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2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此言一出,文渊和小慕容都是脸色大变。小慕容喝道:“胡说!紫缘姑娘谁也不肯跟,你敢骗本姑娘,先剁掉你一条膀子!”朱婆子吓得 大惊失色,忙道:“没没……没有,是真的!”小慕容怒道:“真的?你倒说说,是什么人?”朱婆子道:“是……是靖威王赵王爷的世子。 ”

    文渊心中一凉,想起赵平波的行迳,暗道:“这人品性不端,竟还想强夺紫缘姑娘!”小慕容一呆,又即喝道:“他出了多少银两?本姑 娘追加三倍,不能把紫缘姑娘给他!”朱婆子忙道:“不不,不行……他……他……如果不交出紫缘,赵世子要把咱这水燕楼拆了,咱们都要 送去砍头的。”

    文渊听得暗怒,心道:“这赵平波这般横!朱婆子不敢跟王府作对,我可不能让紫缘姑娘又沦于人手,非想法子不可。”

    只听小慕容连番逼问,朱婆子命在她手上,不敢隐瞒,将赵平波的图谋一一道出。赵平波贪花好色,离开了结缘阁,却如何能放弃紫缘这 等佳人?

    便找了朱婆子,要她在三天内准备好,便派人来接紫缘,并赐以大笔金银,否则水燕楼上下诸人一齐抄斩,紫缘自然还是要夺去的。朱婆 子虽然不甘,又如何敢反抗?倘若告诉紫缘,紫缘定然不允,因而也不跟旁人说,只等赵平波派人来接,再硬把紫缘推去。

    小慕容问了个清楚,说道:“今天这事,你不得向别人说起,假如有人知道我来了此处,你就买好棺材等着罢!”朱婆子忙道:“不敢, 绝对不说!”小慕容哼了一声,打中朱婆子昏穴,将她丢回床上,自窗口逸去。文渊躲得迅捷,没给发觉,小慕容一过,便跟了上去,心中暗 自思索:“只有三日,该如何救得紫缘姑娘?明抢是不妥,赎身也已经不行,只有从赵平波那里下手,断不能让他害了紫缘姑娘。”

    夜幕之下,小慕容向市镇外直奔,竟不是回客店去。文渊不知她还有什么事,一路跟去,这次小慕容却到了一间破庙前,文渊看得分明, 正是当日他救小慕容后来到的破庙。

    小慕容掏出一个金属小管,似乎在哪里按了一下,那小管直飞上天,“澎”

    地炸开,变作小小一团碧芒,似是夜空一颗绿星,随即消失。文渊暗道:“这定是慕容姑娘联络他人的讯号,只不知是谁。”转念一想: “多半是她兄长大慕容了。”小慕容站在原地,似在等着什么人,晚风动其衣袂,树叶也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并未有人来到,小慕容脸现失望神色,叹了口气,往庙里走去。

    文渊悄悄往庙中瞄去,只见小慕容坐在墙边,双手抱膝,微低着头,看不清脸上神情。

    小慕容坐了一下,又站起身来,背心往墙一倚,一头长发摆了摆,双手相握,抬头望着庙顶。四下仅闻风动树梢之声,更无声息。文渊远 远看着小慕容,竟见她脸上神态颇有寂寥之意,不由得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忽听小慕容低声道:“你放心,绝不会让紫缘姑娘落在那个王八蛋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文渊一惊,心中暗道:“还是给她发觉了。”正要走出,又觉不像,耳听小慕容又叹了口气,幽幽地道:“我干嘛要帮你?我……我真是 傻瓜。”文渊见她似是自言自语,踏出一半的右脚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又听小慕容低声道:“这里一个师妹,那里又一个姑娘……你到底要谁啊?再有别的,我真的就不管你啦。”文渊怦然心跳,心道:“慕 容姑娘在说我吗?”

