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3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陡然间慕容修眼中杀气大盛,喝道:“小子!想要我妹子,可没这么便宜!”

    只听“锵”一声响,慕容修青锋出峭,飞身而至,青衫迎风鼓起,如鹰如隼,脸上笑容现出狂态,只此一瞬之间,两道青光横削直划,已 至文渊身前半尺。小慕容惊叫道:“大哥!”

    文渊万不料他狠下杀手,吃惊非小,眼见稍一迟疑,立时会被他这纵横两剑分为四块,心如闪电,退一步而拔长剑,只听“铿铿”两下暴响,慕容修这两招风驰电掣般的快剑同时被格下。

    文渊才刚持剑在手,苍促应敌,虽然险险挡下,却也震得手心发热,虎口差点震裂,不觉心惊:“这大慕容的内功强横无匹,可比小茵厉 害得太多!”

    慕容修两剑不中,怒骂道:“臭小子,居然没被斩死!”这一下却是连出四剑,两纵两横,十字剑变井字剑,青光霍霍,冷气飕飕,凌厉 无匹。文渊心下吃惊,使动指南剑招数,看得真切,长剑四下连刺,以剑尖硬抵锋刃,竟是点得准确无比,将慕容修四剑一并接去。

    慕容修大笑一声,剑势毫无停缓,剑路又增,蓦地纵横各三剑,井字化田字,六道剑芒截住文渊上下各路,四剑外封,两剑内袭,竟是狠 辣而无破绽。文渊勉力挡卸,眼见下盘一剑化解不及,小慕容侧身一挥短剑,将慕容修这一招接了过去,急叫道:“大哥,你不能杀他啊!”

    慕容修仰天大笑,说道:“他若接不下”大纵横剑法“中的几招雕虫小技,焉有资格当我妹丈?他若接不得,死不足惜!小妹,让开!” 话声甫毕,青影飞闪,又已出剑。

    文渊被他一窦初开的娇羞喜悦,说道:“小妹,你倒真喜欢这小子,要说从前,你岂会帮人包扎伤口?不去 洒洒盐就够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吐吐舌头,笑道:“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慕容修哼了一声,指着文渊道:“臭小子,你可是艳福不浅,我照顾十几年的小妹现在给了你,你可别老像刚才那样,给她半丢不丢的, 多不痛快。”文渊和小慕容没想到他说起这档事,都是脸上一红。小慕容叫道:“大哥,你要再偷看我……我们……,我可就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修道:“嘿,要是我不说,你也不知道。小子!听着,在床上要对付我妹子,哪能像你这么温温吞吞的,就要像刚才这一剑,豁出一 切,狠狠的来这么一下子……”文渊作声不得,心道:“小茵可就受不了了。”小慕容听得大羞,投在文渊怀里,娇声道:“喂,你别听我大 哥胡说八道啊,他……他最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但听慕容修哈哈大笑,往供桌一坐,道:“好了,你发了烟号给我,到底有什么事?”小慕容道:“是啦,我想要你帮我救一个朋友。” 慕容修眉头一皱,道:“谁?”小慕容道:“杭州城水燕楼的紫缘姑娘,大哥,你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文渊一怔,半喜半忧,心道:“大小慕容名动江湖,也许真有法子对付靖威王府。只是这大慕容颇有邪气,实令人不安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把紫缘的事从头到尾述说了一遍,又说了赵平波的事,慕容修听着,偶尔问着几句,不多时便交代清楚。慕容修哼了一声,道:“ 你是要我想办法,让那赵平波没法子把紫缘弄到手,是不是?”小慕容笑道:“还不止呢,最好是也能离开水燕楼。”

    慕容修骂道:“小妹,你当你大哥是谁?我可没你那么好心眼。”又向文渊冷笑道:“小子,你胆子不小啊,有了我妹子,还嫌不够吗? 第一个都还没搞定,就想偷吃了?”文渊甚感尴尬,不知如何措辞,心道:“这人话锋如此迫人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笑道:“大哥,我都不吃醋,你生什么气啊?”慕容修又是大骂:“你这丫头,自己都不知道好好看着这小子。哼哼,我何必去帮 她?闲着没事么? 不帮!”

