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0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房中床上,文渊亢奋已达极峰,身子一冲,阳精万马奔腾般破栏而出,猛烈无匹地贯进了小慕容胴体。小慕容蓦地一阵颤动,好似一波火 热巨浪将她抛上虚空,霎时间没了神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啊啊!”高亢的叫声稍一持续,小慕容颓然侧首,气喘嘘嘘,双乳如浪起伏,在难耐,闭紧双眸,不顾一切地含 弄起来,将阳具上的棱头直吞进去,使力吮动。

    文渊见华瑄忽然积极起来,也就尽情享受她的口舌侍候,下身快美不堪。小慕容玉乳贴在华瑄背上,小手却到华瑄股间寻幽探秘,拨草掘 泉,纤纤十指弄得湿淋淋地,犹不肯休。此时她也无暇给华瑄什么指导了,心中情欲又生,倒想快快把文渊的阳具抢过来。华瑄受着双重刺便绝不外传。”蓝灵玉别无选择,只得 道:“问罢。”

    青衣人嘴角一扬,道:“第一个问题,你有没有想跟男人交欢过?”蓝灵玉闻言,脸上一阵飞红,咬牙道:“没有。”青衣人嘿嘿冷笑, 说道:“你这回答言不由衷。我再问你,你刚才偷看那三人,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蓝灵玉想到文渊等人缠绵之景,心中一乱,低声道:“也没怎样。”青衣人冷笑一声,手一递,稻草往她颈中搔去,暗运内息,说道:“ 别胡混,快说!”

    蓝灵玉颈中被搔得麻痒不堪,难受之极,偏又动弹不得,忍不住轻轻呻吟,支支吾吾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青衣人道:“我代你说,你 定是看得欲火中烧,心里发浪起来,想找男人发泄一番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蓝灵玉体中一丝真气四处钻窜,痒得说不出话来,泪水直在眼眶打转。

    青衣人道:“好,你不否认,就是默认啦,嘿嘿!”说着收回内力,拿开稻草。蓝灵玉如获大赦,急促喘气,几滴汗水自鼻尖滴落,直瞪 着青衣人。

    青衣人道:“你既然想尝尝云雨之欢,那好,这第三个问题呢……”伸出手去擦掉她眼角泪珠,笑道:“你想不想跟我干一回?”蓝灵玉 喘了几下大气,勉力出声道: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语调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青衣人扳过她的下巴,冷笑道:“你说不要?真是太不聪明了,今天本大爷心情正好,没平常那么粗暴。好罢,今天就先不上你,不过可 得给你点难得的回忆,嘿嘿,嘿嘿!”

    十景缎(三十八)

    蓝灵玉闻言,不禁花容失色,急忙运功冲穴。但是那人的点穴手法别有一功,且兼内力深厚,虽然连连运劲,真气依然窒碍难行,不见其 效。青衣人轻轻挥动稻草束,笑道:“小姑娘,你今天不想跟大爷好,就让你尝尝其他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青衣人说毕,左手按在蓝灵玉右肩,啧啧几声,说道:“仔细瞧瞧,倒是个小美人儿,干什么穿戴得像个男人?这个……嘿嘿,可太可惜 了。”蓝灵玉想摇开肩膀,然而动弹不得,无可反抗,心中又急又气,骂道:“恶贼,你别碰我!”

    青衣人冷笑几声,道:“好啊,个性倒倔得很。我说呢,脾气越硬,越容易断的,要不要现在给你断一断?”蓝灵玉怒道:“你……你这 恶贼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未能骂完,青衣人蓦地将她攫入怀里,冷笑道:“好好享受!”

    头一倾,强自夺取了她的双唇,以境之下。

    青衣人双手不闲,肆无忌惮地伸进蓝灵玉外衣,隔着抹胸,单掌揉按她双乳,左右来去,指缝更不时夹弄乳尖。蓝灵玉羞愤无地,声带呜 咽,全身酥软,一时思绪俱乱。

    被青衣人吻了不知多久,蓝灵玉渐渐失了神,紧闭着的双眼流下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青衣人显然是个调情老手,舌头不断勾引着蓝灵玉,玩弄乳房的力道和手法也是花招百出,或捏或揉,或压或拉。蓝灵玉哪里能够忍受, 明知这人险恶无比,两粒可爱的乳头依然无奈地亭亭玉立起来,强烈的情欲袭

    上心头,蓝灵玉悲哀之余,又觉迷惘,暗道:“为什么……他明明是意图不轨……还是……觉得……?难道……不……我……我怎能这样不知羞耻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人按了按挺立的乳尖,心中有了底儿,才结束这狂野的热吻,笑道:“小姑娘,感觉如何?舒服死了吧?”蓝灵玉喘着气,额头渗出 细细的汗珠,低声道:“你别再碰我了……你杀了我罢!”

