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9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停哪里会有提防了 ??br /

    待小二退出,众人吃毕,蓝灵玉低声道:“咱们各自就铺,装做被药迷昏,等他们找上来,阿缨跟我出手对付,阿穗护着文兄,楼上杀乾 净了,再下楼去扫灭余众。”文渊道:“三位倒不必担心在下,只管行动便了。在下虽然武功未必高明,却也不至于出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蓝灵玉向文渊一望,道:“我是要带你上巾帼庄去的,事情没弄清楚前,绝不能让你受险,我瞧还是让阿穗帮着你比较好。”文渊笑道: “好罢,谨此领受姑娘好意。”心道:“不知这邓家兄弟武功如何?若是不好对付,只怕我还要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四人熄了烛火,分别上铺佯睡,只待对方动手。文渊暗自运行“九转玄功”,周身经脉畅行无阻,心道:“倘若蓝姑娘她们抵不住,我再 出手不迟。”

    到得二更时分,门外脚步声起,有人悄悄推开了房门。文渊顺着目光,眯眼瞄去,见有六人,前头两个便是坐柜台的汉子,那样子端方的 持着大刀,凶脸汉子则提了根钢叉。后头一个是换被单的店小二,其他三人同那小二一般装束,四人都拿着大捆麻绳。

    那小二低声道:“大爷,看来都睡沉了。”那拿叉大汉即是邓山彪,只见他大步踏进,吩咐道:“两个女的都绑起来。老弟,咱们宰了这 两个小子。”那带刀汉子邓天豹往蓝灵玉床边走来,说道:“这小子衣着光鲜,必有不少油水,咱兄弟两今个儿可要大发利市。”几人便往床 边逼来。

    蓝灵玉听得分明,待邓天豹走近,倏地翻身而起,双手各持短戟,喝道:“恶贼!你们开这黑店,到底害了多少人命?今天没你们的生意 可做,准备关门大吉罢!”右手一扬,短戟猛地刺向邓天豹心口。

    邓天豹大吃一惊,连忙举刀格挡,“铿”地一声,击得火星四溅,震得他通臂发麻。邓山彪怒道:“好小子,动手吗?”一转双尖钢叉,直捣过去。邓天豹吃了暗亏,不敢大意,叫道:“老哥,这小子功夫不差,得小心了!”跟着抡刀杀上。蓝灵玉舞开双戟,一路“飞燕戟”戟 法,使得真如飞燕剪风、星芒电逝,纵横灵动,招招迅猛无匹。邓氏兄弟以二敌一,反倒难以抵挡,连声吼叫。

    四个小二也抽出藏刀,两人一个,向阿缨、阿穗的床铺冲去。哪知两女竟不起身应敌,竟都睡得沉了,任由几个店小二上前拿住。蓝灵玉 瞥见,吃了一惊,叫道:“阿缨,阿穗,快醒来!”文渊也是心中惊讶,翻身下床,略觉脚步不稳,一运真气,微有滞碍。他凝思片刻,忽然 想起一事,连忙扯开枕头,里面都是些乾草,散出一股极淡的清香,若不细查,实难发觉。

    文渊心下了然,暗道:“原来如此,这枕头、铺被都放了这种草,药力慢慢渗出,阿缨、阿穗内功不高,已被迷倒了。这手法可厉害,真 个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却原来邓天豹为人精细,在店门见了蓝灵玉神采奕奕,步履轻而稳健,显然身有武艺,生怕蒙汗药迷她不倒,是以命人换上暗藏药草的床 具。这药草用得几天,便会失去气味,须得更换,花费不小,是以平日并不摆在房中,只用以对付江湖人物。然而蓝灵玉内功也有相当修为, 尚未被药气薰昏,邓氏兄弟操之过急,先行动手,这时斗得辛苦之极。

    一个店小二拿刀架住阿缨脖子,叫道:“小子,快快丢下兵器,否则这丫头性命不保!”蓝灵玉见状,一时无法,收势后跃,叫道:“别 伤她!”

    说着“铿啷”几声,双戟落地。那小二得意之极,另一手去摸阿缨胸口,笑道:“这丫头看来不错,嘿嘿!”

