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 部分阅读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小慕容轻轻捏着玉茎前头,见它变的既红且粗,只觉心中莫名害羞,说道:“喂,不出来啊?”说着又捏了一捏。文渊浑身一颤,热血下 涌,叫道:“不成不成,再换一个。”小慕容脸颊绯红,道:“你罗嗦些什么?闭上嘴成不成?”

    忽然灵光一闪,想到“嘴”字,喜道:“啊,原来如此!”低下头去,笑道:“你放心,姑娘只杀人,不吃人的。”说着樱口微开,轻轻 含上前端。

    文渊正背着“前出师表”,立觉身子一震,难以克制,长叹道:“罢罢罢,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,这下无可挽救……”他口 中虽这么说,却又飞快思索,心道:“文天祥身处狱中,尚不折风骨,我怎可放弃?”心想到此,又背起正气歌来,小慕容听得莫名其妙,也不理会,“嗯”的一声,将玉茎含住了一小半,稍觉气闷,轻声娇吟。

    十景缎(八)

    文渊竭力忍耐,下身如是裹在一团水云之中,轻暖柔细,又惊觉一个软软的物事碰上顶尖,却是美人绛舌,正细细探究着,轻触微接,阵 阵酥软窜入百骸,一时飘飘然不知所在,全凭心头一点清明守着神智,喃喃背诵道:“是气所磅礴,凛冽万古存,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 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……啊呀呀呀!”

    背到一半,下身一痛,失声而呼,却是小慕容存心作弄他,贝齿一拢,轻轻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咬使力甚微,但其时阳具正是剑拔弩张之势,小慕容突然给它来这一下,文渊立觉下身似炭火之热,也不知是否痛楚,脑海一片空白 ,彷佛身子直飞虚空,不禁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小慕容听他呼叫,张口吐出玉茎,笑盈盈地道:“怎么样?看你还说什么天地日月的?你这东西是”天柱“么?很”磅礴“”凛冽“,可 以”贯日月“吗?”

    文渊哭笑不得,道:“文丞相一首正气歌,风骨凛凛,有浩然不屈之节,那有像这样胡说八道的。”小慕容食指往他底下轻轻一弹,娇笑 道:“我可不管。”

    说着朱唇轻启,又开始含弄起来。

    文渊早觉下身沸腾滚烫,被小慕容温香唇舌吞吐一番,心绪奋腾已达顶点,只是勉力强压。忽觉她口中吐息,一丝温气直向他顶端钻去。 小慕容初见男子阳物,如何为之,实是一无所知,口中被文渊填到喉前,不知如何是好,又觉些许难受,不觉呼了口气。这一口气在文渊而言 ,彷佛自下贯身而过,心头狂跳,再也禁受不住,下身如同火雷引发,大量精元直冲开来。

    小慕容忽觉一道热流,把他留在这里就算了。 ”当下向庙门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才到门口,心中踌躇,又转了回去,把文渊的裤子拉了起来,望着他俊逸的面貌,心道:“你长得可真好看,像大哥一样,本姑娘是看在 这一点才饶你一命的。嗯,对,就是这样,没有别的。”起身要走,回头一望,又觉打不定主意,伏在他身上,在文渊脸上轻轻一吻,暗道: “大哥说过,”有仇必报,有恩就未必要报“。本姑娘亲你一下,算谢过你啦,你可没理由怪我整得你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小慕容跳起身来,向文渊一笑,飞也似的跑出庙去了。

    小慕容奔出林子,心道:“铁云镖局那些该死的家伙,就非得杀个精光不可,再说那批镖银还没劫到,大哥非骂死我不可。”当下先到街 市上去,准备先买把剑,再去找铁云镖局的镖队。

    没多久找到了一家打铁铺,正要开口对铁匠说话,忽见铺子里站了一人,是个跟自己年龄相若的少女,一身青布衫,细眉巧目,一张瓜子 脸极是秀丽,眼中灵动之意盈然而现。只听那少女催促道:“到底补好了没啊?”

    铁匠敲敲打打一阵,将一条鞭子交给那少女,道:“好啦。姑娘这鞭子可精巧的很,补起来挺难的。”那软鞭上镶着无数小圆金属粒,不 知是银是铁,闪闪发光,如是一条银鞭。小慕容心道:“这女的也是会武的。鞭上加了这么多玩意,可重多了。”随手找了一柄短剑,付了钱 ,系在腰间。

    那少女将银鞭收入袖中,向小慕容一望,便要走出打铁铺去。小慕容也不在意,也走出门,要寻铁云镖局一众去了。才出打铁铺,忽听一 人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小慕容转头一看,只见一个污衣汉子站在一旁,却是不识,便道:“干什么啊?”那汉子道:“我文兄弟到哪里去了?”小慕容一怔,忽 然想起,叫道:“啊,你是昨天那个人!”