    文渊忽道:“慕容兄,小弟想救紫缘姑娘,并非因为贪图女色。赵平波恃势行暴,已是天理不容;而紫缘姑娘身世堪怜,如何能再受此厄 运?慕容兄身怀绝艺,必有处置赵平波之方,救紫缘姑娘之法,尚祈援手。”慕容修冷笑一声,道:“我大可不必费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长叹一声,道:“大哥,你想不出法子,那也没办法,靖威王府势力庞大,你对付不了,我也没话可说。”慕容修骂道:“小丫头 别来鬼扯,靖威王府又算什么屁东西了?要对付那姓赵的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文渊喜道:“慕容兄愿意相助了么?”慕容修连声冷笑,道: “不帮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脸色一板,道:“大哥,你到底帮不帮?你要是真不帮忙,我再也不跟你说话啦。”慕容修冷笑道:“这一招你从小用烂了的,当 我会怕么?”小慕容哼了一声,转头向文渊笑道:“文大哥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文渊倒还第一次听她叫自己“文大哥”,一时有些错愕,小慕容拉着自己的手,笑道:“再不走啊,你师妹要是醒来不见我们,你怎么说 啊?”文渊一想不错,便笑道:“是了,走吧!可是你哥……”小慕容笑嘻嘻地道:“别管啦,走吧!”

    慕容修喝道:“小妹,且慢!”小慕容理也不理,迳往外走。慕容修抢在两人身前,道:“小妹,铁云镖局的镖如何结果了?”小慕容只 作没听见,向文渊笑道:“文大哥,回到客店里,你可不能偷偷对我怎么样,小心华家妹子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文渊道:“我正担心这个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你快跟她说清楚啊,同门多年的师兄妹,好起来一定很快吧?”

    两人肩靠肩地走出庙去,对慕容修却是毫不理睬。慕容修骂道:“臭丫头,大哥在问你话哪!”然而任他再怎么叫,小慕容总是只跟文渊 说话嬉笑。慕容修怒极,忽然想到:“以前她不跟我说话,就没人能听她说话了,她自然忍不住。现在她可有了这小子,只怕当真不和我说话 ,也不觉得如何了。”不禁有些犹豫,叫道:“小妹,且慢!”小慕容充耳不闻,忽然在文渊脸上亲了一下,笑吟吟地瞧着文渊。文渊心中暗 自好笑:“这小丫头可会作弄人,连自己哥哥也是一般。”

    当下也乐的奉陪,两人便是不理慕容修。

    慕容修骂道:“臭丫头,当真不要你大哥啦?”却听小慕容和文渊笑语声渐行渐远。慕容修大怒,一掌将破烂不堪的左扇庙门打飞,来回 踱步,远远听到小慕容一阵娇笑声,一脚把右扇庙门也踢倒了,飞身追上,叫道:“死丫头,我答应帮忙就是啦,给我滚回来!”

    小慕容听得分明,转过身来盈盈拜倒,笑嘻嘻地道:“大哥,多谢你啦!这才叫见义勇为、当仁不让,真不愧是我的好大哥!”慕容修骂 道:“死丫头,越来越贼!才认识了这臭小子,胳臂马上往外弯!”文渊拱手笑道:“多谢慕容兄了,大恩大德,小弟必铭记在心。”慕容修 呸了一声,骂道:“免了!”