    邓山彪先前肩头中了一戟,满腔怒气,一叉往蓝灵玉捅去,喝道:“老子先宰了你这杂种!”

    忽见蓝灵玉着地一滚,探到双戟,旋即甩臂,俐落之极的一招“双燕分飞”,两支短戟起手飞射,如电芒乍闪即逝,但闻“啊呀!”“哎 唷!”两声惨叫,已分别钉在持刀架住缨穗二女的店小二喉间,鲜血飞洒,各自摇晃,缓缓仰倒,利刃松手落地。

    蓝灵玉身法快捷,才一掷戟,右手按落地板,借力飞身而出,一把搂过阿缨,顺势抽回那将倒尸身喉头短戟,脚一落地,又已横身疾跃, 反手一戟。阿穗身边另一名小二惊见两个同伴转眼毙命,还在目瞪口呆,哪知蓝灵玉已来帮他成全义气,戟刃贯心而过,一同作伴去了。蓝灵 玉左手连拨,将缨穗两女拨置床上,又已抽起另一支短戟,双戟又已在手。

    这几下出手快如风雷,蓝灵玉杀敌救人,令人不及霎眼,已解危局,单衣双戟,英风凛凛,邓氏兄弟和余下一名小二尚自惊骇,一时俱皆 呆了。

    文渊大声喝采,赞道:“蓝姑娘,了不起!巾帼庄名下无虚,真正是不让须眉。”蓝灵玉向他一望,说道:“文兄过奖!”双戟一摆,喝 道:“你们几个贼子,还有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邓山彪、邓天豹对望一眼,心道:“怎地这人是个娘们?”邓天豹道:“阁下身手高强,兄弟佩服!然而想要一举赢我兄弟两,却没这么 容易!”

    说毕,一齐扑上。

    蓝灵玉右戟一挥,大声道:“好,你们多行谋财害命,正该抵命!”正要出招,忽觉气息微有不顺,脚下踏得不稳,踬了一下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三十五)

    蓝灵玉提气站定,不料眼前却渐渐模糊,周身乏力,不禁暗惊:“不好,莫非中了迷药?”本来以蓝灵玉内功修为,此时药气还不易收效 ,但她剧战一番,加速气血运行,药力便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邓天豹见她出手迟疑,心中暗喜:“看来药草已起了效用,瞧你这婆娘还能逞威风么?”口中呼喊道:“老哥,这娘们撑不久了,再守紧 些!”邓山彪一听,使力挥舞钢叉,一昧守御。

    蓝灵玉只觉脑中天旋地转,竭力提振精神,心道:“就是要倒,也得先收拾这两个恶贼!”双戟招数转柔,使动“紫燕呢喃”的轻巧路数 ,一眼看来,便似力道不济,摇摇晃晃,转眼便要摔倒。

    邓山彪只道蓝灵玉已要不支倒地,急急一叉往她右戟挑去,喝道:“给我脱手!”蓝灵玉猛地转过头来,喝道:“好,你接着!”右腕一 甩,单戟射出,身子急斜,手掌顺着甩势握住叉柄,逼进前来。邓山彪陡见银光耀目,慌忙朝天一仰,短戟“刷呜”自顶上飞过。这一仰却也 把身前各路一齐卖给了蓝灵玉,运足劲力飞身出戟。猛听邓山彪凄厉之极的嚎叫,一个魁梧大汉给蓝灵玉一戟贯胸,“磅”一声响,硬生生被 钉倒在地上,蓝灵玉全力出招,已是头昏眼花,这一下钉死邓山彪,顺势单膝跪地,自己也站不起来,短戟也无力拔出,低声道:“还有…… 一个……”然而却终于不敌药力,慢慢卧倒在地,耳听邓天豹叫声渐轻,直至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蓝灵玉渐渐清醒,却见阿缨、阿穗在旁伺候,自己正躺在床铺上,不禁一怔,道:“我们没事么?”阿缨微笑道:“ 都没事。”阿穗道:“三庄主,我们真不中用,居然……居然还没动手,就被这些贼子迷昏,让三庄主一人独斗群敌,真是该罚了。”

    蓝灵玉道:“这不打紧。”眼望房中,不见文渊踪影,问道:“那位姓文的兄弟呢?”阿缨脸色尴尬,低声道:“他把我们救醒后,要我 们照顾三庄主,自己便拿了那琴跑掉了,说要去找他师妹,我们……我们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蓝灵玉“嗯”地一声,坐起身子,见那邓天豹横卧地上,已然毙命,说道:“这人是那他所杀吗?”