    小慕容静了半晌,轻轻叹息,喃喃道:“你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吧?我啊……我这个小魔头、妖女……”忽然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,轻声说道:“可是你还是救我啊,你……多少有一点在意我吧?就算比不上她们……一点点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越听越是惊讶,却听小慕容又是一声叹气,轻声道:“你有这样可爱的师妹,又跟紫缘姑娘这么谈得来,我……我本来是不指望什么 了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文渊只觉气也透不过来,不知如何是好。小慕容这一片倾慕之言,虽不是对着他说,却也并无差异,心中真是一股说不出的滋 味。小慕容落寞地笑了笑,低声道:“等紫缘姑娘没事了,我一定要走啦,你啊……有了两个好姑娘陪着,该心满意足了吧?那时候就没有我 在那里成天作弄你啦,你会过的很好吧?不过……我会记着你的……文渊、文渊、文渊……”

    小慕容轻轻念着,忽觉庙门多了个身影,心道:“是大哥来啦。”一看之下,竟是文渊,正凝望着自己,眼神极是温和。小慕容“啊呀” 惊呼一声,两只眼睛眨也不眨,一时之间全身僵硬,羞的脸上发热,一颗心简直要蹦了出来。文渊心里也是一片混乱,听得小慕容要走,不自 觉站了出来,心中只转着一个念头:“不能那样!”

    庙门内外,两人相对,谁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互相凝视。

    十景缎(二十)

    就这样对望良久,小慕容强自压抑羞意,低声道:“喂,你怎么在这里啊?”

    文渊道:“我跟着你出来的。”小慕容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那……我去了水燕楼,还有刚才的话,你通通知道了?”文渊道:“是。 ”

    小慕容把头偏开,只觉耳根发烫,实不知如何是好,只是不去看文渊。

    文渊目不转睛地看着小慕容,眼中见来,只是个一副娇羞模样的小姑娘,若说她是什么武林魔头,便是打死他也不相信。回想方才听到的 言语,不禁心动,走到小慕容身边。

    小慕容心中蹦蹦乱跳,不知他意欲如何。只听文渊说道:“慕容姑娘,你愿意相救紫缘姑娘,在下极是感谢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也没什么 。”心中忽然泛过一丝苦涩,眼眶中有些热热的。

    文渊忽然握住小慕容双手,柔声说道:“慕容姑娘,你千万别说要走,我……我跟师妹都很喜欢你的。”小慕容被他握着手,心中一阵暖 洋洋地,心跳不已,低声道:“华家妹子跟我是很好啊,不过你啊……你啊……我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露出娇羞的笑意。

    文渊见她面带红晕,娇美绝伦,情不自禁地将她轻轻搂住。小慕容毫不反抗,任他抱着,心中又羞又喜,轻声道:“喂,你很贪心呢,已 经有了两个,还要加上我啊?你到底喜欢哪一个?”文渊窘了,一时答不出话,良久才道:“师妹跟紫缘姑娘对我,并没有谈到情爱上面啊。 ”小慕容嫣然一笑,说道:“你少来这一套,我才不信你看不出来。”说着将头倚在文渊怀中,低声道:“我也不在意啦,我……我……我只 想知道,你对我到底……有没有……嗯……”心中害羞,总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文渊温柔地抚摸小慕容的秀发,说道:“慕容姑娘,我心里真的是喜欢着你,可是……我对师妹、紫缘姑娘也是如此,这样三心两意,实 在不能决定。我只怕太过冒失,倘若因而伤害了任何一位姑娘,我是虽死难偿。”小慕容仰首望着文渊,轻轻笑道:“是啦,你是想享齐人之 福,一个都不放过。”文渊连忙说道:“不可不可!这……太委屈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面露羞色,道:“反正……反正你喜欢我就是了,是不是?”文渊微笑道:“是啊。”小慕容心中喜悦,轻声道:“那就够啦,不 管你以后喜欢谁,跟谁在一起,我都不在意,总之是跟定你啦。你也不用最爱我啦,只要……就……就这样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文渊见她眼中满是欢欣爱慕之意,又听她言语一片深情,深为感动,轻声道:“慕容姑娘!”小慕容娇笑道:“哎呀,你还叫我姑娘姑娘 的?”文渊笑道:“不然叫什么好?”

