘佛掌,威力更是惊人。向扬同时面对九龙太子中武功最高的三人,陡 然单足一举,双掌分开,倏地摆出“夔龙劲”架势,掌路流转,迅捷威猛,身形连转七八个圈子,恍若奔雷迅电,霹雳大作,将三人袭来的掌 路于瞬息之间破去,甫一得机,迅即拔身而起,翩然落出四五丈远。

    赑屃太子自负掌力强猛,与九通雷掌连番过掌之下,却也不禁惊于向扬功力之深,此时被他脱出三人夹击,更忍不住脸上变色。向扬却无意久斗,才踏上地面,又已飞身高跃,一提真气,身子飘向山壁,手掌在山石上向后疾按,藉力凌空向前,竟欲从百余名敌人上空石壁腾空而 过。众人惊呼声中,蓦地一道身影电射上跃,如鬼如魅,悄无声息,正挡住向扬去势。来人面如冰石,身所至处,如卷阴风,正是孝陵守陵使 黄仲鬼。

    两人半空相会,四目一交,向扬陡觉心中一寒,猛然闪过一个念头:“这人便是黄仲鬼?”心念电闪之际,黄仲鬼右掌五指往山壁一按, 身子竟然稳稳定住,便似五爪嵌入了石壁之中,急纵而起的来势立时消解,身形悬空,却在一瞬间化作寂静不动,诡异莫名。向扬腾空前纵之 势未消,当下顺势发掌,雷掌呼呼而至,一一打向黄仲鬼周身要害。

    却见黄仲鬼眼中冷光遽然而现,左臂抬起,接连闪动,快速无伦,便如连弩之发,五指霎时间变作千万道利刃,全身上下均是一动不动, 一条左手臂却是如同狂风暴雨,全然看不清拳掌指爪的变化,空前凌厉的招数毫无停滞地疾攻向扬,雷掌真力竟然冰分瓦解,在一连串猛恶攻 势下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向扬掌力受挫,大为震惊,前冲势道已然受阻,身不由主,落下地面。

    黄仲鬼右手一松,踏足落地,仍旧挡在路前,冷冰冰地看着向扬。

    向扬环顾情势,自己虽然闯过三派诸人,眼前却有黄仲鬼挡路,只此一人,便难以前去相助石娘子,暗哼一声,道:“你就是黄仲鬼罢? ”黄仲鬼面无表情,双手负在身后,山风吹袭之下,衣衫舞动,身子却像铁铸似地分毫不动,仿佛刚才根本未曾展现过这一番惊人武功。向扬 暗暗调息丹田中紊乱的真气,全身紧绷,心道:“他这么简单便破解九通雷掌,行若无事,当真厉害!师弟师妹都敌不过他,我呢?我能赢么 ?”

    猛听骆天胜一声大喝,一掌重重击在石娘子左肩。神驼帮众人齐声欢呼,有人叫道:“石娘子,快快束手就擒!”却听石娘子一声清叱, 一枚飞石擦过骆天胜脸颊,磨出一大片鲜血。骆天胜冷汗直冒,暗叫:“好险!”倘若他稍有大意,这一下命中他面门,可就阴沟里翻船了。

    石娘子肩头中了一掌,肩骨剧痛如碎,单凭右手应敌,更是不利。她见向扬来到,当下大声叫道:“向兄,四妹情况如何?”向扬道:“ 我师妹夺到解药,已经没事了!”石娘子心中一喜,叫道:“多谢!”但听一个年老的声音说道:“嘿嘿,你转眼间自身难保,居然还想着庄 里那几个小丫头,当真傻到了家。”

    向扬回身一看,说话之人是个老翁,白发白须,目光蒙蒙,身材高大,一身衣着甚是华丽,长袍上袖口绣上龙纹,乃是龙宫派掌门敖四海 。他领着龙宫派诸人,与黄仲鬼前后阻住向扬来去之路,却不注意向扬,反倒盯着石娘子和骆天胜的交手情况,一边眯着眼,不停摸着胡子, 又摸摸下巴。

    十景缎(六十六)