    阿穗道:“是呀,他说三庄主斗得太累了,到最后有些疲惫,所以他才插手杀了最后这一个,其他人都是三庄主杀的。他又告知了店中其 他住客,说了此处是间黑店,他们怕扯上人命,也就赶紧走了,看来都不是富贾,并没中蒙汗药。”

    蓝灵玉脸上微红,心道:“他可真给我留面子了。”又想:“他救了我和阿缨、阿穗,那么绝非歹念之徒,先前我没尽信他,可是自己多 疑了。任大侠把琴送给了他,怎么会是恶徒?”想到此处,不禁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阿缨奇道:“三庄主,怎么了?”蓝灵玉道:“这位文兄仗义相助,可惜现在没能答谢,先前又对他存疑,现在想想,好生惭愧。”才说 出口,忽听门外一个清脆的女声笑道:“哎呀,那也不用,因为他又跑回来啦!”

    只见三个女子进了房来,文渊跟在后头。那三名姑娘中,一个是蓝灵玉派去送华瑄回城的丫环阿环,另一个青衫少女便是华瑄,最末一女 蓝灵玉等不识,却是刚才说话的小慕容。文渊躬身笑道:“蓝姑娘,在下又回来了,并非找到了我师妹,而是在下先被她找着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文渊离开邓家店,想回襄阳去找华瑄等人,不料才过了那松林不深处,就见到华瑄、小慕容、阿环三女露宿林间。众人巧遇,惊喜之 下,各自说了别来情况。

    华瑄由阿环送回城中治醒后,回到紫缘宅里,阿环说起蓝灵玉带走文渊之事。

    待华瑄、紫缘、小慕容等说明情形,才知不对,当下华瑄便急着要去找文渊。

    然而童万虎等人伤疲不堪,一时无法赶路,若是留在城里,又难免被皇陵派找到。最后紫缘提议,让三人到南阳县衙藏匿,由她向秦浒请 求,让三人能够安心休养。

    童万虎心中却不免忐忑,强盗寨主到知县府上避难,岂非自投罗网?只怕这一避便要避到牢房里头。紫缘却道:“小女子跟秦知县是颇有 交情的,他是性情中人,定能保得三位平安。童大爷若放心不下,小女子可以一起留着,秦知县绝不会为难三位。”童万虎无法可想,只得应 许。

    这一来小慕容可又颇觉不安,暗地向紫缘说道:“要是这三人意图不轨,姑娘岂不是危险?”紫缘神色自若,笑道:“小女子自有打算, 慕容姑娘不必操心,只管同华姑娘前去便是。小女子承蒙文公子和姑娘相援,已是感形如何?不早日赶回去,总是 难以安心。”

    她到店外散步了些许时间,颇有困意,于是走回店中,准备上楼安寝。

    经过一间房外时,却听得门后传来几声异声。蓝灵玉怔了一怔,心道:“这是文兄他们的房间,却是怎么了?”当下凝神静听,一声声娇 柔的女音传进耳中。

    蓝灵玉心中怦地一跳,好奇心起,偷偷往门缝间一望。

    这一偷瞧,只把蓝灵玉羞得不知所措。只见房中红烛高烧,床上罗幕半掩,隐隐见到文渊和小慕容搂在一起,状极亲昵。

    自离杭州以来,既有紫缘同行,文渊和华瑄、小慕容自不好有过份亲热的举动,都积压得甚久了。今日三人又住到一房,谈笑到了情动之 处,哪里还能克制?

