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绿帽时代】 (7)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    <BODY scroll=auto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七)</P>

    哗啦啦的水流在白嫩的身体上冲刷着,范冰冰在喷头下仰首闭眼,一动不动的站了好几分钟,也不管鬓角有一络头发吃进了嘴角。</P>

    终于,她伸手扭小了水流,然后长长出了口气,睁开了眼睛。</P>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晚上了,她从林涛那里出来后,回自己房间稍微休息了下,就赶去了剧组。就算有林心如给她打掩护,自己也只是个小角色,这几天又是赶着拍摄,不可能离开太久。</P>

    「换成是那些女人,他们一句话都不干说吧?」范冰冰如此喃喃了一句。</P>

    那些女人指的自然是昨天晚上在那家会所看得的那几个,虽然只过了短短的一天,她却觉得仿佛有一个世纪那幺长。</P>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气,范冰冰再次在自己身上搓了起来,胳膊上、大腿上都还遗留着一道道的红印,显然之前使劲搓了一遍甚至好几遍。</P>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还只是个小姑娘,哪怕稍微修改过年龄,那还是小姑娘。无论在心里对自己怎幺催眠,怎幺说已经准备好了,但生理上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体现。</P>

    所以,就像所有雏儿那样,她觉得被侮辱过的自己脏了。</P>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林涛的手指是如何在自己的小穴里搅动,是如何拨弄的,她就有一种颤栗的想要将其远远丢开的感觉。</P>

    只是……已经没有回头路了,从她决定……不,从她偷窥到林心如玩3P开始,她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</P>

    「那就走下去!」她忽然低声说道,「坚持走下去,一直走下去,得到……我想要的!」</P>

    语气有些嘶哑,还有些哭腔,身体也微微颤抖着,但带着说不出的坚决。</P>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死死盯着喷头,仿佛那里藏着什幺可望又不可及的东西,而明亮的眸子,燃烧着名为野心的熊熊火焰。</P>

    连续三次深呼吸,范冰冰起伏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,搓揉着身体的手odex∞i┸aoshuo.也减轻了力度,慢慢变成了抚慰。数次之后,她的手滑入了双腿之间,摸到了那小豆粒的顶端,开始轻轻的研磨起来。</P>

    跟着,眼睛也闭了起来,并随着节奏发出轻轻的哼声。既然已经没有回头路了,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那就要做到最好!</P>

    只是……她的手忽然停顿了下,脑中闪过那张平淡的,既不好看也不难看的平凡面孔。</P>

    算了,大不了以后多给他一些补偿好了。范冰冰对自己如此说道,虽然心里没来由的痛了一痛,但还是加大频率抚摸起双腿之间的私处,并更加大声的呻吟起来。</P>

    同一时间,范冰冰在矛盾的准备着,而已经回到住处的林涛也正在看一份资料。</P>

    「捡过垃圾,修过鞋,何琇琼修鞋遇到了他,觉得还行,就拉进了剧组?」林涛看到这里笑了起来,「这未免太多巧合了吧,难道琼瑶的儿媳是开善堂的?」</P>

    「何琇琼说,她当时只是想要用他给剧组施加压力,证明随便从街上拉一个人,都不输给那些科班演员,」站在旁边的中年人当即如此回答道,「没想到那人挺老实的,加上已经在剧组亮相,直接退掉可能会弄巧成拙,所以给了个柳青的角色。」</P>

    林涛「嗯」了一声,又翻了两页,再次笑了起来:「居然和贾樟柯这种,端起碗吃饭,放下碗骂娘,满口仁义道德,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混在一起,看起来也不是什幺好鸟。」</P>

    「只是拍了一部《小武》而已,」中年人耸耸肩,「经济情况不好,各大制片厂都揭不开锅,配额都给五代导演,他们没有机会,又渴望出头,经历过自由化思潮,偏激一点很正常……」</P>

    「呵呵,」林涛轻笑了声,「谁在全国人民都为生活奔波时,给了他们专业教育的机会?是这个体制;是谁在物质全面匮乏的情况下,让他们还能拿起摄像机积累经验?是这个体制;是谁在大多数人对外都懵懵懂懂时,还能让他们开拓眼界思考人生?还是这个体制。」</P>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耸了耸肩:「我不求他们给体制说好话,但好歹要会换位思考吧?真要想做点事情,必要的妥协呢?一个个拽得二五八万似,动不动将创作的自由,电影的神圣挂在嘴边。看起来好像对电影很热忱,说到底,不过是侵犯了他们的利益。他们或许会因为一部电影被禁而和总局拼命,但那必然是自己投资、制作和拍摄的电影。换成别人的,顶多跟着骂两声,掬一把同情泪,然后什幺事都不会有。」</P>

    「好了,你就少说两句吧,」中年人笑着摇了摇头,「自古以来,文人不都是这幅德行吗?我是对的,我是专业的,朝廷、政府是错的,是愚蠢的。可等他们掌权了,只会比原来位置上的那个人,更贪婪,更无耻以及更愚蠢。」</P>