    小慕容想了想,道:“小时后,娘都是”小茵、小茵“这样叫我,你这样叫好了。”文渊道:“这个”茵“字,是你的名字吗?”小慕容伸伸舌头,笑道:“我才不告诉你。”文渊笑道:“连名字都不告诉我?好,那你又要怎么叫我啊?总不成整天就这样”喂、喂“地叫吧?”

    小慕容偏了偏头,笑道:“我不知道,随便我叫。”文渊笑道:“怎可以这样?”小慕容笑道:“你管得着我?”忽然脸上颇有羞态,低 声道:“是啊,以后又多一个人管我啦,我干嘛要喜欢你嘛?”

    文渊听她说得可爱,忍不住笑了出来,紧紧搂住小慕容,柔声道:“慕容姑娘,我……”小慕容抬头看着他,笑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文 渊一笑,轻声道:“小茵!”小慕容脸上一片羞赧,巧笑嫣然,静静凝望着文渊。当此情境,文渊只觉像是抱着个糖人儿,甜蜜融融,情意绵 绵,捧起小慕容脸蛋,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只是稍稍碰了一下,小慕容已是满脸通红,胸口起伏,眼中尽是腼腆之态,羞红着脸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现在呢?”文渊怦然心动 ,说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小慕容嘴唇微动,想说些什么,却又羞于启齿,好一阵才道:“你……你要不要……我?”

    文渊身子一震,看着小慕容双眼,轻声道:“小茵,你要考虑清楚,这是……这是你一生的事。”小慕容一阵心悸,柔声道:“你别担心我,你啊……你将来不会把我抛弃了吧?”文渊道:“自然不会!”小慕容娇羞不已,轻声道:“那……那……那我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文渊端方守礼,对姑娘家向来尊敬,但并非不知情趣的道学先生,此时两厢情愿,听得小慕容这般言语,文渊胸臆间满怀情意,身子一倾 ,将小慕容靠在墙上,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这一次却是吻得缠绵无已,小慕容如受电掣,喉间发出轻微的唔嗯声音,身子酥软无力,本来是背靠着墙壁站着,此时两腿无力,渐渐向 下滑落,终于坐在地上,四唇分开,两人心中情欲大动,拥在一起。

    文渊轻轻解开小慕容腰带,卸下她的纱衫,月白色的肚兜掩着她胸前双乳,极是漂亮。小慕容看着他处,羞得不说一句话,跟平日神态大 异,任凭文渊动手。

    文渊看得脑中微感昏眩,深深呼吸几下,低声道:“小茵,你的身子真的很美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嫣然一笑,轻声道:“你喜欢吗?”文渊道:“看得我都有点晕了,我……只怕我不敢碰。”小慕容忍不住笑了出来,轻轻将身子 往前靠去,低声道:“你……你要怎样都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文渊仍有些难以下手,心道:“小茵这么美的身体,我如果任意胡来,一不小心把她弄伤弄痛了,岂不是万死莫赎?”只有轻轻脱去她的 衣服,并不太碰着肌肤。

    小慕容一身赤裸,却见文渊一直只看着自己,像在观赏一件精致的宝器似地,心中反而羞得不得了,红着脸道:“你……你要看多久嘛? ”文渊也有点不好意思,把他心里的话说了。小慕容又觉好笑,又觉心里甜丝丝地,娇笑着道:“你尽管喜欢我啊,可是不用把我宠成这样嘛 。你……你不动我,我可要来碰你了喔,你一件衣服也没脱呢。”