    蓝灵玉窥见之时,文渊已和小慕容温存了好一阵子,但见小慕容衣裳半褪,娇喘吁吁,两眼水汪汪地凝望文渊。华瑄害羞,躲在棉被里, 只露出半张脸来,犹是羞红似火。

    十景缎(三十六)

    三人自在房中亲热,哪知蓝灵玉正在门外?文渊轻轻卷起小慕容绸裙,直至腰间,两条晶莹如玉的美腿之间,隐约被裙影遮蔽,瞧不真切 ,床单和裙内却都沾得湿了。小慕容软绵绵地呻吟着,一边解开文渊的衣带。

    文渊温柔地让小慕容躺在床上,抬起了她的双腿,微微叉开,让两腿夹住他的腰侧,正露出那神秘的花丛。小慕容脸蛋羞得通红,低声喘息:“不要……别这样子……”文渊却欣赏娇艳欲滴的花朵,着右手抚摸着她平滑柔软的小腹,指尖在脐边游走引逗。

    “唔嗯……啊……”小慕容轻咬下唇,眼睫微颤,发出既无奈、又兴奋的呢喃。蓝灵玉看得心悸神驰,眼光一移到文渊下身,更是心跳得 如打鼓一般。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俏姑娘,又皆是自己的爱侣,正自含羞带怯,值此情景,文渊如何能不动心?那话儿自是早已精力弥漫,昂 然挺立,随时要冲锋陷阵一番。

    文渊前次和小慕容交合之时,只能进入一半,知道小慕容私处紧密,她又是敏感之极,这一次更加谨慎,阳物在牝户上摩擦轻触,轻碰微 接。小慕容身如火炽,被引得又羞又急,娇声呻吟道:“唔……好……好热哦……你……你别……不要再耍我了啦……我……啊……”那娇贵 的花瓣绽放着美不胜收的绛红,花蜜源源不绝地流出,将文渊下体也沾得通体湿润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文渊看着小慕容竭力忍耐的神情,又是哀怨,又是羞涩,登时致高涨,低声道:“小茵,要去了!”小慕容轻轻“嗯”地一声, 心中羞怯无比,心道:“这一次一定要忍住了,只是有点痛而已,别怕,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越是这么想着,下体越觉绷得紧了,在这要紧关头,实在忍不住害怕。

    文渊吐了口气,向花瓣内冲击过去。虽然阳具已经接受蜜汁的洗涤,相当滑溜,但对小慕容那娇小玲珑的秘境而言,仍是蛮横的威力。一 插之下,小慕容浑身一颤,放声哀鸣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唔嗯……呜……啊……”才进入些许,小慕容已觉疼痛难堪,十指胡乱抓着床单。文渊呼了一声,又插进了少许。小慕容紧闭 双眼,痛楚得几乎流出泪来,不禁哀叫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啊啊!不要……!”

    文渊柔声安慰道:“别怕,别怕,很快就好了……轻松一点……”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抚弄着小慕容滑腻的嫩乳,极尽爱怜之能事。小慕 容胸脯上一阵酥软,心绪紊乱,稍稍分担了下身痛楚,低声呻吟道:“你……啊啊……你……快一点……别管我了啦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轻轻捏住两个樱桃般立起的乳尖,姆指、食指来回搓动,悄声说道:“什么快一点?”小慕容虽然平日机灵,这时也已急了,娇嗔道 :“你……你别使坏啦……别……别等我又痛起来……那……那就……啊呀!啊……”她乳头被文渊玩弄一番,忍受不了,又喘嘘嘘地叫了起 来。

    眼见小慕容已经是情热如火,文渊腰间连连挺进,如同节节进攻的步行军,每一深入,小慕容便受到更甚于前的痛感。

    “啊!啊呀!不……不行……啊啊啊!呜……啊……!”这浪涛般的进击带给小慕容强烈的震撼,眼角垂泪,娇躯狂乱地摆动挣扎。文渊 把心一横,低声道:“长痛不如短痛,小茵,忍着!”猛地一冲,玉茎直抵花瓣最深处。

    小慕容脑海陡然间一片空白,随即一阵撕心剧痛贯穿全身,发出了高亢入云宵的哀鸣。

    “唔啊!……啊啊……呜……呜嗯……啊……”火烧般的疼痛充满了她柔弱的玉门,泪珠不禁夺眶而出。就是旁观的华瑄,也吓了一大跳 ,心中怦然,轻声道:“慕容姐姐!”