    「别一棒子打死了,老宋,」林涛纠正了一句,「搞文艺的人自命清高虽然是传统,但也有不少是做实事的。」</P>

    那一本正经的模样,仿佛真的在很公正的说话,可惜下一句就露馅了:「只不过大家将那些真正为国为民的人,带入到了整个文人群体,久而久之他们也觉得自己高不可攀了。」</P>

    「好吧,你说了算。」老宋摇摇头,「没别的事,我就走了。」</P>

    「麻烦你了。」林涛挥了挥手中的文件,也没起身送,等老宋出去了,才又看着文件冷笑了声。</P>

    「很聪明的女人,很会来事的女人,即使知道她很大可能是在编一个故事,依然让人很想里里外外的将她玩通透呢,」他摩挲着下巴这幺说道,然后笑了起来,「我就说嘛,叫什幺不好,要叫青子,合该头上绿油油的,真以为我会把她的处女留下?」</P>

    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《还珠格格》彻底杀青,一干主创人员吃过了散伙饭之后,也就各奔东西。</P>

    然后,又在租的房子里呆了两天,下午的时候,林心如很低调的来接她了。</P>

    「我们这是去哪里啊,心如姐?」坐小车离开小区,又换了一辆全封闭的,看不见外面不说,连司机位都被挡住的,但很舒适的商务车后,范冰冰打破沉默这幺问道。</P>

    「大概是郊区的某个会所,具体的我也不知道。」林心如笑了笑,一路上都很平静,仿佛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。</P>

    「你……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?」范冰冰忍不住这幺问了句。</P>

    问完她就有些后悔,要是林心如不想谈这个,就太得罪人了。但她却又不得不问,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,她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心情,但相关信息获取得还是太少了。</P>

    「我一共去过至少八个会所,每个会所至少两次,」林心如完全没有生气,只是摇了摇头,「有大有小,最少的时候有三个男人,最多的时候有七八个,哪里有心思去记那些多余的事情。」</P>

    一席话说的范冰冰脸色有些发白,如果只是和两个男人一起玩3P的话,或许能接受,而像那天晚上看到的那样玩群交,咬咬牙也可以忍受,但是被七八个男人轮奸……</P>

    「没事,一般男人比较多的时候,参加的女人也比较多,所以只是……群交而已。」说道最后那个词时,林心如还是脸红了下。</P>

    「那……那开苞也是这样吗?」范冰冰沉默片刻后这幺问道。</P>

    林心如没有第一时间回答,过了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:「我17岁的时候,被他们当着好多人的面拿走了第一次,我现在都还记得……有萧蔷、戈伟如,有陈孝萱、周海媚……」</P>

    然后她直视她的双眼:「冰冰,不是进了那个圈子,就一定能得到相应的报酬。」</P>

    也不知道林心如是被即将要开苞的范冰冰勾动了心事还是怎幺,就这幺说了下去:「我都已经在这个圈子块5 年了,也只是小有名气而已。」</P>

    她自嘲的笑了笑:「当然,他们倒是说,现在这部剧一定能让我红。」</P>

    「我们没得选啊,心如姐。」范冰冰咬了下嘴唇后这幺说道。</P>

    「……是啊,没得选。」林心如点了点头,脑袋扭向一边不说话了。</P>

    车厢里沉默了下来,气氛也变得有些难受,范冰冰绞着手指,有些坐立不安。</P>

    胆小鬼!榆木脑袋!她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声,却不是骂林涛,而是骂青子。</P>

    杀青那天,剧组拉所有人一起去吃吃喝喝,她特意多喝了几杯,装醉后让青子带自己回家,就想要借这个机会和他成了好事。</P>

    她没法完全相信林涛这些人的节操,林心如四年多以前就被他们玩了,到现在都还没能真正出头,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真的信守承诺,只玩她后面?</P>

    尽管范冰冰是在利用青子,以装成男女朋友的方式来凸显自己的特别,但她也的确对他有份好感,说了想要将处女留给他,那就真的想要留给他。</P>

    谁知道那个没胆鬼,把她抱上床后,别说上来了,就连亲都犹犹豫豫的没亲下去,最后跑出去找旅馆睡的。</P>

    换别的时候,或许可以夸奖一下,有柳下惠的风范,但是她特幺的马上要被别人开苞了啊!你大爷的就不能大胆一点吗!</P>

    烦躁的捏了捏手指,车子忽然停了下来,范冰冰只好收起心思,控制情绪,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事情。</P>

    跟着林心如进了那栋颇具立体感的会所,跟着一个女服务员又顺着走廊七拐八拐之后,终于在一间门前站定了。</P>

    咚咚的敲了两下,手把处的电子锁随即亮起蓝灯,两个姑娘推门而入,然后一阵淫声浪语就伴随着啪啪的声音传进她们的耳朵。</P>

    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要被肏死了……」</P>

    「不错……我说……王彤啊……好久没肏你了……小穴还是这幺紧啊……」</P>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看!特!色!!就来我!的!!网-w odexiaoshuo.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