    这汉子便是任剑清,他昨晚追击一个大对头,匆匆到得客店中,虽然听到文渊呼唤,却也没空闲应声,直追出去,最后仍被那人的后援阻 住,险些遭擒,脱身之后,想找文渊商量一事,客店小二却答说他并未住店。

    任剑清四下寻找,遇见铁云镖局的镖队,又套又逼,知道了文渊救走小慕容之事,心道:“文兄弟没多少江湖历练,跟这小魔头在一起, 武功输不了,心机却定然不是对手。”当下来回搜索,便是找不到,岂知在此正好见得小慕容。

    任剑清听她认出自己,哈哈一笑,道:“好,你果然是小慕容,我过眼一瞧,倒没记错相貌。嘿,小姑娘,文兄弟在哪儿?是姓文名渊的 文兄弟,可别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本要走开,忽然转过身来,面现惊喜神色,跑了过来,道:“这位大叔,你认识文渊这个人吗?”任剑清道:“当然啦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一偏嘴,道:“我哪里知道这个人了?你认识他,我可不认识,更不认识你,没空跟你罗唆。”说着转身要走。任剑清身形一晃, 挡在她身前,道:“好,你或许不知道他名字。他是昨晚客店中,在你旁边那个年轻小子,拿把断剑,后来追了出来的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既然追了出去,那关我什么事啊?”任剑清道:“哦,你想赖到哪里去?他可是从一群人手中救了你出来,你当我不知道吗?”说罢哈哈大笑, 向那少女道:“你又是谁?找我文兄弟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少女不知来龙去脉,听不明白他们说些什么,听任剑清一问,笑道:“他是我师兄啊,我找他又怎么啦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任剑清、小慕容都是“咦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十景缎(九)

    这少女不是别人,正是华玄清的独女华瑄。 她跟文渊年纪相彷,自幼玩在一起,最是融洽。这次和两位师兄离别,起初数日还不觉得如何 ,时日一久,不禁颇为想念。

    华瑄深得父亲武学精要,武功与两名师兄颇有差别,另成一格。她孤身一个少女行走江湖,虽有不识好歹之徒存心侵扰,却也被她一一收 拾。只是寻常登徒子容易对付,当真遇上旁门高手,却又不同。心念及此,更想去找师兄们,多少有个照应。这时听到任剑清提到文渊,惊喜 之下,连忙上前探问。

    小慕容听任剑清说到文渊救出自己之事,心中奇怪,道:“喂,你怎么知道这回事啊?”任剑清笑道:“铁云镖局的一众小子被我踢上几 脚,什么都说出来啦,小姑娘,你还是老实点的好。”小慕容月眉一扬,道:“好啊,不过你可要告诉我铁云镖局的王八蛋在哪里,咱们做个 交换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道:“好,姑娘说出来,我定然相告。”小慕容嫣然一笑,道:“我说罗,他在一座树林中的一间破庙里。”任剑清一点头,道: “铁云镖局的小子们方才走在一条青石道上。”小慕容皱眉道:“这里多少青石道啊?是哪一条?”

    任剑清笑道:“小姑娘,这附近林子可也不少吧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嘻嘻一笑,道:“说得也是,那我说清楚些,就在那边,瞧,那一片就是啦。”说着往东一指。任剑清顺着她手指偏头一望,果见 一片绿树。忽觉劲风袭体,猛吃一惊,心道:“这小丫头好辣手。”一个闪身避开,转头一看,小慕容一击不中,已飞身逃开。

    华瑄正听着他们说话,不料小慕容忽尔动手,随即奔去,心道:“这姑娘说的话不知是真是假?可不能给她跑掉,先追再说。”当下更不 迟疑,脚下一轻,直追过去。

    任剑清却不追小慕容,心道:“这小丫头鬼灵精得很,再怎么问也未必说实话。现下时间紧迫,且去找找,真不成再说。那小姑娘自称是 文兄弟的师妹,看她身法轻巧,不会吃那小魔头的亏,先不管了。”飞身向林中急奔,不去管华瑄跟小慕容。