    石娘子不去理会敖四海,凝神接招,但是骆天胜一掌又一掌地击出,威力增生,石娘子伤了一臂,越来越是难以招架,堪堪便要落败。

    向扬眼见情势紧迫,心道:“无论如何得闯过黄仲鬼这一关,不然石姑娘非落入敌手不可。”当下一提真气,将“九通雷掌”功力催动至 颠峰,扬声清啸,展步疾奔上前,掌力犹似长电划空,气挟雷霆之势,向黄仲鬼迎面打到,掌力未至,隆隆风雷闷声已然不止于耳。

    黄仲鬼双足不动,单掌翻起,身外三尺之地陡然寒意大增,重重阴气如涟漪圈荡,将向扬卷入太阴真气笼罩,雷掌威势大受阻碍,黄仲鬼 掌力随即跟到,阴寒锋锐,与雷掌截然不同,却是威力无穷,后劲深不可测。双掌一交,高下立判,向扬但觉一阵冰寒彻骨,不由得退了一步 ,胸口烦恶难当,心中暗惊:“他的内力竟然如此阴寒霸道,可真是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黄仲鬼却是不动声色,依然稳立原地,既不追击,也不退开。向扬双掌连发,九通雷掌不住拍出,气势惊人,便如凭空打起了无数个响雷 ,震得四下砂石纷飞,攻势极其猛烈,黄仲鬼却似随意招架,单手挥动,将雷掌来势一一击溃,向扬掌法越发越快,黄仲鬼仍然好整以暇,挡 卸的清楚分明,阵阵阴气不时反,然而巾帼庄之危未解,在下不会就此离开!”

    掌下招数越发凌厉,修练多年的九转玄功威力层层而出。

    忽听得骆天胜狂声大呼,叫道:“臭娘们,瞧你还能逞强么?巾帼庄大庄主又如何?不也栽在老子手上!”向扬心中一惊,瞥目一望,但 见骆天胜提着石娘子后领,神情一副志得意满之状。石娘子嘴角、衣襟都是鲜血,长发披散,四肢无力垂摆着,几近昏迷。

    敖四海摸了下胡子,笑道:“骆帮主称雄关外,果真名不虚传。”骆天胜得意非凡,一手将石娘子重重摔在地上。石娘子身子一颤,便即 不动,痛苦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骆天胜弯下腰去,揪住石娘子前襟,哈哈大笑,说道:“嘿嘿,你用十景缎把我们引到这里,就能以地利取胜么?这下可失算了吧?”石 娘子闭目不答,便如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敖四海慢慢走上前去,说道:“骆帮主,我们可事先说好了,这位石大庄主,可得由老夫享用。”骆天胜道:“敖龙王要女人,尽管要去 ,我神驼帮只要巾帼庄产业,十景缎交给黄尊使,早就议定妥当,你还怕我姓骆的食言不成?”敖四海笑道:“多谢,多谢!螭吻,你过去把 石大庄主接过来,可得放尊重点。”

    螭吻太子道:“遵命。”施展轻功,迅速从黄仲鬼和向扬上空跃过,唯恐向扬出手阻截。向扬听得敖四海所言,自是怒火中烧,心道:“ 这老鬼为老不尊,竟然如此公然侮辱石姑娘!”但是他对付黄仲鬼犹自难以保全,如何能插手阻挡螭吻太子?要向敖四海出手,更加不能。

    螭吻太子轻飘飘地来到骆天胜面前,拱手道:“骆帮主!”骆天胜点点头,道:“待我先取来十景缎,便将这女人交给贵派。”说着一只 手伸进石娘子怀中搜身,无礼之极。螭吻太子笑道:“骆帮主,让晚辈代劳罢。”伸出手去,扯下石娘子腰带,抖开她的上衣,狠狠扯落到肩头,一疋锦缎落在地上。石娘子久斗之下,内里衣衫已被汗水濡湿,贴着胸前曲线,健美的身段展露无遗,三派众人远远看见,不少人哄闹起 来,看得心痒难搔,又以龙宫派诸弟子为多。

    螭吻太子朝敖四海目光望去,瞧他示意。敖四海摸摸白须,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螭吻太子会意,睨了向扬一眼,心道:“待我将这美人儿折辱一番,看这小子定得下心否?”当下要从骆天胜手中接过石娘子。骆天胜随 手放开石娘子,俯身捡起那疋锦缎,笑道:“黄尊使,贵派龙掌门要的十景缎便在这里,不必跟这小子耗了,已经大功告成啦!”