    小慕容道:“大哥,那你打算怎么帮呢?”慕容修哼了一声,道:“你先跟我来。小子,你只管等着,三天之后,我兄妹两自会来解决那 姓赵的。”文渊道:“好。”向小慕容一望,小慕容也正向这里望来,两人都是恋恋不舍,才初尝情爱,便要分开,虽只三日,却也难捱。

    慕容修见状,道:“小子,我妹子这三天不在,你要是受不了,就自己解决罢!只要等过三天,你要怎么样都管你不到。”文渊脸一红, 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慕容修迈开大步,喝道:“小妹,跟着来!”小慕容向文渊一望,满怀柔情,低声道:“一定帮你救到紫缘姑娘,放心吧!”说着嫣然一 笑,跟着慕容修去了。

    文渊目送小慕容远去,心道:“小茵这一去,我便要跟师妹独处三天。师妹跟小茵虽然处得很好,但这等事情,她能接受吗?”思索良久 ,打定了主意,便要去和华瑄说明白。眼见东方天色将明,便即快步回往客店。

    十景缎(二十二)

    文渊回到客店,进了自己房中,华瑄已然醒来,坐在桌前,单手托腮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一见文渊进房来,劈头便问:“文师兄,慕容姐 姐呢?”

    文渊一怔,道:“慕容姑娘跟她哥哥走了,过几天会再来找我们。”华瑄嗯了一声,把脸别了过去。文渊见她没什么精神,心中奇怪,走到她身边,说道:“师妹,怎么了吗?”华瑄却站起身来,走到一边去,低声道:“文师兄,我要走啦!”说着便去拿包袱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文渊不禁大感错愕,连忙走上前去,道:“师妹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华瑄双唇紧闭,摇了摇头,拿了包袱便要走。文渊挡在门前,问道:“师妹?”

    华瑄低声道:“文师兄,我们是约在一年后见面,我……我……我该自己出去见见世面啦,不能再这样缠着你了。”文渊见她神色有异, 这话更不像平日的她所说,当下柔声道:“师妹,我们在一起,行走江湖不是安全些吗?你一个年轻姑娘,太也危险了,我是你的师兄,保护 你有什么不该了?”华瑄低下头去,肩膀似乎微微颤抖,几滴眼泪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文渊吃了一惊,轻轻扶着华瑄双肩,道:“师妹,怎么哭了?”华瑄擦擦泪水,嗫嗫嚅嚅地道:“没有……没什么……。”文渊柔声道: “师妹,有什么不顺心,就说出来,好端端的,哭什么啊?”

    华瑄低头不语,过了好一阵子,才低声道:“文师兄,你昨晚跟慕容姐姐到哪里去了?”文渊脸上一红,结结巴巴地道:“我们……这个 ……”华瑄摇摇头,轻声叹道:“算了,我也不要知道啦。文师兄,慕容姐姐很好的,你……你别辜负她,我在这里,你们多不自在啊。”

    文渊心头一震,道:“你看得出来慕容姑娘她……她……”华瑄轻声道:“我知道啊……她……她在梦里会叫着你的。”文渊道:“你也 是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口,登时后悔失言,华瑄立时变了一张红扑扑的脸蛋,低声道:“慕容姐姐告诉你啦?”文渊说道:“我自己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华瑄心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,羞得不知如何是好,急道:“文师兄,你……我说了什么?”文渊支支吾吾地道:“那个……也没什么。 ”心道:“似乎没听到多少言语,都是嗯嗯啊啊的比较多。”但这话无论如何出不得口,只得含糊其词。

    华瑄低声道:“文师兄,我……我不想跟慕容姐姐争啦,我这就走啦,你让开罢。”文渊见她睫毛上犹带泪珠,楚楚可怜,心中如何忍得 ,忽然将华瑄拥在怀抱中,轻声道:“师妹,你很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连文渊也不知如何敢就此说出,只觉华瑄实不该委屈自己,一时勇气百倍,平日绝不会说的话竟脱口而出。华瑄靠着文渊温热的胸 膛,霎了霎眼,顿时呆住了,身子似乎跟着热了起来,心便像要融化似地,只是轻呼道:“文师兄!”