    文渊不禁一笑,当即让小慕容背坐在怀里,轻轻揉着她的乳房。他从未和妙龄少女有这般亲昵的举动,心中紧张实不下于小慕容,手里是 一片柔软,说不出的受用,小慕容更是芳心如醉,发出几下娇柔的喘声。文渊渐渐放开胆子,指上多用了少许力。小慕容轻轻咬着下唇,却不 时松开,发出难耐的娇啼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小慕容登觉下身私处被一物顶住,低头一看,自己正背着坐在文渊怀中,文渊的下身自然昂向她的股间。由于文渊尚穿着衣裤 ,小慕容直接受到粗布的摩擦,对那敏感的花办实在是万难承受的挑逗。小慕容忍受不了,喘息道:“不行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快脱 掉啦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哪里知道小慕容是受不了粗糙的衣料?小慕容这一番喘叫,简直是直接催情,满是荡意,文渊听得心弦大乱,轻轻放开小慕容,要将腰带解开。小慕容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文渊刚退下一点裤子,心头一跳,低声道:“等一下……先别脱掉。”文渊一怔,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慕容跪着低下头来,将文渊的裤子拉下了一些,赫然现出一柱擎天的样子来。小慕容满脸通红,将之轻轻握住,娇笑道:“上次没满二 十一次,今天我要补足数啦。”文渊被她一唬,倒也吓了一吓,随即笑道:“这次你可点不到我穴道了。”小慕容嘻嘻一笑,道:“你别担心 嘛,上次是罚你,这次……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文渊接道:“这回换我罚你。”小慕容眨了下眼,笑道:“我有什么好罚的?”

    文渊沉思片刻,笑道:“罚你生得太好,害我不敢太放肆。”小慕容羞红了脸,轻笑道:“我看你对谁都一样吧?”

    说笑之际,小慕容仍是又揉又捏,文渊热血狂聚下身,堪堪便要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慕容对此倒是经验甚丰,时圈时套,玉指挑动,香掌轻摩,文渊眼里正能看着小慕容的背脊和屁股微微摆动,股间又是温润柔暖,上下 两番刺动,将她抱得上来一些,乳房正好贴着他胸膛,下身正好对上,互相摩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啊啊啊……”小慕容最私密的地方陡然接触到一根灼热之物,周身剧颤,兴奋得难以言谕,又觉羞耻不已,若说不怕,却连她 自己也不信。文渊不敢贸然强来,伸手轻抚小慕容股间,柔到了极处,只羞得小慕容无地自容,低头一看,早是一片潮湿,沿着大腿内侧不断 流下。

    抚摸未久,小慕容已承受不住,紧紧抱着文渊,一双玉手往他衣襟内伸去,口中不停哀鸣:“不要了……啊啊……拜……托……够了…… 啦……啊……!”

    文渊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,向下一看,小慕容两条美腿叉开两边,中间泛着桃红,不断泌出水液来。

    “啊呵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哈啊……”还没有交合,小慕容却已经刺。文渊说道:“很痛吗?”小慕容一时说不出话来,紧紧抱着文渊,很勉强地摇了 下头。文渊小心翼翼地寸进,一点一点地推进。然而小慕容的阴户虽然柔韧,却着实颇为狭小,文渊不易进入,至少仍觉舒服,小慕容却是当 真痛不堪言,只是暗自忍住。

    忽然文渊觉得难以再进,稍一用力,小慕容抵受不住,放声哀鸣:“啊!嗯呃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文渊见小慕容香汗直滴,脸上表情明 明是痛楚无比,心中不忍,慢慢退了出来。小慕容压力骤松,急喘了几口气,呜咽道:“我……我真没用……对不起……”竟然要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文渊轻轻搂了搂小慕容,柔声道:“怎么会?别这么说,我们以后还可以试啊。”又吻了吻小慕容,道:“别哭别哭,哭了就不漂亮啦! ”小慕容揉揉眼睛,轻笑道:“你好像在哄小孩子。”文渊微微一笑,帮着小慕容穿好衣服。小慕容见文渊下身仍然昂立着,说道:“等一下 ,你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文渊下身不得发泄,正有些疼痛,此时却也不说,只笑道:“没什么,过一会儿自然就好。”小慕容望着,忽然又去解文渊裤带。文渊微 惊,道:“小茵,你……”小慕容轻轻笑道:“这样你多不舒服啊?还是……我帮你一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张开那樱桃小口,含弄起来。这是小慕容对他做过多次的事了,只是情境差异却大了。