    向扬猛然一个侧身,身形回转,步法陡变,欲从黄仲鬼身旁极窄的寸地绕过去。这一下“斗枢逆转”,乃是极其高妙的身法,向扬脚下如 生飞云,身影流动,一晃之下,眼见便可抢过黄仲鬼身前。不料黄仲鬼双手一圈,上下旋画,身子左右两侧阴风迸发,如鹏展翅,将向扬去路 尽数封住。向扬只须多转五尺之地,便能绕过黄仲鬼内劲所及,但是左为山壁,右有断崖,无一可资立足,只得踏步倒身飞退,跃开数尺。

    敖四海笑道:“向小弟,你这点微末功夫,怎能跟黄尊使相比?趁着黄尊使没下杀手,快快回去,多修练几年罢!”向扬耳听敖四海嘲弄,心中怒极,回身喝道:“你这老贼恶名昭彰,也配来跟我啰哩啰唆?”敖四海似不在意,笑道:“年轻小伙子便是毛毛躁躁的。螭吻,让这 位向小弟消消火罢。”

    向扬回头一看,螭吻太子正自背后架住石娘子,笑嘻嘻地道:“姓向的,你可曾见过这位女中豪杰石大庄主的身子?在下让你开开眼界如 何?”一只手抓在石娘子薄衫下摆,猛地拉了起来,露出了洁白的腰身,纤瘦却不柔弱,充分显示石娘子习武练就的一副傲人身段。众人纷纷 大笑,其中颇有不怀好意的笑声,黄仲鬼仍是毫无表情,神色漠然。

    向扬怒喝道:“螭吻,你给我住手!”螭吻太子笑道:“生什么气?难道这石女侠的身体不好看么?啧啧啧,这皮肤可嫩得很啊……”一 边说着,一边在石娘子胸腹之间大肆轻薄,布衫直拉得现出双乳下半,已可清楚见到丰盈的弧线。

    石娘子缓缓张开眼睛,瞪了螭吻太子一眼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螭吻太子见她清醒,却无丝毫反抗,心料她身受重伤,自也不加畏惧,笑道:“石女侠,怎么样?从没男人这么摸你的身体吧?是不是很 舒爽啊?”手掌狎玩着她的右乳下缘,不住挑逗,一心要让这名满武林的巾帼庄大庄主在众人面前发出鸣泣,好好羞辱她一番。

    石娘子却是神色宁定,说道:“九龙太子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,原来也有阁下这等无耻小贼。”螭吻太子双眼一瞪,使力捏住石娘子乳 房,恶狠狠地道:“石娘子,你马上就要变成我们龙宫派的奴隶,还敢嘴硬!他妈的,我现在就把你剥个精光,让三派弟子都看看你光溜溜的 样子,看你还能逞强?”

    向扬听得怒气上冲,顾不得黄仲鬼武功如何可怕,心道:“岂能让这狗贼羞辱石姑娘!”正要抢上前去,忽听石娘子哈哈大笑,道:“用 贞节来逼迫女子,乃是最差劲的手段,螭吻太子,原来阁下见识不过尔尔,真是丢尽龙宫派的脸了!”

    螭吻脸色发青,粗鲁地侵犯石娘子各处肌肤,语气大增威吓之意,道:“好,石娘子,你骨子硬是吧?本太子就好好整治你一下,先让你 大流淫水,再弄得你当场发浪,要你这名门侠女变成个小淫娃!”当下更加放肆,手掌往她裙中探入。

    石娘子哼也不哼一声,身子亦无颤抖,对螭吻太子的胡来似乎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骆天胜在一旁拿着十景缎,笑道:“石娘子,你倒是傲得很啊。不过十景缎都落到咱们手中了,你再怎么挺着,也是无济于事。”石娘子 斜睨骆天胜,道:“十景缎?你以为你手上的当真是十景缎么?”