    他轻功造诣高绝,在树林中来回奔驰,竟当真找到了文渊所在那间破庙,一进门,便见到文渊躺在地上,吃了一惊,忙上前察看,叫道: “文兄弟!”心道:“那小魔头倒没耍任某,文兄弟可真在这儿。”其实小慕容所指的林子却不是这里,差得甚远,任剑清轻功飞奔之下,越 到了林子另一头,一时却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文渊其时已醒,只是穴道未解,不能行动,见任剑清来到,大喜过望,道:“任兄,你好!那灰衣客如何了?”任剑清一怔,笑道:“先 别管他,你是怎么啦?躺在这儿睡大觉么?”文渊道:“不是,我被点了穴道。”任剑清在他肩上一拍,笑道:“起来罢!”

    文渊但觉一道沛不可当的真力自肩头直透入体,流转周身,穴道立解,坐起身来,心中大是惊佩,心道:“任兄的内功修为当真了得,不 用对穴解穴,这么一拍便经脉尽舒,我可真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道:“文兄弟,是谁点了你穴道?你怎会一人在此?”向他下身一望,跟着笑道:“还有,你腰带解开,衣裤不整,到底做了什么 好事?那小慕容把你一人丢在这儿,又是怎地?”文渊这才惊觉,连忙系好腰带,站起身来,正要说话,只觉脚下一个踉跄,虚浮无力,险些 跌倒,心道:“这个小魔头到底整了我多少回?真到二十一回的话,只怕我站也站不起了。

    任剑清见他脚步不稳,更觉奇怪,连番催问。文渊自昨晚与小慕容比剑过招说起,要说到救出小慕容之事时,忽然住口,道:“任兄,这件事对慕容姑娘名节不好,小弟不能多说。”任剑清哈哈笑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郝一刚倒了下去,他行里的家伙就作怪起来。”把从众镖 师口中得来的讯息一一说来,文渊听着,拍拍脑袋,道:“任兄,你可真是有本事,打听得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道:“那也没有什么。后来呢?”文渊说起昨晚被小慕容摆布的情况,只是不敢细述她如何行之。任剑清越听越是惊奇,再一想方 才见到文渊的样子,忍不住放声大笑,拍手顿脚,似乎得闻天地间未有之奇。

    文渊神色尴尬,道:“任兄,这事情实在不甚光彩,可不能传开的。”

    任剑清笑声未停,道:“啊……当然不会,文兄弟,这个……哈哈,虽不能说是好事,可也真是艳福无边,只是未免太伤真元,咳……啊 哈哈,呃,没关系,不打紧,你还方当年少,身子尽挨得住。”

    文渊等任剑清笑的够了,才道:“任兄,昨晚那灰衣人却是何人?是大慕容吗?”任剑清摇头道:“不是!他比大慕容厉害的多。不,或 许差不多罢。他叫黄仲鬼,人中的仲,妖魔鬼怪的鬼。”文渊心道:“怎有人用”鬼“字当名字的?”

    任剑清一拍手,道:“这家伙的功夫之阴狠厉害,武林中找不出几个能跟他匹敌的。黄仲鬼这家伙,你说他是地狱来的鬼神也不为过,我踢中了他三脚,打中一掌,他硬是挨了下来,我被他劈了一掌,便禁受不住,险些没命。”文渊心中疑惑,道:“任兄,你跟此人有仇么?”

    任剑清道:“那倒不见得。他是我大师兄的手下第一高手,是奉命杀我,我也不得不杀他。”文渊一凛,道:“原来是任兄门中生变。”

    只听任剑清道:“二十年来,倒也习惯了。别说这个,文兄弟,我今天找你,是有件东西要交给你。”文渊道:“却是何物?”