    青衣人一怔,随即笑道:“嘿嘿,你还没尝到真正的甜头。别掩饰了,其实你觉得再舒服也没有了,以前没有人让你这样快活吧?只不过 你觉得我是个淫贼恶徒,受限于仁义道德,不得不心生反抗而已。假如咱们是名正言顺的干事,你的舌头非来跟我缠个不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蓝灵玉越听越羞,叫道:“谁要跟你名正言顺!你如此作恶,还要沾沾自喜,真是不要脸之至!”青衣人嘿地一笑,道:“不错,我是要 作恶,看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手掌一握,陡地紧抓住抹胸,向外一扯,直扯了出来。蓝灵玉登时衣襟大开,双峰半掩,姿态香艳十足。

    青衣人冷笑一声,一手拉断她腰带,衣衫再无束缚,下摆飘开。蓝灵玉立觉上身空荡荡地,跟裸身已差别不大,心中羞不可抑,只想:“ 他要怎样对付我?”

    只见青衣人左手一探,“嘶”地一声,蓝灵玉右袖被他齐肩撕去,露出胜雪香肩。青衣人靠上前去,伸舌舔了一下,笑道:“这可真是细皮嫩肉,包在衣服下面,简直浪费了。”蓝灵玉紧咬牙关,被他舔过之处留下了唾液,凉飕飕地,又是一番刺勃发的少女。

    青衣人左看又看,啧啧赞道:“好漂亮的身子,看来不比我家小妹差。嗯,该凸的凸,该翘的翘……脸蛋也够美,这才像个姑娘家,让人 ……嘿嘿,一看就想插哪。喂,你改改先前那回答,让我干几回罢,包你回味无穷的。”

    蓝灵玉听他不时突来一句粗鲁言语,欺凌已极,只恨自己手刃恶人无数,对他却无力相抗,不禁气苦,只有骂道:“你别妄想!”

    青衣人冷笑道:“我妄想?我若想要上一个女人,本也用不着她同意。只不过你这样的小美人难得一见,若不是你心甘情愿,强做起来, 趣味要打点折扣。

    嘿嘿,个性太硬,不过要让你来求大爷干你,也不是做不到。“

    蓝灵玉满脸羞红,骂道:“你好无耻!谁会……什么心甘情愿,我死也不会要跟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猛地青衣人右掌疾挥,掌风卷过,柴草纷飞,蓝灵玉身上残留衣衫尽数碎散,再无遮掩。蓝灵玉软倒稻草堆中,被这一掌逼得胸口郁闷, 大声喘气,双乳起伏。

    青衣人抓起一束稻草,笑道:“很凉快吧?嘿……难得我今个儿精神愉快,你不想趁这好机会享受一番,实在可惜。好罢,你想用哪个洞 儿代替?嘴巴?屁眼?就算是耳朵或鼻子,也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蓝灵玉喘息稍缓,骂道:“下流,肮脏!”青衣人面露冷笑,伸出稻草束,随意拨弄着她柔软丰盈的双乳,说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呢?光 溜溜的蓝三庄主?”

    稻草甚为粗糙,搔在细致的嫩乳上,真是说不出的难受,蓝灵玉如受万蚁咬囓,刺难耐,不禁心动,暗道:“这小姑娘武功不弱,生得也美,看她先前表现,还是个倔丫头, 想不到居然在这里偷看我家小妹。算你运气好,正好本大爷在此,就帮你解解春情罢。”

    他是武林魔头,自管不得诸多道德规范,将蓝灵玉掳到柴房,软硬兼施,把一身风月本事搬弄出来,蓝灵玉是个未经风流的少女,哪里禁 受得起他这番调情,越来越难以把持。

    蓝灵玉想着这“修”字,拼命思考,就是没个头绪,乳头上传来的刺激却毫不放松,弄得她心里羞耻无已,却又渐地恍恍惚惚,如有醉意 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三十九)

    慕容修见她股间爱液肆流,又轻声诱惑:“想不出么?别想了,你低头看看……你有没有流过这么多淫水?奶头有没有这样挺过?是不是 又热又昏,想要我来把你插一插啊?”蓝灵玉听他语音温柔如能醉人,用字遣词却粗俗不堪,只羞得不知如何是好,低声喘道:“你……你好 无耻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修舔了舔她纤细的香颈,道:“我会很多无耻的手段,你想不想试试?”

    蓝灵玉被他舔着肌肤,浑身一颤,几乎心也酥了,呼吸急促,哀声道:“不要……嗯啊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修扳下一根木柴的细枝,在她双腿间挥来挥去,自言自语道:“嗯,这么湿了,如果没东西来插插钻钻,简直太可惜了。”蓝灵玉吃 了一惊,见那树枝比慕容修食指还粗了一圈,又有多处枝梗,听慕容修这么说,心中不禁害怕,急叫道:“不要……这,这是……”慕容修神 色自若,说道:“这是树枝,很可怕吗?”手臂缓缓推送,树枝已顶在她柔嫩的私处上。

    蓝灵玉哀叫道:“住手……不可以啊!啊,啊呀!”慕容修却颇有兴奋之态,把蓝灵玉推到草堆中,叫道:“好啊,那么换作我这家伙好 了,成不成?”左手解开裤带,一条精力旺盛的东西指向蓝灵玉。

    蓝灵玉一见那物,羞得满脸火红,忙闭上了眼,叫道:“这……这更不行……”慕容修嘿嘿冷笑,道:“好吧,只好请你品尝树枝的滋味 了。”右手一插,那木枝慢慢往她私处钻了进去。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