    黄仲鬼闻言,眼中陡现冷光,侧头遥遥望向骆天胜。骆天胜心中一惊,心道:“难道是假货?”连忙解开锦缎束绳,要展开来查看。

    万不料才一展开,锦缎里一团青烟陡然直冒出来,正冲上骆天胜面门。

    骆天胜猛觉双目刺痛,惨呼大叫:“我的眼睛!”抛开锦缎,按住自己双眼。

    石娘子忽然双手一拍,猛然挣脱螭吻太子,飞身直冲骆天胜,去势奇疾,双掌先后发出,快如闪电,正中骆天胜胸膛。骆天胜猝不及防, 被这一下奇袭打得连退数步,脚下一空,已被打得飞出山崖。

    蓦地两个身影飞掠而至,一人出手疾探,已抓住骆天胜右手腕,一提一带,险之又险地拉住骆天胜,稳稳踏落地面,身法快得惊人,正是 黄仲鬼及时来救。

    若非黄仲鬼武功高得出奇,反应更加快速绝伦,骆天胜已然摔落断崖,万劫不复。另一人飞冲至石娘子身边,一手半空卷起锦缎,一手横 护石娘子身前,却是向扬。石娘子突袭功败垂成,已然变招,反手一扣,精准无比地制住螭吻太子脉门,身手之俐落,绝非重伤之人所能为。

    变故乍起,山崖上三派群众人人惊呼,无不骇然。石娘子望向螭吻太子,见他脸上满是惊骇惧怕之色,当下道:“我说过你见识不过尔尔,可说错了么?临战之际,尚贪女色,这是你的死因,在冥府好好记住!”翻掌一拍,往他天灵盖打下。螭吻太子脉门受制,无法闪避,恐惧 莫名,骇得大声惊叫:“石庄主饶命……”五个字说出,掌力已落,当堂一掌毙命。

    黄仲鬼放开骆天胜,任他坐在地上呼叫,冷冷地望着石娘子。

    十景缎(六十七)

    螭吻太子死在石娘子掌下,龙宫派众人登时大乱,纷纷惊呼起来。骆天胜双目刺痛渐消,胸膛中掌处却更加疼痛难当,不禁大怒,抹了抹 眼睛,一跳起身,对着石娘子戟指大骂:“臭婆娘,你用这歹毒诡计害人!”

    忽听一个娇柔的少女笑声远远传来,说道:“骆帮主,你可别怪错人了,这点小机关是小女子安排的,跟石姑娘可不相关!”众人抬头朝 声音来处看去,却是巾帼庄诸女来援,蓝灵玉和华瑄在前头领着。敖四海叫道:“龙宫众弟子听着,速速擒下这批女子,给二太子复仇!”龙 宫弟子应声上前,围攻过去。

    向扬听那少女声音并非华瑄,也不是蓝灵玉的语调,不禁一怔,心道:“这女子内力修为不弱,巾帼庄侍女中尚有这等人物么?”未及细 想,便见骆天胜暴跳如雷,冲过黄仲鬼身旁,放声大吼,一手往石娘子抓了过来,叫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愚弄老子!”这一抓劲力猛恶,向扬唯恐石娘子应付不来,当下真气凝聚,一掌拍去,两道内劲半空相击,腾地一响,骆天胜出招促,运功未足,被震开一旁。

    石娘子先前与骆天胜一番过招,伤势不轻,自知不是骆天胜对手,只得行险,被擒之后,假作无力反抗,暗中运气于掌,以待骆天胜疏忽 之时突袭,不求把他打得重伤,只需将他震落山崖,便除去了一个强敌。骆天胜中了锦缎内所藏烟雾,虽非毒烟,但可致双眼剧痛一时,石娘 子把握时机,猝然发难,眼看一击得手,却被黄仲鬼救起,虽然暗呼可惜,却也将螭吻太子击毙,略有斩获。然而她全力出击之下,功力已尽 ,此时被向扬和骆天胜内力相拼激发的劲风一扫,立觉禁受不起,身子摇晃,几乎跌倒。

    向扬伸手扶住,道:“石姑娘,你先歇息,让我对付这骆天胜。”石娘子低声道:“多谢!三妹和华姑娘只怕不易对付龙宫派,请向兄务 必谨慎,若能击退骆天胜,便尽快前去相助,不必担心我了。”向扬道:“石姑娘请放心,在下自当设法保全巾帼庄诸位。”

    骆天胜一招不中,眼睛已然恢复,运气一周,经脉不觉有异,料想烟雾无毒,便不在意,对着向扬怒道:“小子,你想英雄救美,也得瞧瞧对象!华玄清的徒弟又如何?老子也不放在眼里!”功力一提,双掌如狂风疾扫,威势浩瀚,收发之间迅捷有力。

    向扬心道:“神驼帮号称关外第一大帮,看来其来有自,这骆天胜武功确实不凡。”但是向扬学艺精深,也是非同小可,方才与黄仲鬼斗 了一阵,虽然占不到一丝上风,但是此时见到骆天胜的功力,不免拿来与黄仲鬼相较,暗道:“神驼帮帮主,武功可还不如黄仲鬼这守陵使。 ”又想:“黄仲鬼这等惊人武功,何以甘居于龙驭清手下?难道我这未曾谋面的大师伯,武学造诣更加深厚么?”