    文渊看着华瑄清澄的瞳仁,里面蕴藏着欢喜、旁徨、羞怯、惊讶,已不见刚才的哀伤,像是两颗包藏着夜空的水晶,纯洁灵动,心里百感交集,心道:“师妹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!她一心成全小茵,殊不知小茵本来便愿意容她,我且先问清楚,若是师妹不愿,我自也不能强求。 ”忽然心中一震:“师妹当真离我而去,我又能忍受吗?”想起幼时和华瑄玩耍的情境,看看华瑄的脸庞,那一对眼睛正如昔时一般神采无瑕 ,带着仰慕和依恋的神气,显得稚嫩无比。

    文渊轻轻举起右手,碰了下华瑄的眼角。华瑄心神一荡,不知是羞是喜,不自觉阖上了双眼。文渊爱怜地以手指触着华瑄弯弯的睫毛,拨 去了泪珠。华瑄眼皮轻轻颤动,感受着文渊的温柔,心中像有万支羽毛搔动一般,樱唇微启,发出“哎”地一声轻息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任是铁石心肠也不能不动心,文渊眼中忽感迷茫,右手拢过华瑄后脑,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华瑄一惊之下,睁开了眼睛,稍一挣扎,随即不再反抗,双眼如带醉意,眼帘又慢慢合上,忘我地沉浸在浓郁的爱恋中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两人的心思都从孩提时代转了一圈回来。对文渊特别眷恋的华瑄,自幼便和文渊玩在一起,时时黏着文渊,向扬只是在一旁取 笑。待得年纪长了,华玄清过世后,华瑄再无父亲关照,更是深深恋慕文渊。向扬也不来打扰两人,任凭他们在草地上仰望星空,到山林间携手游戏,如胶似漆,只是文渊以礼自持,华瑄不懂儿女之私,就止于这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师门三人分行多日,华瑄这才惊觉她对文渊用情已深,然而先有小慕容,又有紫缘来到,跟文渊之间似乎总是不如以往亲密,心中一片愁 思,却不敢向文渊倾诉。这日醒来,竟然不见了文渊和小慕容,华瑄心中难过,心道:“文师兄和慕容姐姐走了吗?慕容姐姐一直很在意文师 兄,又是被他救了的,那也难怪。文师兄……他也喜欢慕容姐姐吧?”只道他们趁夜离去,心里纵有万缕情丝,也已不得解。

    见了文渊回来,心中痛楚,本想成人之美,让文渊和小慕容自成眷属,自己带着一番相思行走江湖,慢慢淡忘,却在文渊一吻之下,将心 中的情意全部又流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吻了多久,四片唇方才离别,华瑄满脸晕红,不知该说些什么,怔怔地望着文渊,似笑非笑,心中尽是温存情致。文渊低声道:“ 师妹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华瑄羞得不敢接话,好半晌才羞怯地说道:“文师兄,你变坏了!”文渊脸上一红,他才跟小慕容缠绵过,情欲甚易挑动,见了华瑄,竟 然克制不住,却没问清华瑄心意,不由得心中羞惭,放开了华瑄,道:“师妹,你打我几巴掌。”

    华瑄脸色绯红,轻声道:“不要啦,我很高兴啊。”文渊大喜,一把又搂住了华瑄,说道:“师妹,你真的很喜欢我?”华瑄惊呼一声, 不好意思抬头看他,只羞答答地说道:“对啦!我……我就只喜欢文师兄!”

    文渊身子一颤,轻声道:“你……你别走吧,跟慕容姑娘一起……”华瑄一怔,道:“慕容姐姐让我留下来?”文渊微笑道:“你们不是 像姐妹一样吗?”