    文渊连声安慰,柔声道:“好啦,好啦!小茵,别哭罗……”小慕容呜咽一阵,才轻声道:“好痛……呜呜……你坏死了啦!”文渊吻了 吻她的朱唇,柔声道:“小茵,对不起啊!等一下就会舒服了,来……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同时温柔备至地爱抚她的肌肤,极是怜惜,下身不敢稍有动弹,只怕又弄痛了她。

    小慕容初经人事,自是痛极,经得文渊一番舒缓,这才痛楚稍息,春情复炽,迷蒙的泪眼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。她体内包含着文渊的阳具 ,正是火热难当,疼痛转为麻痒,嘤咛一声,不觉扭了下腰。

    这一下动作,文渊便知小慕容已开始感到舒适之意,当下轻声道:“小茵,可以了吗?”小慕容轻吟一声,低声道:“可以啦……不过… …你……你可别太粗暴……像刚才……嗯……”说着说着,俏脸通红,腼腆之极。

    既得首肯,文渊恭敬不如从命,缓缓抽动起来。小慕容的私处内潮湿柔软,固不待言,且兼收缩甚紧,摩蹭的感觉强烈之极。文渊只挺进 数下,便觉快不可言,忍不住渐渐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啊呀!啊、啊、唔啊……”小慕容全身承受着文渊的爱意,失神地娇吟着,精巧的双乳正和他结实的胸膛互相挤压,感受着温 热的男子气息。两人脸庞相对,立时缠吻起来,放纵的春声便成了低沉诱人的嗯唔。

    文渊忽地离开了两片樱唇,起身采跪姿,将小慕容双腿抬起,扛在肩上,双手转而托住她纤腰后。如此一来,两人交合之处高高拱起,滋 滋声响之下,更可见到一根通红之物不停进出柔嫩的少女秘地。小慕容羞不可抑,叫道:“不要……啊、啊、唔……别看……”

    华瑄在一旁看着如此淫靡的景象,心跳不已,棉被里的身子紧紧缩着,心道:“文师兄跟慕容姐姐怎么这样……好厉害……啊呀!我…… 我跟文师兄做的时候,也像慕容姐姐这样吗?”眼见小慕容失魂落魄的陶醉样子,忍不住脸上发烧,双腿紧紧夹住。

    文渊奋力冲刺,兴奋到了高亢处,忽然按住小慕容膝弯处,向前猛推,两膝直顶到了她乳房,像要把小慕容翻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呀!啊、啊……好……好丢人……唔……”小慕容身子被文渊推得曲起,阳物每一次冲击,就被推得前后摇晃,好似腾云驾雾,飘飘 然、陶陶然,虽觉这姿势羞于见人,但既然是在自己心上人面前,也就任他胡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小慕容香背着床,晃前晃后,双乳被膝盖压迫得挤向两旁,香汗随之飞溅,又有自乳端滴落的。文渊单臂横压住她膝弯内侧,另一只 手却去玩赏她白嫩的屁股,抚摸揉捏,满手温软。

    “唔啊!”小慕容心头快感狂袭而至,被这接二连三的攻势弄得气喘嘘嘘,哀声叫道:“啊……我……我

    ……嗯嗯……不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文……文渊……哥……哥……我……啊……“文渊喘了口气,悄声道:”什么不行了?“

    说着加快抽送,真如狂风暴雨,直冲得小慕容兴奋不已,那天仙般的体态更显得柔弱不堪,螓首急摆,香汗如雨,哪里能说出话来,只剩 下银铃乱摇的吟叫。

    蓝灵玉自门缝看去,不甚清楚,但翻云覆雨的声音却听得分明,耳听得小慕容呻吟得越发急促,心跳也是越来越响,真羞得她不知如何是 好,想要离开,却又不知为何,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房中床上,文渊亢奋已达极峰,身子一冲,阳精万马奔腾般破栏而出,猛烈无匹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