    他心中满是疑团,此时却无暇多想,掌法开阖,跟骆天胜斗得不分轩轾。两人掌风都是凌厉异常,斗来风雷翻腾,衣袖鼓劲,硬碰硬地连 连对掌,向扬的九通雷掌刚猛绝伦,渐渐将骆天胜的掌力压制回去。

    骆天胜心中骇然,暗道:“这小鬼的武功可不简单,竟比石娘子还要厉害。他跟黄仲鬼过了这么多招,内功竟然仍是如此强劲,我得使足 全力,万万不能留手了。”掌法一变,双手门户大开,深蕴暗劲,凝而不发,慢慢化解雷掌威力,缓缓一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向扬见对方忽改守势,心中起疑,心道:“弄什么玄虚?”但是雷掌刚劲之强,武林中极其罕有,一昧防御,也要十分辛苦,更难获胜。骆天胜如此应对,向扬倒也凛然不惧,加催掌力狂攻。

    却见骆天胜双手路数化圆,内力圈转,暗暗牵引向扬掌力,逐步后退,以九通雷掌之强猛,竟然无法摆脱双手带起的雄浑劲力,每一掌都 失了准头,功力不易凝聚,打在空处亦如中败絮,威力被消卸大半。

    向扬心中一惊,暗道:“这化劲的手法相当高明,我的掌力不能及其身,非得重起攻势不可。”但是骆天胜双掌来去回旋,便如漩涡倾覆 舟船,向扬想要抽掌,却是力有不逮,骆天胜每退一步,便诱得他不得不发掌吐劲,难以自主。

    骆天胜使足内劲,将神驼帮镇帮绝技“流沙手”发挥至极致,令九通雷掌的威猛力道不能发挥,深陷于流沙手的暗劲之中,不禁暗喜,心 道:“小子武功虽强,毕竟不能跟流沙手相抗,瞧你能支撑几时?”

    流沙手一使出来,如同大漠浮沙,踪迹无定,处处暗伏后着,向扬所发掌力尽皆受其吞噬,攻既不能,守亦困难,向扬唯有全力鼓荡真气 ,希望一举攻破流沙手的诡谲手法。但骆天胜双手虚接劲力,实则将之尽数卸去,以深厚内力轻易抵御余势。向扬掌力虽强,这时也是一筹莫 展,内力却点点滴滴地消耗。

    那边蓝灵玉和华瑄正与众多龙宫弟子大打出手,华瑄舞开八方风索,长鞭如风云变幻,奇不可测,数招之间,将九龙太子中排名第九的椒 图太子打得狂喷鲜血,接着“广漠风式”“泰风式”接连使出,将随后攻来的赑屃太子逼开,龙宫派人数虽多,却也难以奈何华瑄。

    狻猊太子见华瑄鞭法精妙,暗想这小姑娘好生厉害,看来寻常弟子不是对手,当下提气上前,道:“小姑娘,在下狻猊太子,来领教几招 !”双掌合十,运起“大乘禅掌”掌力,绵绵后劲蓄而不发,叠成一道深沉巨力,以怒涛之势盖向华瑄。

    华瑄内气迅速之极地运转三周天,一拉长鞭,迅即挥出,“融风式”柔力迎去,凭空连绕数圈,消引狻猊太子掌力,“澎澎澎”数下声响 ,两股柔韧威力相斗,未分高下,狻猊太子却已失了前势,无法占得上风。

    华瑄呼了口气,心道:“文师兄还没有来,向师兄又有强敌相攻,这一仗我得靠自己才行!”她年纪虽轻,功力却不在九龙太子任一人之 下,更有过之,只是论到对战历练,未免显得不足。这些日子来,她先后与柯延泰、颜铁、睚眦太子、黄仲鬼等人交手,每一次都是兵凶战危 ,已然使她体会到搏战中的生死一线。

    现下面对狻猊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