    任剑清解下背上一个包袱,取出一张七弦琴来。这张琴木质坚润,七弦隐现异光,与一般琴虽然形似,却又似乎不同凡品。任剑清道:“ 这张琴叫做”文武七弦琴“,跟那俞伯牙谢钟子期所摔之琴同名,可绝不是那张琴了,毕竟那是摔碎了的。文兄弟,你且弹弹看。”

    文渊接过琴来,一拨弦,竟难以拨动,发不出声音。他微觉奇怪,指运内力,这才拨得,奏出音来。但是如此奏曲,大耗内力,弦一振, 将内力反,知道推辞不得,便即笑道:“好,那小弟便收下了,日后必苦练琴艺,再送任兄一曲。”任剑清笑道:“那可妙极!任某送琴得曲,此乃一本万利之举,吕不韦也不过如此。”两人相对大笑。

    小慕容摆脱任剑清,还来不及得意,华瑄已追了上来。小慕容脚下加劲,华瑄仍然不远不近的追着。奔到郊野,小慕容陡然停步,回身叫 道:“喂,你一直追我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华瑄也停下脚步,说道:“你还没说清楚我文师兄在哪里呢。”小慕容笑道:“他是你师兄,问我做什么?”华瑄急了,道:“你既然见 到他了,我当然问你啊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见她神情急迫,心思一转,存心戏耍,笑吟吟地道:“刚才那个人就没追过来,他一定知道该怎么找了,妹子何不快去找他?”华 瑄有点着恼,说道:“姑娘,你就讲得明明白白,不就好了?”小慕容笑道:“哎呀,那可就没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姑娘正僵持着,忽听得阵阵马蹄,两女侧首望去,一列人马正往这里而来,约是三十来人,三骑远远在前,一骑在中,其余一众追随 在后。

    当先三骑都是粟色大马,左者是个黑面男子,短发轻衣,甚是剽悍;中间一骑是个白发老者,一对小眼,一张方脸十分严肃;右边那马上 之人却戴了一张铁面具,上头开了三道缝、两个小孔,便是双眼、嘴和鼻孔,一蓬长发散在脑后,极是异相。

    三骑刚自两女身旁驰过,忽然一阵哨声自后响起,三骑又折了回来,分立三方,隐隐围住了小慕容和华瑄。 华瑄一怔,不知所以,道:“ 你们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小慕容一望,知道来者不善,心下暗自嘀咕:“早知道就不跟她闲扯,没来由的遇上这些烦人的家伙。”这三人她没一个认识,除了那带 铁面具之人见不到神情,另外两人都带着丝丝不怀好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后面那骑客来到,胯下健马一身白毛,四蹄飞青,竟是匹神骏非凡的好马。

    只听那人笑道:“唉呀,两位小姑娘也是来游西湖吗?有缘在此相会,何不同行一乐?”

    那人不过二十来岁,锦衣华带,仪表一副风流俊俏,双眼异常明亮,似藏油光,左右打量,直对两女微笑。华瑄微一皱眉,心道:“这人 是谁?看起来也不是难看,偏生这眼睛贼兮兮的,这么讨厌。”小慕容见了他的神气,心底骂了一声,暗道:“纨裤子弟,竟敢找上本姑娘, 要是大哥在这,定然火得一剑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见两个姑娘对自己不理不睬,心中大喜,暗道:“好啊,都是纯货,上手后乐趣无穷,最是过瘾了。”他自认眼下阅过无数佳丽, 只要他眼光一对上,便知这女子如何风情。姑娘见他眼神,有的盈盈传情,有的怒目回瞪,有的含羞带怯,有的不加理会。这一下便知她心意为何,是贞是荡。

    眼见面前两个俏美绝伦的秀色对自己视若无睹,不觉心痒难搔,歹意立生,翻身下马,走近华瑄,笑道:“姑娘可是默允了?”华瑄见他 走来,心中一慌,不知如何应对,忙转头向小慕容道:“你快告诉我文师兄在哪里,这些人怪里怪气,我要走啦。”

    小慕容眼光扫视一圈,心道:“这三个家伙定然会功夫,就不知道厉不厉害。你想走,难道我不想?等这三个臭东西没留神,顺便把这个 油头粉面的脑袋砍下来。”她对男女间的情爱之事不甚了然,出手杀人却不放在心上,看着眼前男子虽然英俊,神色却是讨厌,不禁对同是女 子的华瑄颇起好感,便即笑道:“好吧,不过这里人这么多,烦得很,妹子,咱们到一边说去,别给他们听。”华瑄甚是欣喜,笑道:“好, 我们到那边去。”便跟小慕容并肩往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那黑脸男子挡在两人路前,笑道:“我们公子相邀两位姑娘,怎地不肯赏光?”

    说着右手一挥,一道劲风随之而出。小慕容和华瑄同时挥袖迎去,两道袖风并成一力,黑面男子掌风反被压了回来,胸口一窒,退了一步 。

    黑面男子大怒,他原拟以掌风将两女推回,吓得她们心中惊孔,岂知两女各负绝学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