    文渊本来就已达忍耐边缘,再经小慕容温吞柔吐,只得片刻,一道阳精直射在她口中。小慕容闭起双眼,将之一口喝了下去,却仍溢出了 些,滴在她兜里。

    小慕容羞得耳根也红了,低声道:“我……这样来代替,行不行啊?”文渊看她唇边还带着些白白稠稠之物,不禁有些窘困,笑道:“这 ……这未免太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心里一阵蹦蹦跳跳,说道:“以后我可不要这样啦,都是你占便宜嘛。”

    说着露出顽皮的笑容,道:“不过呢,如果你想要,我再来几次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文渊吓了一跳,苦笑道:“上次你可害得我险些走不动了,这太伤元气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站起身来,低声道:“我们这事,你可别跟别人说。”文渊笑道:“是,遵命。”小慕容抿嘴一笑,突然指着文渊叫道:“还有啊 ,你可不能因为这回事,就以为可以对我摆架子啦,那可不成!”文渊笑道:“打个比方?”小慕容笑道:“比方?没有比方,就是要你跟之 前都一样的意思。”文渊微笑道:“你可也要这样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哎呀,现在是华家妹子还没落在你手里,等你到了手啊,我们……”说 到这里,却不好意思说了。

    文渊忸怩道:“我们现在跟师妹在一起,可不能像这样子说话。”小慕容嫣然笑道:“所以啊,你还不赶快向你师妹倾诉一番?你心里难 道不爱她吗?”

    文渊一怔,说道:“小茵,你当真不在意?”小慕容脸上一红,道:“我早就说过了不是?反正你的心,有一份在我身上,我就很满足啦 。”文渊一时不得回答,想到华瑄和紫缘,再看看小慕容,不禁有些歉疚,心道:“小茵待我如此,我岂能再有它念?师妹纵然对我有情,那 也未必像小茵这样能够兼容。若有机会,真要跟师妹说说了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见他不语,便道:“该回客店啦,再不走,天都要亮啦!”文渊笑道:“正是,走吧!”两人正要走出庙门,忽听一个冷峭的声音 传来:“且慢!小妹,你把大哥找来,该不只是来看你这半场云雨罢?”

    文渊、小慕容都吃了一惊,回头一看,庙中供桌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人,一身青衫,直盯着两人瞧。

    十景缎(二十一)

    细看这人,但见他二十来岁,两道剑眉直抵鬓角,一束长发,身长玉立,腰系三尺长剑,一派江湖剑客风貌,潇洒俊拔,然而脸上神色却 是飞扬拔扈,嘴角微微浮着冷笑,一副世间无人在我眼下的狂态。

    小慕容听他这一说,又羞又喜,低声道:“大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那人哼了一声,道:“不早,不早!我到的时候,你可还没脱衣服。”小慕容脸上一红,急叫道:“大哥,你躲在一边偷看?”那人道: “废话,难不成我还能亲自下场么?我能对自己亲妹子怎样?嘿嘿,这小子嘛……”两道冷锐的眼光如箭投向文渊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小慕容牵着文渊的手,脸上仍是红通通的,低声道:“他就是我大哥,叫做慕容修,武林上称他叫大慕容。”文渊微笑道:“原来是慕容 兄,幸会幸会,在下文渊。”

    慕容修一顿脚,喝道:“小妹,你可太不成话了,你大哥的名字也这么胡乱告知旁人的吗?”小慕容俏眉一扬,笑道:“他又不是外人, 也知道我的名字,为什么不能说你的?”慕容修冷笑道:“好啊,你要这小子当我妹丈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小慕容眼波流转,心里怦怦直跳,低声道:“大哥,你许不许?”

    慕容修瞧瞧文渊,冷笑道:“小子,你有点本事啊,能把我这妹子收得服服贴贴,嘿嘿!”文渊道:“取笑了。”

    陡然间慕容修眼中杀气大盛,喝道:“小子!想要我妹子,可没这么便宜!”

    ?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