    华瑄心中惊喜,又不禁甚羞,嗔道:“文师兄,你岂不是脚踏两条船?”文渊微笑道:“你吃不吃醋?”华瑄脸上一阵娇羞,笑道:“到 时候啊,我跟慕容姐姐有两个人,看你要怎么……那个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怦然心动,轻声道:“师妹,那个啊?”华瑄大羞,含糊说道:“就是……那……慕容姐姐说的啊,你……下面……那个……有一个 ……嗯……我……啊,不知道了啦……!”说着挣开他怀抱,跑了开去。文渊脑海闪过幼年和她追逐嬉戏的景象,笑道:“好哇,非要你说不 可!”足尖一点,向华瑄飘去。

    华瑄娇笑道:“没那么容易,我才不要!”纤腰一摆,轻轻巧巧地躲过。

    客房中能有多大地方,两人绕着木桌大兜圈子,口中嘻嘻哈哈,脚下所使的俱是绝妙轻功,谁也碰不到谁。不料华瑄奔过床边时,正绊着文渊的包袱,缓得一缓,文渊已追到身后,笑道:“好,抓到啦!”双手圈抱一拦,正箍住华瑄柳腰。华瑄惊叫而笑,两人登时往斜里冲去, “蓬”地一声,一齐跌在床上。

    两人闹着急跑一阵,翻倒了仍是缠在一起。华瑄嗔道:“我绊到东西啦,重来一次。”文渊把她压在床上,笑道:“不行,快说!到底是 什么事,给我从实招来。”华瑄笑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调笑几句,文渊和华瑄都不说话了,显然都已发觉了两人现在乃是在床上,且是亲昵之极。文渊胸前紧贴一片柔软,华瑄腿间却顶着一根 硬物,两张脸几乎要碰在一起,足可感到彼此的呼气。

    换作平时,文渊定然马上失色跳开,不迭陪罪,华瑄也要惊叫出来,但是两人正在情欲高炽,一片火热之际,谁也不想分开了。

    文渊悄声道:“师妹,你真的不说?”华瑄羞得脸如火红,将脸往文渊颈边藏着,在他鬓边轻声耳语:“文师兄,你……你教我吧!”

    文渊心神一动,想起了小慕容,心道:“小茵此生已托付给我,如今师妹也是如此。但她不知我已和小茵同游巫山,我若不跟师妹讲明, 未免有欺瞒之意。”

    忽然脸色肃然,说道:“师妹,我有话要先跟你说。”华瑄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文渊便将夜里跟踪小慕容到水燕楼,和小慕容一番云雨,与慕容修对剑之事,尽数说了出来,毫不隐瞒。

    华瑄静静听他说完,轻声说道:“文师兄,如果紫缘姐姐也喜欢你,你一定也接受了,是不是?”文渊想到夜舟之中和紫缘乐音对答,不 禁轻叹一声,说道:“师妹,你说我要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华瑄脸色羞红,偏着头低声道:“慕容姐姐既然都……都跟你这样了,我还能说什么啊?我……我……慕容姐姐都不会喝醋,我……我又 会喝什么醋了?”

    她说是这么说,却是欲盖弥彰,先跟小慕容较劲了,几句话说得酸溜溜地,文渊不禁莞尔。华瑄见他发笑,脸上佯怒,轻声道:“文师兄 !”

    文渊微微一笑,摸摸她柔顺的长发,轻声道:“师妹,你当真不在意?”华瑄脸现羞涩笑容,低声道:“不过……我是你师妹,所以,你 要稍微多疼我一点点喔,就这样一点点就好。”右手姆指食指在文渊眼前稍稍捏起,有些犹豫,像是觉得不够,又松开了一些,脸上一片赧红 ,满是一派天真的神气。

    文渊轻轻吻了吻她的手指,笑道:“你看准了慕容姑娘不吃醋,就来占她便宜啦?”华瑄俏脸一红,娇嗔道:“我没有嘛!你都先跟慕容姐姐好……现在才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话至一半,便羞得说不下去了。文渊脸也红了,听着她软语呢喃,不禁气血如沸,低声道:“师妹,你 真的不后悔?”华瑄羞不可抑,偏过脸去,低声说道:“不后悔!”

    就这么三个字,文渊再无考虑,轻轻吻着华瑄的唇、脸、颈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……”华瑄任由文渊吻着她的身体,细微地呻吟着。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